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天柱 – 1975. 松社

— 當年的男總領袖生,今天的著名心臟科仁醫

會客室『Was Beautiful then, NOW I am still Gorgeous!!』 (1)
會客室室主
陳銳強

他曾是荃官的男總領袖生,亦是第一屆學生會(Student Union)主席,並以高考4科A級的彪炳成績考入香港大學醫學院。

70年代的文學影視作品都愛以牽牛花來比擬勤奮向上的精神, 中四時的羅天柱攀爬於花架上拍下此照, 大抵以此來言其志向?

俱往矣?數風雲人物還看今朝?今天他已是譽滿杏林的心臟科『大國手』,在聲譽顯赫、萬人敬仰的安全地帶(Comfort Zone) 中,他卻活得不耐煩也不肯就這樣的讓人生如此光輝地持續至落幕,在2012年初他毅然離開曾經工作30 年的醫管局旗下的醫院,並在同年七月創辦一所小診所。啊,對了,他連日程都編排好了,逢週三下午不接病人,開展信仰課程予有心人士 — 今天令他引以自豪的身份是天父的兒女、耶穌的隨從,他的名片背面寫著『願你們平安』,他是 — 羅天柱醫生 (下稱『柱師兄』),一位非常Gorgeous(集型、英、正於一身)的荃官校友。


Was Beautiful then

柱師兄十分感激當年Miss Stead(施雪娜校長)對荃官的貢獻建樹及對他個人的春風教化, 屬於英籍的後者是荃官歷史上唯一的女校長。

柱師兄在荃官渡過七個寒暑(1970 – 1977)。時值港英殖民政府的黃金歲月,香港經濟起飛的當下,荃官來了一位英籍女校長Miss Stead(施雪娜女士)。搭乘學校邁向十周年的基石,加上來了個『Liberal(開明)』的老外女校長(任期1970-80),母校開始在新界甚至全港『響朵(蜚聲學界)』。柱師兄一面翻閱著私相簿,心和回憶沉浸在30多年前的母校點滴:『70年代適逢是荃官創校十周年的活力澎湃階段,由於畢業生漸漸贏得大學甚至社會的認同,我們荃官人從此抬起頭,被公認與其他市區的名校學子不相伯仲。我記得當時Miss Stead作了很多創舉,包括改校服,女孩子由白色裙子改為較洋氣的綠色格子裙;我們那綠色的冬天Pull Over、Cardigan和外套也是那時一錘定音。還有她確立了校歌,奠基了竹、梅、樟、松四社和其社際比賽的傳統……』當柱師兄獲知這些光輝的建樹和傳統一直沿用至今,不禁莞爾道,『形式和核心價值只要是好的,絕對可以穿越時間,看來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當年你這麼的美()()無敵?同學們都妒忌你嗎?

『初中的我是典型的「宅男」,說話不多,並不突出。甫升上中四,成績才慢慢地好起來,我察覺到自己的英文科相對薄弱,下決心要提升自己的水平,便主動去當時的奶路臣街買一些新、舊版的《讀者文摘》英文版回來看。』結果?他以所謂『不太突出』的3A2B2C的成績考回原校讀中六理科班 — 大氣晚成的他一直是老師們很心栽培、同學很想他一把復不忍心傷害的那種乖乖小男生,而其鋒芒也漸露 ,『一直處於自閉的我,第一次的自我開竅倒是在中六時的Science Week, 我耍出傻勁自己看書設計了一個音波檢測器,還逕自跑去荃灣的銅鐵舖打造了一條貌似長笛的鐵通,一邊接上喇叭,另一邊封了口,中間導入煤氣,上面有洞 ……(看著我傻了眼欲打呵欠)…… 是要證明不同頻率音波的共振所產生的聲音模式的改變 — 那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 — 」「的。相對於我考獲的會考、高考成績 或 其他連帶的光環身份,這次的開竅更能鼓動我相信我敢、我想、我行之有效。』

攝於1976年,羅天柱時為荃官的男總領袖生暨第一屆學生會主席,也是老師們很「偏」心栽培、同學們很想「扶」他一把復不忍心傷害的那種乖乖小男生。

不對不對! 一個才十來歲的小男生能把自己的極限推到異於常人,背後一定有不為人知的光環或推動力,又或 — 有一些鮮為人知的心酸與眼淚,在夜半人靜的時候,獨自寂寞地舔著傷口,一個人在月光下包紥,然後在日間佯裝若無其事?看著舊照片中的他,眉清目秀印堂寬大,童年運理應不錯, 但眼有霞霧,眉宇間總欠缺那種傳統總領袖生的得意神色?莫非……?

