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熙 與 庾玉玲 – 1984

男女總領袖生配 打造宇宙最強俠侶

會客室:情定荃官 — 荃官夫婦逐對捉(五)  會客室室主陳銳強

『School Stand!』…… (校歌鋼琴聲旋即切入)

趁台上那男總領袖生的聲音和琴音在禮堂的上空縈繞, 讓我們靜下心來,試著『盤』『點』荃官五十一年來的男總領袖生和女總領袖生, 並藉機向他們致敬!他們雖身處豆蔻年華, 卻因為頭頂著偌大的光環,於是吃得鹹魚抵得渴,要活在師長和同學們的眼皮底下,要提升自己的『Superego(超我)』 綻放克己有信,復要做品學兼優的楷模。大部份都倒模得老成有餘,但棱角欠奉兼有點 …… 悶騷。固然有同學會仰望、愛戴甚至暗戀那些好像不吃人間煙火的他們,但這麼多年來男總領袖生與女領袖生之間能過電就真的……絕無僅有, 也總有幾對『總/總配』曾疑似涉過戀水的,最後也因諸多理由而蟬過別枝;過電後能開花結果的就真的碩果僅存。難道他們可遠觀而不可近『處』?

攝於1984年的中五畢業營,二人尚未正式過『電』— 『高高瘦瘦』的陳熙 與 「有氣質、幾靚女」的庾玉玲,後者特意站在石頭上與前者並肩合照。

各位請鼓掌! 兼來一個『耶穌』光,陳熙(下稱『熙師兄』)與庾玉玲 (下稱『Doris』)進入會客室了, 他們可能是荃官歷史上唯一一對成功締結姻緣的男、女總領袖生配。

『Please be seated』,然後,拿出你的同理心,Prick up your ears, 他們作為曾經為學校及同學們無償服務過的一對『大義工』, 雖有錚錚仙骨,但畢竟與你們一樣只是凡人一對,都有七情六慾 — 上世紀1979到1986的七年間,其風光背後又有幾多歡笑掙扎、與淚輕彈?

 

怎麼開始的?

中一時兩人雖不同班,但被安排一起上體育堂。熙師兄托一托眼鏡說:『偶爾放學後會在荃灣大會堂後的巴士站遠遠地打過照面,覺得這個女同學蠻「靚女」! 』Doris這邊廂聽後莞爾一笑,『年輕時,我比較欣賞男孩子讚賞自己「有氣質」,總覺得男孩子只看外表沒深度! 現在?可能年紀大了,孩子也大了,竟很受落丈夫這麼多年後才吐出這花俏詞。』

他們在2A和3A時同班,並曾是3A班的男、女班長。但分工太清晰,大家客氣地視對方為拍檔,甭說有過電的機會。『他高高瘦瘦、作事進取果斷,有同理心,說話有感染力,能凝聚一班志同道合之士,是天生的領袖。所以到最後他能當上男總領袖生是預料之內的事』;

『從中三起到中六,她一直任女班長。Doris做事有計劃、有條理,擅長快人一步預測並且管理危機。而且人緣好,八面玲瓏。是女總領袖生的不二之選。』好,起碼互相欣賞, 並且找到協作補位的默契。後來中四時二人文、理分班。為何一直沒過電? 一個說,『她好像很聖潔的!』另一個說,『他好像有很多女粉絲。』哦,明白了。兩位都是『如同活在天上』的小仙輩,只可膜拜不可褻玩。

中五時Doris找人寫紀念冊,第一位就找上鄰班的熙師兄。外人覺得很平常的一件事,Doris作為女兒家卻顧慮多多(明顯是心有『鬼』?)。熙師兄寫好了,Doris一看文首未看內文已差點氣得昏死過去,因為對方竟寫錯了她的名字為庾玉『珍』。你光火是因為重視他?甚至有點喜歡他?Doris微笑點頭道,『當時還不至於,但現在回想,應該是潛意識裡有那麼的一點點吧!』

 

這段感情的轉捩點在什麼時候?

