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嘉豪 與 陳彧彣 – 1992

『人馬座』副總領袖生和『處女座』大眼妹

會客室:情定荃官 — 荃官夫婦逐對捉(二)  會客室室主陳銳強

1992年,荃官後花園男女廁對出的幾棵茂盛的紫荊樹燦爛依然。那一年中五女學生陳彧彣偶與三數同學在馨香落英之間打羽毛球。『彧彣』? 對, 你沒看錯也不必對自己的中文程度心懷忐忑, 當年除了中文科的利劍飛老師能一口讀對她的名字,幾乎所有人都望名語塞(文末揭曉讀音,暫賣個關子, 下稱她『Pandora』)。那一年,她與同是理科班的同屆男同學王嘉豪(下稱『嘉豪』), 或許在花下或廁所門口曾擦身而過。 但紫荊非催情桃花,他們最多只是同班同學, 或點頭之交,從沒想過3年後的一個人為的荃官紅線竟把二人綁在一起,甚至後來更成為夫婦 花或有情而人不知, 其實此情只待東風破 。

 

緣定荃官? 但又不全對!

他們的荃官時代,歷經兩任校長,分別為華任復(1982-90)及鄧炳良校長(1990-96)。『我們曾同班兩年,分別是 F.1A & F.2A, 但風、馬、牛不相及!』

攝於1992年書法學會展攤,當年的(左)總領袖生魯建江和(右)副總領袖生王嘉豪是很多師弟和(特別是)師妹們的偶像。(10年後)在2002年前者更擔任後者的婚禮的伴郎。

『那年代的男生,分為「開屏滿場飛」和「笨實書生型」兩種,嘉豪絕對是後者, 應該不可能是我懵懂時代的那杯茶……』Pandora坐在他們位於美孚的愛巢,遠眺葱鬱的荔枝角公園,她眼鏡後的那對如卡通人物『小雲』般的大眼睛每眨一下, 他倆那三頭史賓沙愛犬就各自依偎在嘉豪、我及她自己的懷抱中跟著眨一下。對嘉豪的印象?『很靜,很高(總坐後排), 成績很好,知道他是書法學會的主席,得過社際游泳比賽、書法比賽獎牌(笑著瞄一瞄身後一塵不染的玻璃櫃裏那些身居後排的嘉豪贏回來的獎牌),後來他成為JP (Junior Prefect); 梅社社長; 最後更成為副總領袖生。』當嘉豪面上不經意地閃過一絲得意的時候, Pandora忽然狠狠地下一個小結,『總之,是很悶蛋的那些荃官「倒模」出來的乖乖學生……中五前,我們是南轅北轍兩個世界的人』。

嘉豪與三頭愛犬的眨眼節拍只是稍亂了數下,但說時遲那時快已不動聲色地緊緊跟貼。我看著舊照片裏荃官時期的嘉豪有點像混血兒, 加上『副總領袖生』的光環, 應該很受女孩子的歡迎吧?  Pandora 未說先笑,說道: 『他的花名叫「蠟像」, 顧名思義, 是指他表情不多甚至常常定格 …… 當然,很多年後,我可以大膽地說,他一點都不「蠟」,這才是男人獨有的沉著冷靜。』

當年的竹社三小花(左至右)陳佩芳,陳彧彣,陳露,捧著社際總冠軍的獎牌喜不自勝。前者更是Pandora與嘉豪的「人肉紅線」。夫婦倆謹望各方好友能幫忙尋找陳佩芳。如有任何人士成功提供通訊資料,薄酬。

那麼, 嘉豪對Pandora的印象?『青靚白淨咯, (二人相對一笑)她是很乖的那種傳統的荃官女生, 留意到她沒有什麽女性朋友,但似乎很得男孩子歡心。(眼睛掃一掃身後的玻璃櫃裏那些站在前排的Pandora贏回來的獎牌) 裏面的最佳辯論員、朗誦、口風琴等, 總之所有出「口」「述」的獎牌都是她的, 她口才比我好!但是人……比較……COOL 。』

『我是Bamboo的忠心社員,對竹社的投入和對社員可以說是兩脅插刀,對班上的同學,特別是男生,因為幼承庭訓, 是有點距離有點淡薄。』Pandora娓娓道來。聽出來了,「大眼妹」大鬥「蠟像館」!!— 一個是挺能『演繹』及『推論』故事的處女座, 另一個是挺能『歸納』『重點』的人馬座,雖然同校同班, 卻是1992版本的《Pride and Prejudice》,一個傲慢一個偏見,青春像花兒那麼的赤紅,當時誰也不需要也不甘心做誰的綠葉 — 而心房長期客滿,難怪點點頭後連朋友都稱不上。

 

從學友到 朋友?怎麼開始的?

