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德遜 與 馮秋盈 – 1987 & 1991

當四眼小胖子(87) 遇上排球小花 (91)

會客室:情定荃官 — 荃官夫婦逐對捉(四)  會客室室主陳銳強

攝於1986年,F.1的甜姐兒Lydia甫出現在有蓋操場,便被Dickson師兄一眼相中。

來,讓時光閃回1986年!當年的荃官籃球場和 Covered Playground (有蓋操場) 並沒有任何人造分隔屏障或鐵欄,如果你沒有近視,你大可以從沙咀道球場這邊遠眺海壩街那邊的行人動靜,反之也然 — 風,自出自入猶如街外人的眼睛,可以肆無忌憚地搜索校內的人和物。 三五成群的女生們或坐在 Covered Playground 的凳上,神不知鬼不覺地遠眺心儀的男生在沙咀道球場與波牛們混戰,而不須在球場裡讓烈日暴曬;也總有一波男生, 或單或群地站在桌前喝著冰鎮可樂,小聲說大聲笑,看著一班女生香汗淋漓地在學校球場裡打籃球或排球 — 其中有個就讀中二的四眼小胖子叫陳德遜 (下稱『Dickson』), 就一眼相中低一年班的排球小花馮秋盈(下稱『Lydia』),他偶爾下場加入戰圈意圖親近小花,及至有一次終於鼓起勇氣,從後拍一拍女孩的肩膀,逕自問她姓名要做個朋友,結果?哎…… 15年之後,皇天不負有心人,大家請鼓掌,小胖子終於娶了那小花。

 

怎麼開始的?越『級』戀好玩不?

『是我作主動的,我留意到這小師妹很漂亮可愛,也留意到他稱呼我的同班好友Colour作「契哥」。我雖成績普通,But I Have No Regret;我樂天知命,除了過度儲存漫畫書和超合金(特別是朦面超人)外,我基本上沒不良嗜好;對了,我雖不大喜歡、但絕對不會動輒對叫我「死肥仔」的人惡形惡相;我對家人、朋友兩脅插刀; 朋友們說我脾氣好、EQ高,因此相識滿天下 — 還有,我專一,我由始至終只看上 — 馮秋盈。』Dickson平靜地打開心門,讓我走進他的世界,而他那兩歲多的小女兒說時遲那時快卻哭鬧著要與爸爸玩騎牛牛。看來這是Dickson的命 — 這世上再多一朵可剋制住他的小花。

1987年荃官第一隊排球校隊的合照。當年的11朵小花青春無敵,Lydia (後排左二)是其中的一朵。

攝於1987年,Lydia (尾二排右四)與當年的荃官女童軍團隊及導師合照。

 

 

『荃官時代的我, 成績普通, 唯一與 Speech Day 竟勉強沾上邊的,是中四那年拿了個「美術科獎」。我天生外向, 最大的本錢是結交不同年級的同學,什麽也想試也什麽都敢試,女童軍、跆拳道、紮花燈、排球、話劇幕後等等, 貴「多」不貴「精」。』

攝於1988年的開放日,少女時代的Lydia什麽也想試也什麽都敢試。她曾學習跆拳道,巾幗不讓鬚眉。

攝於1988年,剪了清爽短髮的Lydia, 與同學們去探訪班主任鍾Sir。

 

對面的 Lydia 一眼關七,一面看著眼皮底下不遠處的女兒從其爸爸的背移向騎木馬, 一面在電腦裡搜索自己煙遠的照片,一面與我交談。 『我當然不是排球之花,那都是男孩們瞎說的。可沒那麼複雜,我們一班女孩如曉君、洪濤、David、Pota、譚碧玉既效力於校隊,私底下也是好姐妹,我們充其量是排球小花罷了。當年 Dickson 會做什麽? 他會借故搭訕。有時他會藉口與我一起乘巴士回家(其實大家並不同路)。他人好客,只是很多爛Gag(冷笑話)、有點 …… 胖、還有點 …… 手多口多(笑) …… 所以做師兄算啦;何況少女時代我相人是先相貌。— 故此當年這小胖子對我的殷勤與傾慕,我似乎不太領情。』

