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浮在半空的夢人

她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最早用Blackberry的一個。當時還未流行智能手機,我見她常常把玩著Blackberry作電子手帳與電郵工具,感到她是個理事有道、工作有效率的人。後來gmail開始流行,她也是我所認識的最早轉用的人之一,常常告訴我gmail非常好用。

可事實是,她是個經常遲到失約的人,也不時搞亂約會的時間和地點,和說收不到電郵……

讓我以「夢人」作為她的稱號。

在某個聚會中,與友人不經意地談起夢人,發現大家都曾經和她共事,也不約而同地決定日後可以避免的話就別再和此人合作。

夢人一直告訴我特別想在某類教育項目上重點發展,說過很多次,可是多年的接觸中,似乎沒怎麼見過她真正付諸實行。後來和她減少聯絡了,多年後在以上那個聚會中,朋友告訴我夢人仍在說著同樣的話,也同樣好像不大覺得她有實質行動……

插圖提供:Ben Ben

多年前有段時期,夢人常常找不同的大學教授談自己想做的研究,我的學者朋友和她談過後告訴我,覺得 “She’s shopping around for a supervisor”,貨比三家地四出碰碰,找博士論文指導導師──這做法本身並無不妥,許多人都會找不同學者談研究企劃,尋找投緣的導師。只是據我了解,夢人的企劃書好像一直還未出現,她迄今應該還未找到她的導師……

最難忘的一次,是我和她合作搞一個大型活動。她毛遂自薦加入籌委會後,被委以某個實務的職位;但結果她卻幾乎什麼也沒有做過。有次在一個她有出席的會議中(她時來時不來),她興高采烈地談論我們可以怎麼怎麼吸引商業贊助,哪些哪些機構在外國也有贊助同類項目,可以找他們等……之類之類。找贊助本來就是她的職位需要負責的事務,但她卻好像在說別人的事情一樣。尤記得在那一刻,我腦裡出現了一個畫面,看見面前這個口沬橫飛的人慢慢浮到半空,腳不著地,繼續談著有理想卻無計劃實現的種種……

聚會中其中一位朋友也有份參與那個籌委會,她說經歷過那次之後,對夢人感到十分厭惡。這位朋友是個和善厚道的人,要令她討厭一個人,實在挺有難度,但夢人做到了!

每次想起夢人,我都深切反思自己的行為和決定,嚴正提醒自己做不來的就別答應,答應了的便要踏實去做,用心去做。

懸浮在半空的狀態,絕非我杯茶;招人厭惡,更非我所好也!

陳玉蘭

1 Jun 2012

One Response to 懸浮在半空的夢人

  1. Ma says:

    Can’t agree no mor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