嘉豪的中學生涯風平浪靜,人馬座有『馬』的果斷進取復有『人』的睿智內斂,是天分是勇敢探索向前進,是看結果而塵 — 沾不上心間。 處女座重細節重感情,心細如塵,是擇善固執的完美主義者, 對別人釋放美麗但是 — 苛己復克己。

攝於92年4月13日中五會考Last Day。甜美嬌俏的處女座Pandora和鬼鬼地chok chok地的嘉豪,當日隨機的見人就拍照,結果拍下二人唯一的穿著校服的合照。

Pandora在荃官重讀中五時,百般滋味在心頭, 常不自覺地放大并代入人情冷暖的世界里, 在學校Pri(自修室) 的時候, 碰上當時剛榮升副總領袖生兼PIC (自修室負責同學)的嘉豪,『他很親切,偶爾會點頭「hi」及攀談鼓勵我幾句。』但好事多磨, 有個女同學好心提醒Pandora可不要跟嘉豪太親近,因為嘉豪有很多小妹妹粉絲已對Pandora燃起妒忌云云, 儘管問心無愧,Pandora這時也開始不禁認真的打量這認識了很久的老同學。

『現在回想,那時候我們甚麼都沒發生,這根本與荃官的校風無關,我們當時根本沒空也還沒開竅。 』二人異口同聲道 — 難怪呀,時辰未到,春風不度。

 

那轉捩點是什麽時候?誰作主動的?
嘉豪說
是我!Pandora護夫,接道『是兩情相悅啦!!

1995年十月底,嘉豪在中大就讀Computer Science, Pandora在城大就讀翻譯及傳譯, 卻被一根荃官的人肉紅線扯在一起。二人在荃官的一個共同好友陳佩芳舉家移民美國, 因為陳無心插柳的提議 — 不如回去母校Open Day 兼A Table For 3 踐行宴, 二人也礙著陳的情面無意識地應約。在飯局前他們仨先回荃官,在熟悉而親切的母校環境下, 人長大了心寬廣了,紫荊依舊但人面桃花。在飯局上, 人馬座更帶了剛從歐洲旅行回來的相片集分享, 處女座在那一剎那驚覺人馬座的藝術天分在相片方寸之間如桃花般馨香襲人。二人迅即交換email和聯繫方式。

之後? 1995年12月25日聖誕節,二人再私下飯局, 說要討論一下要齊集荃官的幾個同學一起為陳踐行云云。最吊詭的是,他們強調這一回不是約會, 因為是約在早上而非晚上(荃官式的彬彬有禮有時跡近迂腐!!)他們的所謂飯局始於早上10時約在PP(金鐘太古廣場), 看了一場西片電影 (跟踐行有什麽關係?), 吃了一頓飯, 話題卻排山倒海的來。 二人於是二話不說便從PP徒步走上太平山頂,越爬得高,空氣越薄遊人漸少, 話題也越深入。 如是者,上山然後下山。 接著坐渡海小輪船過尖沙咀,再徒步走到美孚,發覺上了公路沒路可走了, 他們就坐在現在的荔枝角公園位置。華燈初上, 他們繼續談論荃官畢業後的近況、談人生、談大學生活,談譚詠麟和彭羚的歌 …… 對, 你沒有理解錯,在十來個小時的又越過高山又越過海之際, 再從香港到九龍, 除了小輪那段,他們是 — 走 — 路的。不累嗎?

處女座說:『走到晚上7點時,沒路可走但話題沒完沒了,才開始驚覺有點累, 以及有 — 點 — 餓。』

人馬座接上:『那麼, 不如一起吃晚飯 — 順便談談陳佩芳的事,再回家吧。』

 

什麼時候確定情侶關係? 欣賞對方的什麽素質?