中五放榜,Doris憑優秀的成績回母校直升中六,但她旋即聽到熙師兄的成績踩線,由深感惋惜到擔心起來,到後來知道對方可回校直升,她才放下心頭大石。『我自己六神無主之際,她逕自走過來表達她的關心,為我打氣。』熙師兄說,『她離開時回頭看我一眼,她的背影很美。那一剎,我為有女孩為我擔心而心感幸福。』

(上) Doris的其中一枚『女班長』別章; (中)二人的『男、女總領袖生』別章;(下) 二人的『領袖生』別章,都是存了二十多年的『古董』暨人生光榮印記。

升上中六後,背著兩項公職的熙師兄似乎投入更多的時間去履行『學生會主席』的責任,多於樂享『總領袖生』的光環,『作為末代的委任制學生會主席,我深感任重而道遠,一方面以學生和整體利益的角度協助潘仲琪老師鋪墊下一屆間接民主選舉的章程和細節,另一方面也爲了讓學生會的認受性和歸屬感得以彰顯,我與團隊夥伴們需勵精圖治 — 對外,我們突破性地拉攏了同區的(男校)聖方濟中學和Pope Paul (保祿六世)中學在荃官禮堂舉行聯校聖誕節舞會,當晚更有現場樂隊伴奏。之後還有很多零星的聯校活動;對內,我們的團隊(特別鳴謝好兄弟姐妹們包括宋月梅、周耀棠和彭海燕等)碰撞出很多Brilliant Ideas,包括設計了SA標誌並延伸出很多精品,如書包(有點像修道院的感覺,即名嘴蔡瀾常用的休閒和尚袋的款式)、紙鎮、單行紙及鎖匙扣等,結果同學們熱情的回饋和購買給我們整個團隊一個美好的回報。通過這等活力澎湃的舉措, 學生會不再予人很Dry和冷冰冰的感覺。』熙師兄有份鋪墊的下一任學生會開始採間接委任制;直至很多年後荃官才演變成同學直選公投。

那邊廂的女總領袖生Doris,則兼任梅社社長。二人在總/總公職上需要碰頭在所難免,在Prefect Room的Prefect Diary是領袖生們之間的Hand Shaking (內部交捧日記簿),偶有匿名信息調侃兩人疑似走在一起。

攝於1985年的荃官後花園,一班當年的領袖生是眾多學弟學妹的楷模。陳熙(前蹲者)和 庾玉玲(右三)後來脫穎而出成為男、女總領袖生。

熙師兄有一天問Doris,『他們說我們開始了,有沒有需要澄清呢?』是言者無心又或是下三欄的試探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但Doris當時的應對則彰顯了秀外慧中的功力,『噢,是嗎?我都沒當一回事,你放在心反倒無私顯見私』— 當然,朦朦朧朧地,二人總有一些相處片段大家心照不宣,比如有一次二人在『荃興餐廳』的那一杯可樂,女的喝過後男的大咧咧地接著喝 — 幾十年後的今天,夫婦倆各自拼湊著當年的這件曖昧事,竟如釋重負地呼了一口氣望著對方,『哦,我當時以為是我自己敏感,原來你都記得這一幕……(兩人逕自轉頭盯著我)多謝你讓我們理清了一些陳年舊事。現在回想起來,也說不準什麼時候開始靠攏一起。所謂愛情,也許,不如曖昧。』哎呀呀,現在明白什麽叫『悶騷』了吧?

 

1985年的『逼宮信』確立戀人關係

攝於1985年初級領袖生夏令營,熙師兄與Doris以總領袖生的身份出席, 恭敬地站在訓導主任潘仲琪老師(中)身邊。

85年的中六暑假,兩人以總/總的身份出席假烏溪沙舉行的準初級領袖生夏令營。晚上十時後,待所有日程完畢後,夜涼如水,穿著便服的二人難得心寬有興致,穿著拖鞋、帶著從營地拿來的床單鋪在沙灘上,然後席地而坐,大家都放下平日的客氣和『官樣』,第一次這麼近地一邊曬月光,一邊來個深度溝通……當晚二人在月光下整夜無眠;道別時,Doris發揮了其天枰座不平則鳴,矢志追求公道、公正、公平的狠勁,把預先準備好的一封信交予熙師兄……

