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子

仍然歷歷在目,十七年前的一幕。

在愛丁堡藝穗節演出《魚戰役溫柔》,完場後在後台收拾佈景和道具時,劇場職員遞來一張紙條:「想談一談嗎?我在樓下等你。」我一眼認出那些字跡,是過去數月來一直與我通信的男子所寫的。

數月前,我們初次見面,隨即他到了外國準備入大學讀書,開始和我通信,然後知道我到愛丁堡演出,趁尚未開學的短短空檔暗中跑來找我。那一晚,他躲在漆黑的觀眾席看我演出,完場後托職員遞那張紙條給我。

短短十來天的相聚,開展了一段十七年的感情。

至今,我們仍然咄咄稱奇,一向面皮薄的他,何以當時竟敢貿然老遠跑去嘗試開始一段沒把握的感情?

我猜那大概是因為我們之間隱隱帶著某種磁場──我們都分別選擇走上「從事藝術工作」這條窄路,其後,又不約而同地選擇以自己的藝術工作去回應、關注社會。

有一次朋友問我怎樣形容這段關係,我說這是一段「互相孕育」的關係。朋友腦海中登時出現的,是我倆互相呵護備至、寵愛有加的畫面,殊不知我接著說:「例如有段時期,我開始因為自己的小小成就,有點過份自信。他嚴厲地提醒我:『你近來好像事事都覺得自己是全對的,小心自信變成自傲!』我很感激身邊有這樣的一個人,會坦誠指出我的問題,加以鄭重提醒。」

我倆從不相信伴侶間「一切盡在不言中」這一套!想法不說出來,哪能坦率溝通?相信我,那並無損關係的浪漫!

我們更不會以為光靠先天的磁場、沒有持續的悉心栽種,感情就能維繫和成長。

對我們來說,一段健康的感情只有呵護和寵愛並不能使我們滿足,要互相鞭策、促進彼此成長,方能使一加一的世界大於二,甚或二十、二百……

在這段關係中,我倆既是戀人,亦是諍友。

我的案頭有一張結婚時友人贈送的賀卡,今天在結婚十三週年紀念前夕,我看著它,咀嚼卡上Soul Mates(心靈伴侶)這字眼的意義。

陳玉蘭
2012年8月8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