Pandora把嘉豪在拍拖期間送贈的小禮物都珍而重之地收藏,全部都是「人馬座」的嘉豪親手紙褶的小玩意和手雕的圖章。

『我欣賞他的心細如塵……』這麼多年來,Pandora把十多年前嘉豪在拍拖期間送贈的小禮物都珍而重之地收藏, 一如珍惜他們這段一拍(拖)即合的婚姻關係。『打從母校重遇開始,嘉豪總備有窩心的emails, 鼓勵短信或手造語卡,甚至是手造的小玩意,都是與我倆聚會談論過的有心的無心的內容息息相關 — 由第一個紙褶的菠蘿,到紙褶的七彩花朵,到這個他親自手雕的鵝蛋型圖章, 上有兩只McMug豬的圖案, 還有這個我最愛不釋手的馬血石方體圖章, 他親手雕刻彭羚《小玩意》的歌詞。總之一路以來驚喜不絕,我也漸漸意識到,這男人才不是書呆子呢,相反,他是一「塊」百分百荃官出品、還沒被污染、善良而內斂的「筍盤」(笑)。』

『95年的聖誕夜我們只是確定有好感, 但直至翌年的1月10日, 我才鼓起勇氣約會她在尖沙嘴海旁(那個年代的拍拖聖地),』人馬座說, 『我首先要求她為我清唱一首《小玩意》, 她不明所以但還是勉為其難地唱起來……』

一舉攻陷Pandora芳心的是嘉豪親手紙褶的(前左)定情心心小戒指;和(前右)馬血石方體圖章,上有他親手雕刻彭羚《小玩意》的歌詞。

『……接著他從袋中拿出一枚手摺的戒指,上有一顆藍色的心,顫抖著問我,「 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 處女座眯起眼端詳著桌上那枚手摺戒指, 雖多年過去了, 怎麼其反出的藍光仍然那麼璀璨,『我帶上戒指了, 當然。我以為他會拖我的手,但這傻瓜沒有,接著二人一句話也沒說, 低著頭由尖沙嘴碼頭走去紅磡,到盡頭了,他才突然捉實(不是拖實)我的手,再來一個很大很長的深呼吸 (笑)……很多年之後我們當然理解, 那可是我們第一回拖異性的手 — 他能走到這一步, 其實是 — 很勇敢的。』

Pandora頓一頓,接著補充: 『婚後,我們財政獨立,這是我們雙方協定而樂享的, 除了必要的家庭支出是共同分攤之外, 他可在工餘自由花時間花錢去繼續他的攝影興趣, 擁有他的小老婆(攝影器材); 而我? 可以繼續自己喜歡的(公關及行政)工作和興趣,此外,我最愛擁有「女人的最好朋友」— 鑽石。當然, 我最珍惜的仍是嘉豪送給我的那一枚手摺的紙戒指。』

嘉豪有什麽「歸納」要說?『我們認識經年,都是對方的第一個男女朋友,家庭背景即便不同, 但荃官的那幾年,我們的核心價值都是「倒模」般如出一徹,大家少了很多探底或無謂的追逐錯摸。 當然,今天是我第一次聽太太講述我能感動她的原因,有些可能猜到,但有些坦白說(笑)今天才知道哦。 在孩子長大後,我一定要教他學習手工摺紙, 將來可能有用。』莊諧并重,果然是副總領袖生的風範。

Pandora有什麽「推論」要說?『在某個意義上,我們得感激荃官這人生初階的大平台,雙方在德智體群美就算不能做到百分百一致, 但由於大家在同一屋簷下,相識相處相知相互動調整,在這基礎上,只要時機合適,或有紅線,我們便可持續發掘對方,由同學過渡到朋友、戀人以致夫婦。』情理並重,好一個最佳總結辯論員!

 

2002年結婚 愛巢定在 荔枝角公園對面 第一個母親節在2012

2002年Pandora與嘉豪的結婚照,男的俊朗女的嬌俏,好一對TWGSS珠聯璧合。

2012年母親節,我以會客室室主的身份登堂入室,這愛巢是他倆在十年前結婚時一起筑構的,至於選址與發生那突破性的一晚的地點之間的聯繫,或許只有他們才知道。除了上文提及的那三頭可愛的狗公關外,婚後第十年他們誕下愛情結晶品,是個乳名叫「吉吉」的兒子,有爸爸「鬼鬼地」的俊俏輪廓五官, 同時有母親的可愛的大眼睛和鬼馬的「小雲」表情,都快滿三個月,這是他們第一年切身地體會「母親節」的真正的意義。

 

對孩子有什麽期望?