『是的,在中五信主之前……』柱師兄望一望身邊的太太,定一定神,泰然地道,『我一直斷續地……在晚上有失控尿床的習慣。』話說其開廠的爸爸早年耽溺於賭桌和聲色犬馬,作為二房長子的柱師兄在小學二、三年班時家道中落。一夜之間他由就讀九龍塘私校、有車、有工人侍候的「少爺仔」變成舉家為避債匿居屏山、轉讀村校的「鄉下仔」。一年後待風聲稍遠,舉家又搬到荃灣,被迫在潮州公學重讀小三,在學校裡他自卑得連頭也抬不起、回家後也因體弱多病而成為鵪鶉少年。

『現在回想,那時我的所謂乖巧,是源於我的自卑怯弱 ,我總想Please(滿足)身邊的師長和同學,我的循規蹈矩是單純而扭曲的,我以為只要我在房裡用功溫書就可以為房外吵鬧得震耳欲聾的父母和大媽添少點亂; 而如果我在校內考到好成績、得到師長的讚賞、同學的認同,就能填補那無邊的失落。』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結果社會沒有多了一個橫推缺乏家庭溫暖為藉口的街童或壞孩子,而荃官卻多了一個品學兼優的總領袖生。

『青春, 多可愛青春! …… 』 攝於與荃官學友們的一次離島之旅, 羅天柱 (後排右二) 與同學們正值荳蔻年華,笑得多燦爛。

之後? 柱師兄考入了毗鄰其小學的荃官,其眼睛才開始由地上稍移向上;慢慢地在贏得師長的信任和表揚下才開始直望別人的眼睛,從前沉默寡言因害怕講多錯多,現在則開始接受甚至確認自己的 …… 聲音和表達力量。

由小學到初中其朋友不多,他也從不敢與朋友去露營,生怕自己晚上尿床的醜事被人知悉 — 直至到中五學期末在同屆同學袁成志邀請、加上劉榮想的鼓勵關懷下,柱師兄決志信耶穌。從此他自覺獲得新的生命,開始面對本我、自我和超我。

攝於1977年,在Science Lab舉辦的畢業Party裏面,長頭髮、喇叭褲的柱師兄(右二)與恩師張歡鴻老師(右四)、梁增力老師(右三)及其他中七的同學, Chok的是70年代的潮流。

『我沒有再尿床了!說來神奇,在信、望、愛的感染下,我迎來了會考和高考佳績,還自己刻苦用功一個美麗的回報;我在Science Week 的那台音波檢查器在最後階段更得到Physics科梁增力老師的指點協作,還我第一次因堅持而獲得的一個成功參展和自我認證機會 — 是神的恩典,為我的不懈努力持續地還以福報。是耶穌和身邊的天使們、師長們的光輝導航,持續發掘我的所謂優勢。』…… 還有還有,我代你說吧,你的刻苦努力向上和異於常人的專注和意志力,都是你總能戰勝心魔和所有困難的驅動力!看啊,原來生命不一定要重蹈原生家庭的陰霾或覆徹父親的老路,每一天開始,都可以重新選擇,只要你相信你……能,在每一個路口,也可以昂首挺胸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羅天柱(右一)與教友暨學友們引吭高歌 — 當時大概沒人能想像這瘦、奀、黑、乾的年輕人竟在日後大器晚成,最後更以驕人的成績進入港大醫學院。

那麼為什麼校長和師長們會為你戴上男總領袖生暨第一屆學生會主席的光環, 僅是因為你是成績優秀暨虔誠的基督徒?『他們常向我委以重任,是因為我……聽教聽話(笑),人緣?還可以吧,…… 我感恩,因為幸福和機會不是必然的,我專心一致扛好每個師長和同學們指派的任務,我負責任而信得過。』

 

 

Being Beautiful 過渡到 Being Gorgeous?

攝於1984年,玉樹臨風的『醫生仔(實習醫生)』與瑪嘉烈醫院內科C組的靚靚護士夥伴們大合照。

檢閱柱師兄的『後荃官』學歷,包括香港大學內外全科學士、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英國愛丁堡皇家內科醫學院榮授院士、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內科)等, 可謂是燦爛驕人的專科尖子,不但滿懷學術知識,還有其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挺『打』得的彪炳戰績。

他曾在南葵涌醫院精神科及瑪嘉烈醫院內科工作累計十年,還有在仁濟醫院擔任心臟科顧問醫生(最高的級別!)達17年 (1995-2012年)— 其中他的最高記錄乃日做七個手術;最長的單一(俗稱)『通波仔』心臟搭橋手術達六個小時;而最有趣的經驗,是有兩兄弟同時間因急性冠心病入住心臟深切治療部,其弟為荃官校友,入院的時候指定要羅天柱醫生,因為羅醫生是我校友云云。

