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姨

她叫張維芳,是我的中學同學。在我成長的年代,因著一個「花街朱古力」廣告,但凡名字有「芳」字的,往往都被冠以「芳姨」這個小名。我這位同學也不例外。

芳姨是我很欣賞的一位同學,性格和藹親善,讀書成績優良,運動亦甚了得。我這個腦袋發達四肢遲緩的,看見人家能文也能武,心裏特別欽佩。

我和芳姨初中同班兩年,中四後,她讀文科,我讀理科,接觸稍減。中五時,消息傳來,芳姨入了醫院。據說她某次跑步時,感到腿上劇痛,於是入院檢查。不久後消息再傳來,芳姨得了癌症,要做手術用鋼片鞏固腿上被癌細胞侵蝕的骨頭。

記得手術後,我們一班同學到醫院探望她。我們都一臉憂心忡忡,芳姨卻反過來安慰我們,面帶笑容開朗地說:「看!我現在腿上鑲了鋼片,是『無敵女金剛』!我一定會康復過來的!」

當時正值會考年,芳姨堅持要完成公開試後才開始接受化療,扶著拐杖一拐一拐地上試場。試後,她開始住院。猶記得臨近謝師宴,想到當天她將臥病在床無法出席,大家又要忙著籌備或安排出席謝師宴,未必能去醫院探望她,於是有人發起了「一人一信」行動,寫信去香港電台懇請各DJ在謝師宴當天每個節目均點一首歌送給芳姨,以作陪伴。行動獲得港台各DJ欣然支持。

會考放榜,芳姨考得六個良,成功獲取錄原校升讀中六。我們都對芳姨身患重病仍靠實力獲取錄這件事,津津樂道,心裏對她敬重更深。

暑假後,預科生涯開始,芳姨回來了,頭上戴了假髮,出入要用拐杖輪椅。又一段時間後,芳姨再次入院,然後在中六大考後,我們接到消息,芳姨離世了。她的家人為免影響我們考試的心情,刻意待我們考完試後才把消息告訴我們。

喪禮上瞻仰遺容的一刻,大家都很激動,我以淚眼望著芳姨,濃豔的屍體化妝掩蓋了她本來清秀的面容,卻蓋不住她那美麗善良的心、堅毅勇敢的精神。

芳姨沒有康復過來,但她確是無敵女金剛。

畢生首次參加的喪禮,是一個十來歲同齡同學的道別儀式。喪禮後,我思考著自己要怎樣面對朋友離世這件事情,然後想,我可以視她為一位在另一國度,不再有機會見面的朋友,就當作她已移民他國,雙方雖不再有接觸,但情誼永在;我將永遠把這位朋友記在心裏。

今天忽地思憶故人,我想告訴芳姨:謝謝你在我年輕時代給我上了寶貴的一堂生命課,讓我很早開始思考生死別離的意義。

陳玉蘭
2012年8月15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