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女主人

愛爾蘭的旅程中有三晚我和丈夫住在B&B (Bed and Breakfast),遇上三位性格截然不同的女主人。第一位女主人叫Irene。我們中午透過旅客服務中心預訂房間,當晚入住。原來說好在晚上九時左右到達,但由於不熟路,結果到埗時已是九時半。Irene熱情地招呼我們進屋,介紹過房間設備,讓我們安頓好行李後,我拿出銀包準備付款,豈料Irene卻只急著問我們餓不餓,著我們先到飯廳坐,給我們弄茶、弄多士。和Irene傾談間得悉,她在餐館工作(怪不得那麼關心我們的食用!)翌日早上,享用她親手弄製的愛爾蘭早餐,十分窩心,蓋之前一天我們入住的那間酒店,冷冰冰的,這裏卻有家的感覺!Irene不但體貼,還十分信任我們。由於她早上要上班,她的妹妹要11時左右才能到來清潔,結果她留下我們獨自在家,完全沒有防範之心!

Irene的B&B予我們家的感覺

第二位女主人叫Joan,同是北愛人,Joan沒有Irene那份平易近人,卻較有「老闆娘」的社交技巧。我們決定下榻她的房間後,她即老練地打開一本簽名冊請我們在上面留言,又隨即給我們一幅Derry的地圖向我們介紹遊覽地點。當我們告訴她想去看「血色星期天」肇事現場的政治壁畫(註),Joan翻一翻白眼,露出一個「有什麼好看?」的表情,但隨即又變臉說:「不過你們是遊客,對這些有興趣是可以理解的。」然後開始侃侃而談她對「血色星期天」的看法,意思大致是「都過了那麼多年了,我們現在的經濟不錯,又有民主,還記著這些幹嘛?」然後,她又向我們了解香港回歸後的情況。感覺上,Joan挺喜歡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住客談政治,翌日在吃早餐的時候,我聽到她在和某位住客談過一些話題後,說了一句:「我是愛爾蘭人!」以聲明她雖然支持英國統治卻對堅守自己是愛爾蘭人這個身份。

站在這條走廊上,Joan與我們侃侃而談政治

第三間B&B的女主人是Maura 婆婆。像個慈祥的祖母,她關注的主要是我們吃得夠不夠,懂不懂回家。雖年紀已不輕,但她竟然想幫我們拿行李,我們當然連忙說不!後來我們問她上網的問題,她拿給我們一張寫有wifi戶口和密碼的小卡,告訴我們:「我女兒弄的,其實我都不懂這是什麼!」然後她便徑自返回房間,在小狗Sammy的陪伴下做縫紉,不再打擾我們這些「年輕人」,直至翌日早上替我們弄早餐。

在佈置精緻的飯廳,享用Maura婆婆為我們準備的早餐


回想起來,14天的旅程中住過8個地方,其他的都只有房間設施和膳食的記憶,唯獨是這三間會記得它的主人。想來,這也是住B&B的獨特韻味。

陳玉蘭
2012年7月26日

註:1972年,北愛爾蘭德理市(Derry) 的Bogside區發生市民和平示威卻遭軍隊開槍射殺的事件,一班藝術家為了紀念事件而創作了一系列壁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