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僑輝 與 石詠雯 – 2001

松社正副社長配,『理』『文』合璧

會客室:情定荃官 — 荃官夫婦逐對捉(三)  會客室室主陳銳強

許僑輝被同學們昵稱為『阿僑』,石詠雯從小到大被人稱為『石頭』,在荃官度過了不一樣的7年寒暑(1996-2003年)。

1996-2003年的香港,黃金7年裏經歷了燦爛的『97回歸』、驚心的『金融風暴』以及動魄的『2003沙士風暴』— 儘管外面的世界風雲劇變,荃官校園裡的學生有時從新聞或父母那裏或許能感受到成人世界的餘震,但更多的時候是樂活在師長的規條和象牙塔裏 ,靜待青春盛放、並樂享著荷爾蒙的神奇蛻變 — 其中有一對,男的叫許僑輝(下稱『阿僑』);女的喚石詠雯(下稱『Eunice』),就在這當下的荃官度過了不一樣的7個寒暑。拐了好幾個圈,他倆成為松社的正、副社長;而自荃官畢業後的第七年他倆更結成夫婦 — 什麽政治啊政黨啊那可是大人的事,股災啊樓市下墜啊又與我何干?

十年人事幾番新,他倆的荃官時代適逢高永球校長的任期(1996-2004),他們只記得當年兩小無猜。回歸?『爽!』, 因為史無前例的多了幾天的回歸假期。而且連續幾年的這個假期湊巧都莫名其妙地下很大很大的雨……還有2003年的高考因沙士事件『軟性』地規定全校帶上口罩,『當時有人戴也有人不戴』。 一如每人對青春、對校園初戀的態度都有迥異不同。那麼你們呢?有戴嗎?

 

怎麼開始的?

攝於發生金融風暴的1997年, 當年的2B班的合照,許僑輝(最後排右4) 與 石詠雯(尾二排左3)在班中算是『高』人一等。你們又認得處於『青春期』的誰和誰?

在中一時兩人雖不同班卻巧合地被編進松社 (Pine House);『說白了對對方沒甚印象!』。在2B 和 3D時兩人連續兩載同班,兼且巧合地女的總被編排在男的前面或斜45度的前面;他們可是第一代『施展45度斜望對方』的鼻祖,比《盛女愛作戰》裡的Santino先生早了十多年 。

『我一直屬於最高的那一群組(笑),總坐鎮在最後排。Eunice的高度在女孩當中也不賴, 總鎮守在尾二排。』大學畢業後一直在會計界四大之一工作的阿僑,當回憶起在十多年前的初中往事時,收起了Balance Sheet卻打開一張座標圖,『起初她坐在我的正前面;然後坐在左45度;旋即右45度;就算上Bio實驗課,她總被編在與我同桌或左右45度的一桌,總之她一直在我的視線範圍之內。』是湊巧是高度問題是老師的無心造就,還是你自己的『人的心在動』?

對她的印象?『她爽朗親切不造作。我初中時很頑皮無聊,特喜歡作弄她,會用筆或書之類頂她。甚至試過把她的書包放在男廁。 那一次我可能真的玩出火了,她不理睬我整整一星期,那可是我初中時期最難過的一個星期。』

對他的印象?『挺無聊的那類四肢發達但腦大生草的初中男生 — 但還沒至於討厭。作弄的手法有時蠻幼稚 …… (忽然皺眉望望肚)……有時也頗有創意。慢慢地我也開始習慣他的幼稚,沒有這些無傷大雅的純真作弄, 我的初中生涯會平淡如水。』都十多年了,Eunice像是述說著昨天的事,兩手不自覺地摸著肚子,他們的愛情結晶品已在那裏快4個月了,應該在豎起耳朵聽著媽媽點評著爸爸,適當的時候會『踢』醒媽媽在外人面前要口下留人,『初中時我的成績不賴,但甫升上中三,Phy、Chem、Bio再加上數學, 我開始招架不住。為什麽要請教他?甚至找他補習?方便就手咯!加上那一年他的成績忽然進步神速;我想他平日常常整蠱我 ,也是時候要作出償還了。』準媽媽邊說邊笑,在旁的阿僑托一托眼鏡也忍俊不住。