你聽到嗎?這本就是個老掉了牙的故事,每個人的那些年總有那麼的一位被昵稱為『死肥仔』的小胖子常在你左右吧;因為荷爾蒙在燃燒,也因為深諳不像吳彥祖般有俊俏招人的相貌,因此稍活潑點、微踩線就被人標籤為『口多』兼有點『色』(你有沒有聽過有女孩子會嫌棄吳彥祖或 Brad Pitt 很『色』?)。

你又或會悻悻然地認為怎麼那些『死肥仔』總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而對於這闋『你可以不愛我、但不可以阻止我愛上你』的青春之歌暨越級挑戰,當時無論局中人或局外人都只當笑話一則……相對地較為反高潮的 — 是很多年之後的今天,Lydia 對自己在中一時於 Covered Playground 『派檸檬』這一幕了無印象,但小胖子卻一清二楚的記得小花那刻敷衍的回應及那次以後持續的『熱面貼上個冷屁股』 — 如果不是吃得多這等酸檸檬,令其荷爾蒙酸入愁懷愁更愁,小胖子在唸完中三後可不至於狠狠地遠赴英國升學……

人去茶涼,這世界沒說誰不能沒有誰,大家分坐愛情的兩岸,就當在某個下午在沒圍欄的 Covered Playground 磕了再發了南柯一夢吧,死肥仔!

攝於1987年同學們為即將赴英留學的Dickson(前排中)搞的餞別Party。我們大概可透過相中各人曲綫見證八十年代中後期的『潮流』髮型和衣服。

攝於1987年暑假前,Dickson與一班F.3的同學『Hea住』準備迎接暑假,這也是Dickson赴英國前於荃官就讀的最後一天。

 

攝於1987年,笑得寬懷的小胖子Dickson(尾二行左二)與F.3E同學合照,你認得他們的誰與誰?

 

 

 

距離是美麗的?網絡進步造就情花開?

1988年的陸運會上,標緻動人的中四學生Lydia到台上領獎。當年Lydia每週都收到Dickson從英國寄來的信件或郵簡。

Dickson 於1987年暑假到英國升讀中四,要忙適應新生活、適應新語言;忙入新學校、忙交新友、忙打發其不甘心 — 一個在香港,一個在英國。在頭兩三年,基本上小胖子會癡情地一週一信件或郵簡寄予小花。初時,小花礙於禮貌都偶爾回信,後來日漸疏懶,官中畢業之後已逐漸失去聯絡。吊詭的是,荃官那朵排球之花的一顰一笑卻一直待在小胖子的腦海裡縈繞不去。既然書信攻勢不湊效,路還得要走下去吧,路漫漫其修遠兮,小胖子發奮攻讀學士、碩士甚至(獲獎學金攻讀)博士學位。小胖子以為知識可以改變命運,也憧憬學位可以令人酷帥,起碼有些港女會拿男人的學歷來『斷斤稱』— 小胖子於是像小說裡的基度山用十多年的時間去為自己增值,去儲備人生籌碼。

後來?互聯網的普及竟意外地把二人再次連繫起來。而已是資訊系統碩士的 Dickson 當時仍在英國為他的博士學位努力研究 — 他的博士論文很深奧偏門,是有關海洋農務系監察三文魚的生長科技(Aqua Culture – Salmon Farming Technology)。『三文魚的確比 Lydia 更順得人意、回報也更高。而生長科技也的確比愛情更有規有矩、有跡可循(嘆一口氣) ……在英國是有交過當地的女朋友,但還是覺得她最好。(又有多好呢?)總之得不到的就是好的。』