三十功名塵與土 — 站在心導管儀器旁的柱師兄,每天站著幹活而背著的,除了是十多磅的鉛(掛)製保護衣, 還肩負沉重的工作量和病人的期望。

在心臟科的領域,『Dr 羅』是一塊含金量高、而且不忍復不會推卸工作的個人品牌,是業界翹楚,是杏林權威。柱師兄每天站著幹活而背著的,除了是十多磅的鉛(掛)製保護衣,還肩負沉重的工作量和病人的期望 — 然而花無百日紅,一個個的職業病也一直在暗角伺機對他虎視眈眈。

 

 

 

人有霎時的禍福?今天仍然Gorgeous

柱師兄在仁濟醫院工作任心臟科顧問醫生(乃最高的級別)達17年 (1995-2012年)。

鐵打的『Dr 羅』流水的羅天柱,在2011年,如影隨形地纏繞『Dr 羅』達20年的痛風症再度襲擊他,而戰事轟轟烈烈維持了大半年 — 引致其腿部肌肉萎縮不在話下,服類固醇、拿拐杖更成了家常便飯; 進而物理治療,甚至另類物理治療包括針灸等……看來人的能力越高,天賜下來的考驗和磨難也更深不可測,並以倍數奉還 …… 與其軟弱認命,這一次,柱師兄選擇 — 要 — 破釜沉舟。

第一,於2012年1月遞上請辭信,離開醫管局旗下醫院、離開高薪厚職、離開用30年建立的安全地帶。

第二,要騰出時間做物理治療、要調理好身體、要休息要治標要治本,除了要樂觀而不懈地把自己的身體交予所有可能的治療外,每週起碼有四天待在健身房,踏健身單車,鍛煉兼活化全身特別是大腿的肌肉 — 故此短短半年內,無論其體能和意志,都更勝從前。

第三,他決定創業開辦專科診所,於2012年7月3日在佐敦正式開業。為其累積30年的經驗和醫德找一個重質而更能持久深入醫治病人的平台 — 同時連接去其分享信仰的國度,並駕齊驅,開展更有意義和璀璨的下半生。

2012年六月初,會客室室主登門入室,與柱師兄伉儷促膝談心,面前的柱師兄腰板挺直,貼身的襯衣下有著運動員結實的肌肉紋理,『那是每週起碼四次健身的成果!』夫婦倆笑道。 我調侃著但真心佩服師兄仍然Being Gorgeous — 皮膚光亮、毛孔幼細、眼有神采 ,完全不像大病初癒,更不像 — 年過半百,柱師兄大方笑納卻歸功於信仰和運動,『一路走來,我詫異我的人生之路是救恩的路,童年時我沒有被家庭的問題所絆倒,我刻苦努力地讀書跨過去了;讀醫和實習的時候遇到很多難關,我咬實牙關也跨過去了;做「大國手」的年代的工作和壓力接踵而來,乃至痛風症翻發,我亦步亦趨跨過去了;甚至今天開診所,由落實地點、租約、裝修、水、電、電腦系統等雜項到聘請護士姑娘,神一直無條件的保「守」著我,身邊有很多天使常令我寬容,順境時感恩,逆境時心懷喜樂。』

柱師兄於1985年迎娶Fiona,妻子讚美他是重情義、有膊頭、有腰骨、有使命感的好醫生暨優質丈夫 — 八千里路雲和月,二人相濡以沫達30多年。

Fiona 讚許丈夫,『在家裏,其CD 聽了很多年,封套都保存得如新的一樣』。對妻子的愛當然也不在話下。婚後二人感情歷久常新,協議不哺育孩子,把感情最精華的情和趣都獻給對方。

 

 

 

 

 

 

 

 

擔心過『生意』嗎?

『病人遇到醫生和醫生遇到病人一樣 ,都是緣分。每一個都是神帶來的。開業之初,估計會以轉介或經推薦為主,長遠則靠口碑。我不擔心沒客人,只擔心客人太多,未克照顧細節質量。2011年我曾經歷「角色轉變」,作為病人的我,曾到元朗一位針灸師的診所求醫,那裡環境及設備很普通,我每次到達的時候,他湊巧都正在翻看韓劇DVD「醫道」;一個看和信仰「醫道」的醫師,加上其高明醫術,令我這病人很信服他,也難怪他能其門如市 — 這親歷其境的易地而處的體驗也一直成為我的感應和開業的動力 — 我未必是最高明的心臟醫生,但我矢志要做最Caring(醫者仁心)的仁醫 …… 2012年1月,離職後我曾迷失忐忑、既捨不得復放不下,於是我在3月時待在長洲思維靜院4日,期間每天看聖經和祈禱靜修,我在鏡中看到疑似「失敗者」的自己的側影,我對自已說,神怎樣看我呢?神是不會創造垃圾或失敗者的呀,神看每一樣創造物包括人都是「傑作」。我餘生不缺錢,但不應把醫術和醫德就這麼的「被退休化」。那次的頓悟和感應,也促成我從化整為零到這次的回歸再上路。』