 

誰作主動的?阿僑說:『是我,我是註定要讓她吃定了!』語調卻有點沾沾自喜。

攝於發生金融風暴翌年的1998年,當年的3D班的合照,許僑輝(同是最後排右4) 與 石詠雯(同是尾二排左3)。 班主任時為Miss鍾, 3D也是其退休前最後執教的一班。

『中二時我成績遠落後於她,升上中三後,不知咋的我覺得是時候要用功要向上要在成績上超越她。爲什麽?我要證明只要我肯,我其實在各方面包括成績是可以很驕人的。要持續引起她的注意,並合法地鞏固在她的視線範圍,幫她補習是合理的途徑。』於是同學們很快地留意到,他於每個早上上堂前和小息期間都幫她補習。甚至Eunice的其他女同學也會搭載著來請教他, Eunice說:『 我那班「老死」女同學都喜歡他, 覺得他有風度肯教人。我自己則很感恩,也默許這種所謂的「Share of Resources (資源共享)」。』

這種一週5天的『鑽空子』補習模式持續了一年, 阿僑最快樂也最盼望的時刻是 —上學,坐在最後排望著她的背影或側影,等待小息來吧來吧可以為她補習。『其實我也有得著,在補習的過程中通過不斷的解答和解說,理念會更清晰入腦,也會不斷地鞏固我對相關的方程式的掌握應用。』— 他們就這樣地懵懂地開展了補習情誼,因為每天都見面,所以一直沒人主動問對方的電話號;放學後和週末、週日大家也各有各忙、兩不往還。直到中三大考後, 學校搞了個籃球男女混合賽, 『我趁機邀請了她……和幾位女孩組隊代表班去迎戰 ,我們這才第一次有了班房外額外的相處時間。我也鼓起勇氣拿她家中的電話號。我很珍惜這兩週的時間,因為我知道,暑假後她不會再坐在我的「視線範圍」, 這可能是我最後的機會。』

Eunice接道:『原來他在籃球場上還 — 挺行的。短短兩星期內,幾個女孩子在他的調教和我們的努力下,最終還真能打幾下 — 他很照顧我……和其他的女孩子。練球後會送我(一個)回家。(那還用說? 我們明白的!) 混合賽後暑假悠然開展,我忽然驚覺,我甫開始習慣並享受他的淘氣整蠱、甫依賴他的補習之際,我們卻即將要分班,他理科我文科 — 我忽然發覺幸福和他的陪伴,並不是必然和隨手可得的。』

中三時與一班志同道合的社會服務團的義工合照,許僑輝(左2)與 石詠雯(左7), 拍照時站得遠遠的,那是『施展45度斜望』對方的學友階段。

1999年的那一年中三暑假,他們成為每天起碼『一通電話』的好朋友。大部份是在家人睡了後,在晚上十時左右開展。短則兩個小時,長則5、6個小時,談到凌晨3、4點,談天說地、談家事、最開心的還有分享許志安的歌。試過Eunice母親發覺責備,二人收線後躲在被窩中,再用無線電話繼續促『線』談心。偶爾會一大班同學出來玩,男的趁機把錄好的許志安的歌給女的。 『我零用錢不多,加上她的家教嚴,所以為她補習和錄歌、談談電話,約她回校打打球,是我僅有的表達情意的方式。』

 

什麼時候確定情侶關係?老師同學們都知道嗎?

升上中四分班後 ,他在4D選讀理九科,而她在4A選讀文八科,卻因為其中的Accounts 和Econ兩科相同,所以『鑽空子』補習班仍然持續進行,地點鎖定在女方的主場 — 4A班房。『我相信老師和同學們是察覺出異樣的,但大家都不動聲色也從沒給予壓力,包括有一次伍家恩老師把阿僑趕出4A班房,也不是因為擔心那回事,而是那段時間剛發生失竊事件,老師把非本班的同學儘「請」出班房罷了。』