『希望他承傳爸爸的卓越的分析能力,寧靜致遠,高EQ而沉得住氣,當然, 還有其藝術天分、運動、書法和攝影造詣。那都是我所沒有的。』 新任母親道。

『同時希望他承傳母親的細膩敏感, 冰雪聰明, 還有她的耐性、堅忍。那是我所缺乏的。另外, 她的口才、社交能力和鋼琴造詣是我所折服的。』新任父親道。

2012年初,攝於產房,嘉豪在Facebook貼出此照,寫到:我的妻·子

明白了?!相信歷練十年的婚姻相處,加上二十多年的細水流長,兩口子已放下傲慢與偏見 — 一個大智若愚, 一個蘭質蕙心,誠心悅服地欣賞對方的光明和黑暗面,在家庭功能上互為補位、相濡以沫。 如今有了一兒三犬,一家六口正邁向人生另一個未知而全新的階段。有什麽可見的改變? 比如要將退休計劃推後啦, 又比如夫婦的生活習慣、日常節目甚至家庭資源或需要重新調配, 「小老婆」和「女人的好朋友」或許要開始敬而遠之。

 

會鼓勵在校的荃官師弟師妹在求學時期談戀愛嗎?

攝於92年7月4日中五謝師宴上,非常Kawaii的「大眼妹」陳彧彣與極之俊朗的「蠟像」王嘉豪青澀合照,兩人卻沒意識到身旁的原是終身伴侶。

『我們慶幸在荃官時代沒「拍拖」, 所以才可以慢慢的從學友到朋友到夫婦, 細水長流的走過來。但回心一想,現在都什麽年代了, 只要有分寸及以學業為重,這回事其實也無可厚非的。』

『真誠分享 這絕對不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一路走過來,我倆發覺人生其實有很多階段, 每個階段都有其值得享受的地方, 而把自己最重要的讀書階段只交給一兩個人或一兩段「豆芽夢」多不值得, 其實在中學階段的Puppy Love 能成功過渡到婚姻的,真的是絕無僅有, 我們也看到當年有些讀荃官時候拍拖的同學最後並沒有預期的開花結果,但青春溜走了可不會再來。相反我們參與社際比賽和學校活動的喜樂點滴,以及參與各種形式的團隊榮辱與共,卻是歷久而長青,構成我們成長過程中不可磨滅的一章, 也為我們將來投入社會做出相應的準備。』

 

那些年,Pandora(前排中,最大眼鏡/眼睛的女生)與同學們合照,你又認得誰和誰?

嘉豪在此特別鳴謝所有梅社的戰友為他帶來很多美好的回憶; 而Pandora借此問候其當年竹社的戰友們, 也特別問候當年與她一起經歷那些年的5E班學友, 還有恩師的鼓勵 (包括Miss Mary Chan, Miss Chung (History), Mr John Ma (History), 利劍飛老師等等)……求學時期談戀愛?如果我們的「吉吉」長大而又就讀荃官的話, 我們還是會由得他自己去承擔去決定。

 

後話一:『彧彣』怎麼念?

根據康熙字典,『彧』音『郁』, 是茂盛的意思;而『彣』音及意通『文』, 古代的文章原寫『彣彰』, 意即文采風流。為愛女起這別樹一格的名字的Pandora 父親陳悅騏先生,其實也是荃官於1972年的舊生, 這一門雙傑、薪火相傳的故事, 可能是我們會客室下一個題目, 暫時再賣一個關子, 下回分解。

 

後話二: 嘉豪是攝影師? No way, 他自大學畢業就進入某大銀行的資訊科技部門工作至今十多年。

 

後話三: 謹借此欄目發放 尋人分類廣告 煩請各位讀者高度留意

陳佩芳同學:十分想念!!!自9.11事發,我們曾致電給你美國的電話, 由你弟弟在電話中確定你當時沒事, 但此後音訊渺然, 當時唯一你給我們的電郵地址也不再生效。見字請速找我們 (下列email代勞),謹希望 各方好友能幫忙轉發,如有任何人士成功提供陳佩芳通訊資料, 薄酬。

王嘉豪(TWGSS-Wong Ka Ho) 與 陳彧彣(TWGSS-Pandora Chan)

 

2012年母親節,會客室室主(左)與王嘉豪與陳彧彣伉儷,焦點請放在三頭精靈可人的史賓沙公關犬(左至右)Tiger、Creamy 和 Phoenix。


後言:

情定荃官荃官夫婦逐對捉
自爆或舉報熱『貓』: ykchan10@gmail.com

給我們會客室一個機會, 還那些年一個回憶。 個人的或集體的回憶, 從來都是歷久而長青的, 那一段青蔥歲月, 因為你的分享, 將永紅不敗……

 

