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瘀」,有何可怕?

【轉載自晴報】
接觸過很多不同職業的人,我認為有兩種職業,所有人都必須做過,或體驗過,方懂得做人。其一是記者,其二是推銷員。今天先說記者。

記者有一種令旁人瞠目結舌的特質,就是面皮極厚,不怕「瘀」。無論對方多麼不耐煩及反感,被怒瞪或辱罵,都鍥而不捨,不達目的決不罷休。培養出這種特質,主要因為趕時間。

不論被訪者想不想發表意見,記者只想逼他快快說。一得到sound bite,馬上發稿回公司,鬥快寫好剪接出街。人人目標明確,爭取比其他行家更快播出。被訪者開不開心、記者個人形象是否優雅,完全不在考慮之列,毫無心理負擔。

新聞出了街,又有第二輪比試,網上、電台、電視、報紙誰家寫得好,誰家寫得不好,一看便知。心靈脆弱,絕對受不了這種公開刺激。

強大的工作壓力,卻是上佳磨練,讓人放下比天高的面子。當比賽失敗如家常便飯時,軟弱也被迫變堅強。所以你會明白,為何男記者往往娶得靚老婆,正因追女如追新聞,忘記「瘀」字怎麼寫,鍥而不捨,馬到功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