攝於千禧年,二人正式『拍拖』,身後乃為學校後花園美化計劃臨時搭建的鐵皮墻,校方放權讓同學精心粉飾。

『拖手? 一直沒這想法,一直沒這機會,也一直沒有刻意去製造這機會。我們這樣不是好好的嗎?』二人異口同聲道。

『1999年的冬天的一個週末,我們一起做完義工後,準備從葵芳新都會廣場回家,那一天很冷,我哆嗦著說了一聲我冷,他二話不說就拖著我的手,我們的手心頃刻由冷轉熱。之後? 在學校裏,我們當然恪守分寸,儘管師長和同學們都可能知道我們在一起了,我們還是相對地低調檢點,採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的態度,也沒需要像作騷般的展示恩愛吧,對嗎? 』

 

就這樣的無風無浪下去? …… 畢竟男女 大不同

對!但是 …… 一位是『白羊座』的理科男,精於邏輯數字、理性分析;愛合群、守紀律;目標為本而對伴侶總投射著極強的 — 佔有慾,常打出『我為你好』的牌面暨願景,並直接挖出自己的心臟 — 就這樣的隨碟奉上,連蔥花也沒有、醬油都不加一滴就要對方生吞活剝地啃下;更甚的,是連飯前的Appetizer及女孩最愛的飯後的甜品都認為是多餘的乾脆就 — 省 — 回了。

另一位是『水瓶座』的文科女,精於咬文嚼字而敏於三維想像,大部份的時候順得人意兼溫婉如水,自理能力是宇宙最強 — 但性喜自由奔放,背著光的暗場是擇善固執,偶爾需要空間個人的空間非常大的個人空間; 你為我好?你端給我好『菜』和好『心』?我 — 總會笑盈盈地笑納,但不等於授權了你 — 就這樣地站在我身旁、看著我吃 — 畢竟我更喜歡在自己的空間滋味的吃 — 同時也擔心自己食相可能不雅觀,會嚇壞了你。

中四學期末,他們之間的補習開始變了酸調,理科男開始比文科女更緊張女的成績進度。會考快到了,勸她用功讀書勸她做好功課,阿喂,拜託!你都知道我夠忙的了,還要為你補習。嘿,我可是為你好啊,不要懶散不準開小差不可補習時嬉皮笑面 …… 好嗎? 漸漸地文科女也覺得『媽呀!』我有壓力、未解決, 你究竟是我男朋友還是我的阿爸? 不對不對,我阿爸好歹也讓我自由發展,我阿媽也沒你那麼囉嗦非要我考的好,那誰,你算老幾?

結果他們在千禧年的初夏進入感情的冬眠暨雪藏階段,補習戛然而止,兩人雖未至於視如陌路人,但一夜間往日恩情打回普通學友。『我做錯了什麽事?』理科男滿腔委屈地哭了,覺得天塌下來了,整個暑假活在我空虛我寂寞我凍的邊緣,伴隨著不解不忿和意難平,就這樣的拖拉去到中五開課後的首兩個月,壓根兒提不起興趣去溫書。直至碰上中文科的一課《竹林深處人家》,領悟到道家『那誰』望著竹海一片,而自己只是滄海一粟的境界 — 唯有學習手放開、心放下、信天命,體會到自己一廂情願抓得太緊是兩敗俱傷的根源。豁然開朗後,理科男日後每有心疼迷惘鬱悶氣,起來!出去跑幾個圈,出一身臭汗,回來坐在書桌前專心致遠。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文科女呢? 分手後確是寬、闊、輕、鬆了兩周, 但如影隨行的是歉疚,人家也是為自己好呀,生命中雖不能承受太『重』原來也不能承受過『輕』。加上那段日子家裡發生了巨變,滿懷心事的文科女第一個想起的就是 — 理科男 — 女方於是硬著頭皮,主動勇敢地找著一個機會。放學後,他們的『談判』約在荃灣廣場,女方向男方發出復合的意向。理科男考慮了一週,決定從道家的天上重回凡塵情網 ……人們很快地看到他們很有默契地又走在一起。

 

你們從中學到了什麼?之後呢?