對, 那是一封『Show Hand(大曬冷)』加『攤牌』信,大意是 — 你,或許認同朱自清的那一套博愛主義,無意識的讓自己做感情豐富的「花王」,也無意識地點著太多火頭。但對不起,我是庾玉玲(不是庾玉珍),我,不喜歡玩曖昧,更不喜歡成為你云云女生中的其中一個。愛情於我是一生一世,要認真、清晰,不可含糊,也容不下一粒沙子  — 那天陽光很毒,射得人背脊也發麻,屬於雙魚座、一向感情世界波瀾壯闊的熙師兄只記得一個人傻乎乎地坐在夏令營的樓梯級看著這封信,心又歡喜心又愧疚,對矮自己近一個頭、看似弱不禁風的女總領袖生不禁肅然起敬,初則汗顏,也油然 …… 生愛。— 熙師兄,Please Stand,(來一個Spot Light狠狠地照射著他)坦白從寬, 雖說哪個少年不輕狂,你對這封『逼宮信』所指責的又有何辯駁?

攝於1985年初級領袖生夏令營,Doris(站於第一級樓梯)、身後的熙師兄與新一批的初級領袖生相見歡。二人微笑的背後卻正醞釀暗湧,Doris稍後發出『逼宮信』, 而熙師兄也是在身後的樓梯級看該信後決定與Doris走在一起。

『說實話我肯定不是Doris所想像中的那位「花王」,但她也沒有說錯,我的確跟好幾位女生的合作關係是似乎……緊密了點,容易招人誤會。明顯的這是一封勇敢的表白信,我作為有肩膀也早對Doris有點意思的男生,是要顧慮到她的感受。』熙師兄頓一頓,繼續道,『我認真的考慮了幾日,決定要當機立斷,為了自己、也為了她,在未來的日子要杜絕一切曖昧的人、事和行為。現在回想,這也不是一封純粹的「逼宮信」— 不過,它的確有能耐把我們「固」「定」在一起。』

『礙於雙方的身份,在校內甚至在放學後,只要是穿著校服我們都得發乎情止乎禮。或有老師和同學對我們的戀人關係心照不宣,但一直以來我們對關係的處理節制而低調』Doris微笑著望著丈夫說,『拍拖趣事?簡直乏善足陳。甫踏進中七,大家的首要任務是要準備應付大學試。每週熙師兄在綠楊新邨替學生補習後會走路過來我石圍角的家樓下等我, 但他正氣有餘,甫談兩句就扯到要同心努力考到大學(笑)。』

攝於1986年的荃官後花園水池,兩代領袖生交捧儀式。熙師兄 (後排右2)與Doris師姐 (前坐左4)薪火相傳地交捧給下一屆接力。而該水池及背後的壁畫已成歷史絕響。相中人你又認得誰與誰?

總領袖生的定情信物:熙師兄用補習賺回來的辛苦錢買來一對狗寶貝,以搏一向喜歡狗公仔的Doris一笑。Doris一直把這對寶貝珍而重之。

至於最難忘的定情禮物? 『我一向喜歡收藏狗公仔。有一回,他在來我家的路上看到一對老虎狗,一大一小的,他二話不說就用補習剛發的工資買下來送了給我,我心中有數他做補習能賺多少,故此我一直把這對狗寶貝珍而重之存放到今天……此外,他買了一支他自己很喜歡用的鉛芯、鉛子兩用筆給我,哎,他以為我們一人有一支情侶筆就是很溫馨窩心的舉措。(你不喜歡?)你明白嗎? 那支筆對女孩子來說,未免有點男性化,也相當「笨」「重」。(那你有用嗎?) 有,當然,一邊嫌棄一邊樂用。到考試的時候我會轉用輕盈一點的筆,哈哈。』

 

結果呢?後荃官的拍拖生活進入直路?

Doris順利考入香港大學社工系,而熙師兄也攻讀心儀的理工學院機械工程系。甫進入大學,二人刻意地各自洗底, 放下當年總領袖生的光環和身段,融入全新的生活和陌生的人群裡。『我們對這種落差非但沒有不適應,相反,不再活在放大鏡下的新生活令我們可以專心求取知識,無慮地結交新朋友,擴寬說話和思維模式,樂享做平凡人、作平凡事。原來「輕」和「鬆」可以是那麼的寫意。以往在千人之上,現在則追求舒適平凡、活在當下。』