而那邊廂,Lydia 自荃官畢業後,輾轉已投入社會工作數年,雖然已由小花成為部門裡的『姐仔』,但在愛情路上,拐了幾個圈後,卻像安徒生筆下的賣火柴的小女孩般,點過的幾支火柴或有閃過一些似是而非的幻想,每到最後一支灰飛煙滅時,她總無限痛苦但美麗地拍一拍受傷的翅膀,然後回想起那些年的小胖子的傾慕與殷勤。

再後來?他們之間的聯繫真的要感謝「ICQ」的發明。由起初間中的問候,到每天互通近況。ICQ 的距離是美麗的,不知不覺間,小胖子成為了 Lydia 的傾訴對象。事無大小,他一概盡力回答。甚至 Lydia 於理工進修 Bachelor Degree 和在城大的第一個碩士的論文,他都幫忙校對英文。Lydia 失戀了,他努力隔空安慰,希望把她的傷痛減到最低。這種跨地域的網上關懷令她為之動容。

 

還是因荃官之名,把愛戀進行到底

1999年3月,小胖子趁春節假期回港探親兩周,適時舊同學 Colour 相約了一班同屆學友到其家打邊爐,Lydia 以『主人家契妹』的身份每年都出席這類的飯局;Dickson 則是『久違了的稀客』,也跟扯著昔日書友的衫尾一道去。二人雖闊別十多年,但前有ICQ的熱身,現場有爐火和好友們的玉成,隔膜很快便消除了 —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Dickson 帶著碩士及準博士的光環,十年磨劍就等今朝,他知道要好好駕馭這兩星期,並積極地與 Lydia 師妹約會。

臨回英國的前兩天,Dickson 終於剖白了這十多年對小花的思念 — 其忐忑地愁坐情愛的對岸,看著所愛的小花錯愛著別人;以及為這單思所驅策、一直孜孜不倦地進行的自我增值,可沒有讓時光在單戀中虛渡。亦道出這份潛情一直苦無出路,直至在『ICQ』大家重新建立了信任和情誼,他終放下了其在荃官時代經常被Lydia請吃檸檬的心魔和陰影,覺得要忠於自己,不可再讓機會溜走。

 

戳穿了,兩個人,「相處舒服」最為重要

『他的真誠大方和 Charisma(風度)與體重成正比,那是1999年3月9日,他真情表白的那一刻我腦海呈一片空白。過去十多年我經歷了生離死別、感情失意,我以為我不值得憧憬,但原來幸福一直沒捨我而去,最好的一直在等待。除了被他的長情感動,也自覺有一點慚愧。少年時的無知與自負一直蒙蔽了雙眼,令我看不到他的內涵和善良,還有他的才幹與承擔……』Lydia 略微調整一下呼吸的節奏,望一望窗外,那是深井一帶最能聚焦藍天碧海加上青馬大橋的窗臺才能獨享的良辰美景 — 選擇人生的另一半與選購物業一樣,是需要膽大心細的長線的投資;除了要看窗臺的景觀,其整體質地和耐用可靠性得要從長計議,『…… 我決定接受他!我們旋即開始了異地情緣,ICQ 是我們的溝通平台, 我們每天都在那裡「談」戀愛。這次會否再押錯注?(聳肩)你不去嘗試,你會百分百沒機會;你去馬,還起碼有一半的成功機會。至於期間有否其他追求者?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只是我還是覺得難得有情人,兩個人「相處舒服」最為重要 — 感覺和婚姻都是屬於自己的,向別人交待之前首先得向自己好好地交待。他在英國攻讀博士期間,我也半工讀的完成第一個學位。我們在荃官時都不是成績優秀的學生,但往者不可究, 來者猶可追,只要有動力,一輩子都在學習 — 學習知識、相人、愛人和被愛。』

 

9.9.1999』紙鶴訂情,2001年成婚,翌年雙雙再畢業

Dickson在英國親手製造的『9.9.1999』七彩紙鶴是慶祝兩人訂情的禮物,Lydia一直珍藏至今。

半年後,1999年9月9日,Lydia 收到一大瓶來自英國的、Dickson 親手製造的2007隻七彩紙鶴,瓶外貼了一張手劃的貼紙,畫上 Lydia 最喜愛的得意豬卡通,寫著『9.9.1999』的字樣,Dickson 說,『是紀念我們訂情半年的禮物。』