分,是爲了更好的合。而期間的各自領悟 ,卻是為了將來的相處和相知打下預防針,預演著很多年後婚姻道上無可避免的這些的、那些的難題和共同解困的默契。

2002年的松社正、副社長 — 後排的男副社長 陳公立(左,後來擔任他們婚禮的伴郎)與男社長許僑輝;前排的女副社長石詠雯和(右)女社長郭朗 — 是當年松社社員們的偶像。

那次分而後合,理科男和文科女更珍惜對方,相濡以沫,互助互勵一起過渡中五會考,雙雙以優異成績在原校升讀中六。2002年,全新的荃官『教材製作及廣播中心』正式開啟,他倆與所有師生一起喜悅地進入校園『聲』、『色』多媒體的新時代 — 同年,他們雙雙獲選為松社的正、副社長,鼓勵著松社的社員勵志砥行地參與一個又一個的社際比賽 — 偶有輸贏,但最重要的,是他們的默契是成正比的增長,更懂得推己及人,與對方協商和共振,推而廣之 — 對身邊的人包括師長、社員、同學、父母等,他們掌握並體味人與人 、人與事之間的張馳有度。這奠定他們將來踏入大學甚而大社會的信守不卑不亢的人生哲學。

 

讀大學時已開展籌備結婚; 201010月成婚; 201210月將產下龍兒

自荃官畢業後,理科男進入中大會計系,文科女則進入城市大學的社工系,『我們在大學時已有意向非君不嫁、非卿不娶,況且我們的大學互為比鄰(只是幾個站之遙), 我們用功讀書之餘, 已願景我們畢業五年內「買房子, 討妻子,生孩子, 買車子」的婚姻生活。』投入社會工作後,小倆口堅持量入為出,胼手胝足,一如大部分獅子山下的香港人,為實現願景努力奮鬥。

攝於2010年10月,在人緣甚佳的『松社社長與社長夫人』的婚禮上, 無論是姐妹團或是兄弟團, 清一色是其荃官的『童鞋 』

2012年5月底,我以會客室室主的身份登堂入室。他倆在愉景新城的愛巢添置於雷曼風暴發生的2008年,與母校荃官只是一街之隔。『是有點幸運,我們是結婚前兩年趁低吸納的! 』— 似乎,無論是97年的和08年的相關的金融災難雖與他倆曾擦身而過,然而二人總絲毫無損,大抵印證了只要夫妻同心,家和復萬事興。

 

對孩子有什麽期望?

『成為文、理合璧的DNA混血兒吧。謹希望BB將來樂觀開心。要有責任感,同時要做人不卑不亢, 做事進退有度,珍惜並活在當下。』 侯任母親道。經倆口子商量後,為了親自哺育孩子,Eunice稍後會辭去駐校社工的工作,專心帶孩子。

『我是社工出身,耳濡目染,體會到一旦決定要孩子,就要責無旁貸地扛到底。要建立牢不可破的親子關係,孩子開首的幾年的哺育尤為重要。我們決定不會聘請工人。阿僑在外辛苦打拼為了這個家,我則持續做他的社長夫人(笑)。』

 

會鼓勵在校的荃官師弟師妹在求學時期談戀愛嗎?

『不反對。作為過來人,我倆是先在學友、朋友的基礎上開始,也幸運地在這段Puppy Love 學到很多,例如如何欣賞對方, 互諒互讓; 又例如協作時要抓大放小;同時要預留空間予自己及對方,把男女的大不同化成正面的協同作用和共同前進的能量。』

『我們理解社會漸趨開放,但必須承認一點, 畢竟校園的戀愛大部份都是「無花果」。青春期的男女,精力未免過剩;而萬一失戀時,或許會重韜我們那一次短暫分手時所犯過的錯誤 (包括自殘、自暴和自棄。無論是前者或後者,我提議你去做運動,去打球去跑步之類,去有陽光有人氣的地方,去出一身汗,去找值得信任的人去傾訴。』

攝於2002年,青春盛放的理科男和文科女,連眼神及笑容都綻放著默契,當時已非常有夫妻相。

『大前提是確信雙方都能成熟地平衡各方面的人和事, 承擔一切的可能性和後果,包括與學校的、家人的和同學之間的期望接軌等等 — 同時也引申出要制定合理合情的Time Management(時間分配)的問題,不可以一股腦兒把時間只投資在談戀愛身上,就趁機集結藉口胡扯沒時間讀書和作其他社交和課外活動。』

『Why Not? 戀愛可以令人成長, 戀愛可以令人向上, 談一個理性而正面的戀愛更可以令人如沐春風。』

 

後話一:阿僑的運動細胞有多棒?