2012年5月25日

『後』後言:

校友讀者的反饋、討論及支持, 無論是對被訪的嘉賓、作者本人及整個校友網站(義工)團隊都是最窩心的鼓勵 — 這次有幸(截稿日前)收到十來封的鼓勵信, 從香港遠至印度、美國德州和三藩市、馬來西亞、澳洲墨爾本 以及加拿大溫哥華等,加上Facebook的留言 — 雖然我們素未謀面,但一篇訪問把『荃官友』拉攏在一起回想各自的TWGSS的那些年,都可算功德圓滿 — Hi,大家都別來無恙嗎?由於篇幅有限, 只能忍痛摘錄:


現居住 ‘Austin, Texas in the USA’ 的校友寫道:
“There is 13 hour difference in time zone between here (USA) and Hong Kong. Love reading the Alumni webpage. I love your latest article on 『人馬座』和『處女座』! They’re (Nth) years senior than my class. The pictures and the names brought back a lot of great memories :) Thanks for your time for interviewing them and writing the vivid article! It’s a long one but there is no boring place at all, you’re a great writer :)

So, I’d like to 舉報 the couple in my class. They are XXX and YYY ……. YYY was the House Captain. XXX has a very good voice and represented our school for inter-school singing contests. Both of them are very popular among classmates, which was why so many of us showed up in their wedding. If you maybe of interest towards their story, my pleasure to bridge you with them……

Thanks again for your time devoted to the alumni page! Looking forward to more of your interviews!…… Yes I figured it’s all volunteer works for the alumni association. We all are busy with works and family lives, I appreciate very much the time and energy you guys have spent to recall our old and sweet memories :)”

室主回應:收到了!謝謝你新朋友,真感動!!你遠在德州心在荃官,用email/ Facebook兼來個午夜長途IDD鼓勵兼熱心搭橋張羅, 你只希望不要『揚』其名。我當會跟進, 以饗你的熱心和支持。

 

現居住 San Francisco 的校友寫道:
“…….RRR和校花SSS,他們也有很浪漫的故事啊!希望你能採訪到這對曾經的金童玉女,今日的恩愛夫妻!I only have his Email. As I am now at SF, maybe you can try a great person who is a very close friend with them and has great contacts. Her name is TTT。將非常期待你的報導.”

室主回應:謝謝,已聯繫RRR和校花SSS, 他們正考慮中 :)

 

現居住澳洲墨爾本 Victoria 的校友寫道:
“Love both articles of the couples from TWGSS, especially Pandora and Ka Ho, because I know them。。。Their story is 。。。wonderful and they are meant for each other! Bravo, 陳銳強!!! You have done a great work!”

室主回應:謝謝。也請容許我借花敬佛,校友網團隊的義工校友包括(搭建、設計和維繫網站的)Ryan Shum學兄,Jean Tse 學妹,Perkins Ho學弟等, 都值得大家的讚揚 :)

 

現居住加拿大溫哥華的校友 “Kowloon Peak” 寫道:
“雖然不認識他們, 當tai(看)別人故事咁, 但tai(看)得出你好有心機做資料收集和寫。離開有十多年了,me was plum house then, tai(看)翻綠色的校服,校tie,hall, 和他們的故事, 覺得TWGSS very human very warm, miss u, mother school…… 舉報AAA 及BBB,met them at Cover-playground then, great at volley ball, 他們雖然成績普通, 沒有拿過獎,belong to different years, do ya (you)mind? but they are very nice person and have great achievement after leaving TWGSS, both academic and career. If up to your interest, will definitely line up for you……”

室主回應:hey man,『普通』人都有不平凡的故事, 從這個門口出去的校友, 個人的夫婦的或團體的,是我們的buddies, brothers & sisters, 也是這個會客室的對象。請幫忙line up.

 

節錄 Facebook 精選:

  • Lisa Tsang: ‎The article and pics brought back a lot of old and good memories! It’s very nice to see the human side of the “很悶蛋的那些荃官「倒模」出來的乖乖學生” :)
  • Leung Shing Him: ‎非常好的文章! 非常好的專欄! 非常好的回憶!!!!! 感謝!!!!!!!!
  • Kelly Kwan: ‎”很悶蛋的那些荃官「倒模」出來的乖乖學生” 形容得很傳神!
  • Siron Chan: ‎I have watched those interviews, they are great! Keep it up and I am definitely your die hard fan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