大學畢業後三年,於1993年3月,『熙』『玲』戀終於開花結果,穿上婚紗與西服的Doris與熙師兄郎才女貌。

之子於歸,穿上傳統裙褂、嬌憨動人的Doris下嫁穿著西服、玉樹臨風的熙師兄,締造了(可能是)屹今荃官史上唯一的男、女總領袖生配的大好姻緣。

大學畢業後三年,於1993年,機械工程師(熙師兄)正式迎娶女社工(Doris)。打動Doris芳心的,除了是認識十四年及拍拖八年的細水長流,還有熙師兄為求婚而刻意安排的那束鮮花 — 是當年最時興的新加坡入口的玫瑰花,而且Size Does Matter,共99支美不勝收,嬌滴滴的Doris收到時激動得捧著一整天也捨不得放下。『婚後一如所料,他絕對是稱職的丈夫和爸爸,但在送花這一環節上,他則不進則退。』Doris笑著看一看丈夫,『那99支玫瑰原來是我從他手上接過的最後的一束鮮花﹗』

Doris於港大畢業後任全職社工。直至近年兩位公子長大了,她希望可以集中多點時間照顧孩子,便轉而在理工大學擔任(半職)實習社工導師的工作。至於熙師兄,自理工畢業後成為機械工程師,曾為多間商業及政府機構包括機電工程處及渠務處等任工程師。

 

對孩子有什麽期望?

光陰似箭,他們的孩子轉眼間已分別16歲和13歲,其中一位更就讀荃官。兩人意識到孩子開始步入青春和反叛期,卻沒在意頭上早被『挑染』了幾條銀髮。

攝於2008年菲律賓的闔家旅行。以熙師兄為『總舵手』的一家四口笑得多寬懷。偶爾二人因為育兒方法起爭執,Doris笑指『他嚴格而我可能嚴苛』。

攝於2010年台灣南部闔家旅行照,兩人意識到孩子開始步入青春和反叛期,卻沒在意頭上早被『挑染』了幾條銀髮。

 

 

 

 

 

 

 

 

 

陳家一門雙傑 — 哥哥陳熙乃1985年的荃官男總領袖生暨學生會主席;妹妹陳蓉是次一屆的女總領袖生暨理科班尖子,後來遠赴美國升學,畢業後在當地落地生根。攝於2010年6月,哥哥遠赴美國三藩市探望摯愛的妹妹。

兩位公子有否盡得兩位『老總』的功力及真傳? 熙師兄搖搖頭,『我和Doris相信人各有志,勉強沒幸福。其實每一年學校只產生一對總領袖生,因緣際會,資質還需加上機遇和人和;就算做不成還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可作,天生我才必有用。與其成為機關算盡的直升機父母,我們更關注一些基本道德教育和核心價值觀的培養。有時看見他們連基本自理能力都好像比我們那一代的強差人意,我們會擔心、甚至痛心、繼而愛之深責之切;但有時又被他們的小聰明和窩心說話逗得哭笑不得。在拿捏寬與嚴之間沒有最好,而只有更好 — 我們尚在摸索和進步中。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我們固然感恩總領袖生這崗位為我倆的中學時代帶來可一不可再的寶貴經驗,但同時我們也付出沉重的機會成本,遺憾少了很多同年學友最肆意樂享的基本權利。小孩子能圖個啥? 從平平凡凡、跌跌碰碰中學習、在春春期帶點倔強甚至有點棱角其實也無大礙,反正都是成長的一部分,所有的回憶和跌碰都彌足珍貴……。故此,可以的話,我們沒意識要作這種公職上的薪火相傳,只要他們對社會、對家庭、對自己有擔戴就功德圓滿了。我們的路坦白說一點也不好玩,也不好走,實在沒必要去勉強他們走我們走過的路。』

 

