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統是娛記

為學院的課程做宣傳工作時,曾與某報的文化版編輯有一席話。

事緣學院傳訊部的同事想請她做一個人物專訪,介紹我們的畢業生,由於我對學生的背景比較熟悉,便由我來和她談談可以安排誰接受訪問。 

「你們課程的畢業生當中有沒有一些比較特別的人?」編輯小姐在電話中問。 

「有呀!」我向她介紹了幾位背景較特別的學生:

其中一位,年過六十,經已退休,因為想了解應用劇場而來修讀碩士課程,打算在義務工作和倡議老有所為的服務上應用。 

也有位本來修讀、從事科研的朋友,跑來讀戲劇教育,然後轉營成戲劇工作者。

一位在學校任教了近十年的老師在修讀課程後,毅然離開穩定的教職,投身戲劇教育,卻反而覺得自己與教育走得更近。 

編輯小姐聽後以一副冰冷、好像很專業的聲音說道:「你知啦,我們做傳媒的要看新聞價值。這些故事或許對你們來說很特別,但是一般讀者未必感興趣。你們的畢業生當中有沒有什麼出名的人?」

當下我心裡暗付:「原來你所指的『特別』,只是說名氣,倒也挺膚淺!」

於是我再向她介紹了另一位學生──一位在香港某著名劇團工作了十多年的演員。

對方繼續以冷峻的語調回應:「這位演員在行內的確出名,但一般大眾卻未必認識她。」 

我有點莞爾,忍不住冷冷地幽她一默:「編輯小姐,你負責的是文化版,不是娛樂版,對不?」如果一份大報的文化版,多年來都無法令一位本地著名舞台演員為讀者知曉,看來這個文化版對文化界的建樹都挺有限!

時移世易,十多年前我在劇團任職宣傳推廣工作,向文化版記者介紹劇團作品時,對方尋找的賣點是一個戲的內容主旨,有什麼獨特的藝術表現手法,有時安排人物專訪甚至會刻意介紹一些新人。十多年下來,卻看見媒體的作風越來越有娛樂化的趨勢。

這個現象背後存在的傳媒生態環境變遷,讀者心態轉移等問題,容我在此略過不表,我只是想說這種趨勢帶來的影響,是主流媒體漸次造成一種「文化推廣的貧富懸殊」,令知名者越知名,無名者繼續寂寂無名,對於文化推廣委實發揮不了什麼積極作用。

那個電談後,專訪沒有做成。然後我想,我們既然是在做「人」的工作,便從「人」著手去推廣吧!我找畢業生寫了幾篇人物專訪,連同我自己寫的,透過部落格和臉書發表,也發出了近千個電郵請朋友把招生的消息代發出去,最後獲得不俗的報名人數。

既然文化版甘於淪為娛樂版,那我們唯有自求多福!

陳玉蘭

2012512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