『是的,都是我親手摺的 — 2007隻裡其中最下層的是1999 隻小紙鶴,那是我們認識的十多年的喜樂點滴;中間的是9隻中紙鶴,那是我自己;托在最上的是9隻大紙鶴,是我的畢生最愛 Lydia。而1999.9.9 既是我們的半年訂情之大喜日,也是願景這段感情能長長久久 。』Dickson 接上,望著12年前的訂情信物,他用手比劃著,彷彿在訴說著昨天的事。

然後呢?一年後,歸心似箭的 Dickson 甫完成博士學位的所有實驗,減掉了大肚腩,便回歸香港落地生根,而 Lydia 也於2001年12月1日正式成為了陳太。

2001年,拐了15年的彎,皇天不負有心人,大家請鼓掌,小胖子終於娶了排球小花。

新婚夫婦倆飛去英國出席Dickson的博士畢業禮。Lydia也順帶了自己的碩士畢業袍,與他在當地校園合照同賀。

這是Lydia特別喜歡的照片。『幸福找上我了!』 2009年,最美麗的孕婦與最幸福的準爸爸鬥誰的肚子大。

 

翌年,新婚夫婦倆飛去英國順道出席Dickson的博士畢業典禮。那段時間適逢 Lydia 也碩士學位畢業,便乾脆把畢業袍也帶上與他在 Stirling University 校園合照同賀。除了忙於畢業禮和在英國溜達,Dickson 也精心策劃順道驅車前往風景怡人的蘇格蘭;再飛去巴黎留了一整星期。『幸福找上我了,看來我是走不出他的掌心了(笑)!   2009年,我們的愛情結晶品出生了,女兒很粘爸爸,遺傳了他古靈精怪的特性!……』Dickson 接上,『……當然也遺傳了媽媽的美貌和可愛的笑容。』

 

『細水長流:過山的河水 ……為流入滔滔大海,方會安心而存在。』

2012年7月,會客室室主陳銳強登堂入室,與Dickson和Lydia夫婦相見歡,焦點請放在趣緻的小公主及其愛犬Pepper身上。孩子說,『還有與Pepper長得一模一樣的Tiger本來在此,可惜昨晚入了醫院,不過明天會出院了!』

2012年7月中,會客室室主登門入室,拜訪陳氏伉儷。

金色的陽光透過窗戶灑遍他們近1200平方呎的家,佈局與細節處處流露出夫婦倆對其寶貝女兒的愛和『讓』— 放眼滿屋盡是『誘』兒玩具、讀物和刺激女兒五『感』發育的益智圖像或掛件;Dickson 要捨棄心愛的『辣』跑車,購入有BB位兼安全鎖的家庭車;Dickson 的超合金和漫畫書據稱被一再地去蕪存菁,並被自動勒戒新貨入境;Lydia 減少了外遊和瘋狂喪購豬仔(你沒聽錯,對,Lydia 特別喜歡收藏各類豬公仔),也漸祛退其美少女時代特有的任性和脾氣,因為不看『夫』面都要看『女』面,要對小孩以身作則云云,所以 Lydia 有時候也忍不住為這『新的生活令我越發心平氣和』而無限感恩 — 像大部份初為人父母的香港夫婦,二人心又喜心又慌地為女兒提供鋪墊最好的,同時吾將上下而求索,亦步亦趨地自我勉勵責成不要流於做『直升機父母』。

『是的,當我們偶爾或起小風波的時候,大家總冷靜回想當年我倆透過 ICQ 的「談」戀「維」愛的處境,能持續幾年而最後開花結果,確是有點匪夷所思。當年尚且要共同及各自分別克服很多的問題,環境的、心理的、生理的都有。連那麼困難的雖近但遠、觸不可及的生活我們都捱過了 — 對比之下,我們更珍惜、榮養當下的共同生活、貼身相處的喜悅。』