Eunice說:『那一年他拿了獎牌,我是計分員,我仰望著他,調侃他把獎牌送給我。他太酷了!』

昂藏近六尺的阿僑,在荃官的7年裏,曾分別奪得800米和 1500米長跑的金牌,還有5000米個人以及4 x 400米的銀牌;所以如果他走去做運動員,成績也可能不亞於現時的會計專業 — 當然不得不提的,是連他自己也有所不知的,是在訪問後根據Eunice靜靜地向我確認,他之所以能打動她的芳心的,並不是他在補習時的溫文爾雅的模樣。相反,令她對他刮目相看的,是看著他在籃球場上的雄風,以及他跑長跑勝利後踏上頒獎台的一刹那。『那一年他拿了獎牌,我是計分員,我仰望著他,調侃他把獎牌送給我。他太酷了!』 — 是的, 從確定戀人關係到他倆於2010年10月成婚, 他們之間的十多年愛情長跑本身也是很 — 酷的, 而最重要的,相信Eunice早已把阿僑的所有獎牌都統統收歸其下了吧。

 

後話二:小倆口的愛巢有何與眾不同之處?

全屋子都掛滿了大大小小的婚紗照, 畢竟兩人還沉浸在新婚的歡樂中 — 而最吊詭的,是他們前後拍了兩次婚紗照,都是採用同一家攝影公司,而兩次之間隔了 — 8個月。而兩人自評自己的第一輯『動作生硬、慘不忍睹』,到第二次時,默契和表情都駕輕就熟了,色調也比第一次更鮮豔奪目。這對『文』『理』絕配,連拍婚紗照都那麼的認真、那麼的擇善固執,可推斷他們的生活細節有多麼的極致。會客室室主特地在兩輯照片中各挑了一張刊登,你可以猜猜分別來自那一批的,順便猜猜BB的性別 — 不過猜中沒獎。

二人兩輯婚紗照的其中一輯的一張。

二人兩輯婚紗照的其中一輯的一張。小倆口的結婚大日子和預產期湊巧都是金秋十月。

攝於 2012年5月底,會客室室主(左)與 校友許僑輝(Tom)、石詠雯(Eunice)伉儷 相見歡。焦點請放在室主身後那一隻隨Eunice陪嫁的寵物大龜,非常chok chok chok。

 

 

 

 

 

 

 

後言:

情定荃官荃官夫婦逐對捉 自爆或舉報熱『貓』: ykchan10@gmail.com

給我們會客室一個機會 還那些年一個回憶 。個人的或集體的回憶,從來都是歷久而長青的。那一段青蔥歲月 因為你的分享 將永紅不敗……

 

 

後續 (2012年11月19日):

2012年10月,也是二人婚後的兩周年紀念,『水瓶座』的文科女為『白羊座』的理科男誕下他們的愛情結晶品 — 是一位『天秤座』的小王子。 新爸爸許僑輝笑不攏嘴:『 希望他健健康康就行啦!』新媽媽石詠雯則落實辭去心愛的社工工作,暫時專心撫育孩子。恭喜恭喜。

 

 

 

 

 

上圖左:會客室另一對荃官夫婦陳德遜 與 馮秋盈 – 當四眼小胖子(87) 遇上排球小花 (91)於訪問中曾描述有關創校起至千禧年前的荃官Covered Playground(有蓋操場)『沒遮沒掩』,二位校友現提供珍貴照片乙張(攝於2002年11月Eunice與女同學合照)讓校友懷舊一番,佐證從他們那個年代(千禧年)開始,荃官為保障校內私隱,加建人造分隔屏障和鐵欄。

上圖右:鳴謝熱心讀者找出攝於2002年的松社內閣大合照與校友們分享,前排右面的是當年的(包括夫婦二人)的松社正、副社長,而左面的是前任的正、副社長。十年人事幾番新,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你對相中人或母校又記得多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