 

單憑他對神的矢志不二,你會信任柱師能有志者事竟成嗎?無論如何,反正有以下的人信了—

圓玄學院的主席趙鎮東先生(中),與柱師兄有一段忘年的交情,趙老在生前曾慷概樂捐善款予柱師兄工作的仁濟醫院。

時光倒流,話說當年圓玄學院的主席趙鎮東先生,與柱師兄因緣際遇,一個為道教圈中德高望重的前輩兼病人角色,一位是虔誠的基督徒兼大國手角色 — 幕啟, 1995年趙老先生求醫仁濟醫院,99年被斷診為肺癌,那可是不用特殊雷暴音效或激昂配樂都已經夠嗆的戲劇場面。年輕的大國手被委任為趙老的主診醫生,除了在醫院的常規治療外,大國手每天上班前或下班後,都去圓玄學院幫老人家調教藥方治理,風雨不改 …… 言談間或會觸及宗教的同異問題吧,大國手向老人家推薦聖經和耶穌(雖然後者沒對白甚至沒出過場,但關鍵時刻總會神不知鬼不覺的交足戲,活在兩人當中),這對忘年之交,會一起祈禱、一起探討生老病死的人間大千色相。在年輕人的感染下,趙老也接受了耶穌,曾說:「來日離世時,要回到耶穌為他預備的天家!」對,你沒有聽錯 — 趙老更鼓動圓玄學院捐贈前後近六百萬港幣予仁濟醫院,支持其定期更換心臟病專科醫療器械,持續造福人群 — 趙老於2005年終撒手人寰,二人雖沒有正式上契,但趙老家人堅持照趙老遺願在訃聞加上「誼子羅天柱」的身份。

透過羅天柱醫生的人生歷練和至誠分享,可以感受到基督的香氣。今天令他引以自豪的身份是耶穌的隨從 — 攝於他在最近的聚會中,柱師兄正在台上分享他的見證。

而在過去數年,柱師兄在工餘也投入傳道分享愛的侍奉中,他藉著他的人生的歷練和至誠分享,顯揚了基督的香氣 — 他的由尿床小男生到大國手的見證,鼓動著許多教徒與非教徒的心。

還有,他在業界的地位,還有還有經其拯救的病人的見證,那……還用多說嗎?

再把時鐘調較前一點吧,1976年時,荃官的校長和師長早已把兩項至高權責交予他了 — 趙老先生、累計30年的病人們、荃官的校長師長、甚至考試局和境內、境外的醫學文憑學歷機構,都『湊巧』地成為他的天使兼滿意用家。如果這純粹是神的恩典,那麼為何其他祈禱者的命運和成就都迥異不同?柱師兄或許真的沒特別作對什麽,他只不過在人生的每一個關節上,比普通的祈禱者或求神拜佛或崇拜天神者做多了那一丁點兒,而因著那一點一滴 — 很多病人,無論是信基督的、不信基督的;還有很多基督徒,有病的或沒病的,都真的 — 得救了。

 

後言:

全新會客室Was Beautiful then, NOW I am still Gorgeous!!

自薦或舉報熱『貓』: ykchan10@gmail.com 

2012年6月初,會客室室主陳銳強與羅天柱師兄伉儷(前排)於飯局喜相逢,聽君一席話,勝讀萬言書……同桌的還有前荃官校友會主席暨羅醫生的同屆同學沈于龍師姐(後右)。

在荃官的那些年,你曾經青春而Beautiful,到今天仍活得很有態度(Being Gorgeous)— 你可能多了皺紋多了白髮,但同時也多了睿智多了人生閱歷、甚至多了孩子以及戶口簿多了幾個零;你或許少了較勁、少了棱角、甚至少了部份壯志和大部份回憶,但你同時也少了白日夢、妄想、青澀和怨懟。

這個會客室我們沒意向只訪問校花、校草,或Headboy、Headgirl之類,也沒有企圖打造純粹的傑出校友之類的訪問。當然,湊巧你曾經是的,那另當別論,我絕非刻意而真的是事有 — 湊巧。

心目中的嘉賓,是那些曾Being Beautiful, 現在仍然Being Gorgeous的校友,請分享你的人生歷練裏的感恩覺悟,你的成長和持續終身美麗之道。無論你作為嘉賓或讀者、自薦的或舉報者,請給我們會客室一個機會,還那些年一個回憶。而那一段Being Beautiful的青蔥歲月,將相對和映襯著你現在的依然BRAVO!荃官會因為你的分享,將持續薪火相傳,擲地有聲……

One Response to 羅天柱 – 1975. 松社

  1. Ma says:

    Wow, what a WONDERFUL story of Dr. Law!
    If and only if I could, I wish to have a chance to meet up with Dr. Law- just would like to salute to such a BEAUTIFUL AND GORGEOUS pers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