2011年荃官50周年校慶舉行的開放日當日,陳氏伉儷抱著女兒回母校參觀,與久違了的華任復校長喜相逢。

1990年的中五畢業同學錄中,Dickson以『海外』『佳麗』的身份留言並附上自畫像。

『2011年荃官喜迎50周年校慶,我倆抱著女兒出席校友運動會參與羽毛球項目比賽;出席50周年晚宴及回母校參觀其開放日等。我們碰到久違了的華任復校長、老師及學友們,也心情激動地回到我們26年前認識對方的 Covered Playground 和籃球場 — 從許多後來建設的、旨在保護學校及同學私隱的人造分隔屏障或鐵欄之間,我們依稀可以重組我和荃官女排小花們的那些年青蔥歲月裡快樂的日子。』

 

人緣絕佳的 Lydia 也自發地與幾個同學義務肩負起籌搞91年荃官畢業生之各項『喜相逢』活動,諸如在 Facebook 把有關的同學和老師逐個逐個串聯起來;而她作為主力搞手之一、於2011年舉辦的『荃官(91屆畢業生)畢業二十周年大團圓』活動,就定在學校禮堂舉行,出席人數多達120人;還有同年荃官50周年晚宴的91屆那一桌,人緣頂呱呱的 Lydia 與 Dickson 夫婦是當然的座上客。

Dickson 雖口說放下了,卻常開玩笑說,以前在荃官常有人請他吃檸檬,現在嫁了給他,下半生也要乖乖服侍他了。『我?倒覺得這是上天的恩賜。誰會想到廿多年前一個佻皮多口的小胖,會與我同度今生? — 打從那瓶七彩訂情紙鶴後,他總會在毫無預警下送給我驚喜的禮物,有時放在枕頭裡待我如尋獲至寶般驚喜交集;這習慣他一直持續至今。— 今天,他對老爺、奶奶及家庭的忠孝慈愛,是孩子樂於撒嬌、模仿及引為驕傲的楷模,也令我和孩子安心而存在;他精通中、西廚藝,偶爾下廚露兩手,令我和孩子食指大動、甘拜下風;他的佻皮鬼馬是我的舒壓良藥;他的大肚腩成了我的軟枕;他的細心和耐性彌補了我「大頭蝦」的缺點。』

二十多年前,從這個門口,走了一位『成績很普通』的小胖子和一位興趣貴『多』不貴『精』的排球小花 — 時光荏苒,請再鼓掌,今天社會上多了一位博士和一位雙碩士,前者現任職某大銀行,掌控財貿交收;後者任職於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市場部 — 他們雙劍合璧、身體力行延續 Integritas 的校訓,並在獅子山下持續發熱、發亮、發光。

世界真細小!會客室室主與Lydia的『緣』早結於1988年,當時中三的Lydia(中排右三,左手摸頭者)是其中一位道具助理,協助由筆者(中排左三,舉V手勢者)所編導的話劇(該劇後來打破戲劇匯演和荃官對外話劇參賽歷史記錄)。順帶一提,照片所見簡直是臥虎藏龍,各位校友當年和長大後的精彩人生將於會客室排期上演 — 好戲在後頭,大家怎能錯過!

 

後言:

情定荃官 – 荃官夫婦逐對捉 自爆或舉報熱『貓』: ykchan10@gmail.com

給我們會客室一個機會 還那些年一個回憶 。個人的或集體的回憶,從來都是歷久而長青的。那一段青蔥歲月 因為你的分享 將永紅不敗……

One Response to 陳德遜 與 馮秋盈 – 1987 & 1991

  1. Ma says:

    Wow, this is another amazing article!
    It is so amzaing to learn so much more about Dickson and how dedicated of him to Lydia- Integritas!
    Should I ask, who is the lucky one or I should better say, they, both, are exceptionally lucky!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