管理員威廉

威廉是我家大廈的管理員。自我搬進這個屋苑以來,他已經在這裡工作。十年來,大堂的管理員轉過不少面孔,唯有威廉一直都在。

Ben Ben

每次進出大堂,威廉都會精神抖擻地叫我一聲「陳小姐」。其他管理員叫我「周太」,惟獨威廉叫我做「陳小姐」──一個我覺得比較妥貼的稱謂。對於冠夫姓這碼子事,我一向覺得沒有必要,我不知道威廉是否也有這個想法,總之他就是稱呼我為「陳小姐」。  

在早上的繁忙時間,進出大堂的住客很多,有時一輪電梯接下來的住客十多個,威廉都會精神抖擻地跟眾人打招呼:「李生、何小姐、Mr Roberts、黃伯、Sunny仔……」按照一眾男女老幼出電梯的次序,隨著眾人急速趕上班/上學的步伐,威廉像唸急口令般逐一跟住客講早晨。我很驚嘆他的記性那麼好。這棟大廈有幾百名住客,他是如何認得每一個人並能迅速叫出對方的稱謂的呢?老實說,有時我對著一班三十多個學生,要把他們的名字一一記著都感到困難!威廉的記性固然驚人,但我更欣賞的是他的態度。本來,他大可以選擇只向我們點頭講早晨,但他卻堅持要叫出每位住客的名字。 

威廉服務殷切,常常掛著友善的笑容。唯一見過他面露愁容,是大廈某位公認為麻煩人、常常動輒提出無理投訴的住客,纏著他在絮絮不休地訓話的時候。記得有次路過看見這個情況,威廉的眼睛瞥一瞥向我,露出一個苦笑,狀甚無奈,卻仍繼續耐心地聽著那位住客重複又重複的投訴字句。 

Sum Sum

有一次,我回家時經過樓下的銀行,玻璃門後突然有個人從銀行跑出來。「陳小姐,你有個郵包,因放不進郵箱,放了在大堂的服務台。」我看著卸下制服的威廉,笑著對他說:「這明明是你休班用膳的時間,怎麼你還惦掛著我的郵包?謝謝你!」威廉聽後綻出的笑容,然後跑回銀行裡排隊做他原來要做的事。走到大堂,我明白了為什麼威廉特別在意提醒我郵包的事,原來接班當值的是一位新職員,不認得住客,若我不主動過去取郵包,她不會知道郵包是我的。 

那麼認真而細心的服務,怪不得威廉每年都獲得由住客投票選出的「傑出服務獎」! 

陳玉蘭 

4 May 2012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