繼續宇宙最強俠侶

Doris接上:『我衷心感恩丈夫一直愛護著家庭更甚於自己的生命,由拍拖、籌備結婚、買這房子到一手一腳弄裝修,他一直是這家庭的大佬暨總舵手。從小到大他都很重情與義,有時甚至為此而吃虧,我從以往的心疼和忍不住強出頭插手,到這幾年開始學習退居幕後,默默地相信及支持他所作的決定,我發覺自己越發欣賞他 — 這不就是我當年喜歡和選擇他的原因嗎?自兩個孩子出生後我或許不經意地把精力都一股腦兒灌溉在孩子身上,而忽略對丈夫的照顧。難得他也深明大義,這令我更加歉疚。偶爾我們會為教育兒子的方法起爭執,他嚴格而我可能嚴苛(笑),但最後我們冷靜下來,會一如我們做總領袖生時的相處模式,首先會坦誠說出自己的底線,然後夫婦倆協商較好的對策。有時我們會相互調侃鼓勵,「Hey, 庾玉玲, 沒事吧你?你有什麽風浪沒見過?喂,陳熙,你不是這麼容易就被打倒吧?」現在?轉任半職後,我可以騰出更多的時間給予他們父子仨。打造宇宙最強俠侶?No Way, 讓家中的男人們樂爽和威武起來吧,我更樂意做他們背後的小女人角色。』

在職場上和在家庭裡, 擇善精練的熙師兄和沉澱致遠的Doris,不就是當年校訓Integritas(誠正達仁)精神的延伸嗎 ?

2012年5月底,我以會客室室主的身份登堂入室。他倆在愉景新城的愛巢與母校荃官只是一街之隔。剛剛裝修過的家, 有相當大的空間預留了給兩位公子擺放著在各類公開比賽所獲得的獎牌。口雖沒說,但看著下一代南征北戰的金光閃閃的獎牌,兩位還是喜不自禁的。反而他們的定情信物(那對老虎狗)和當年叱咤風雲的總領袖生別章,則被擺放在毫不起眼的地方。似乎放下往昔的華彩光輝,是爲了造就更多空間讓未來的棟樑更加瑜亮相輝。

『我們見證了兩代校長的風采 — 中一時是英籍女校長Ms Stead (施雪娜女士), 還記得這老外校長在Farewell Party上,她刻意穿上其在任時親自改革的女生校服裙「謝幕」,貫徹她一貫開明親民的形象;中二時來了華任復校長,傳統公務員出身的他,對紀律和校風的重視是家長式的嚴謹 — 感恩兩位作風大相逕庭的校長,給我們在人生的初階奠下很多影響深遠的人生哲理和處事方式,其鬆弛有致,恩威並重之間的平衡,到我們後來晋升至總領袖生;— 及現在身為兩子父母,都畢生受用。』

攝於2012年,荃官學校管理委員會(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核心委員合照,庾玉玲(左四)和時任副校長馮李鳳蓮萬綠叢中兩點紅,是唯一的兩位紅粉成員。現任校長黃業祥(前坐左二)和副校長陳耀明(後排右一)也是當然的學校代表。(鳴謝荃官羅Sir提供照片)

Doris近年來爲了貼身撫育兩位兒子而轉為半職,更利用『家』餘時間回饋當年母校的栽培。身為荃官校友會副主席及學校管理委員會(School Management Committee)委員之一,其中的後者會師校友會、家教會、老師及教統局代表等,旨在提升教學質素以達至有教無類,同時鼓勵學生有平等機會和榮養他們的成功感。在一大堆精練的男士代表中,蕙質蘭心的Doris集母親、校友、社工及別人的女兒等多角度新思維,常給予最有益而又建設性的意見。

 

熙師兄補充道,『感激Doris每一天都為我及孩子開工24小時,特別是幾個決定性的人生重要關頭,常對我和孩子當頭棒喝,透過小小字條或小信件、這才是包容才是愛,用女總領袖生的蘭質和能耐,把我們及家庭撥入正軌。而畢業後的同屆同學聚會活動,Doris總被大家推舉做聯絡人兼管『數』(財政)的,她本身就是一面個人品牌。』台上威武冷靜、叫慣『School Stand!』的前男總領袖生,在台下娶了這『個人大品牌』暨前女總領袖生,『悶騷』而相濡以沫近30年,誰說『總/總配』是可遠觀而不可近處?

攝於2012年春節,身為荃官校友會副主席的庾玉玲(前排右二)協助校友會主席鄧偉棕(後排左三)統籌春季會議暨『南生圍新春團拜盤菜宴』。當年乃陳熙和庾玉玲小Fans的會客室室主陳銳強(前排左一)也是與會者暨該次校友會活動協作者之一。(鳴謝Henry Chow提供照片)

 

由來最幸福的不是前半生如何少年得志、雙雙當上千人老總;反而是下半生能如此這般地風雨同路、肩並肩地薪火相傳;而在那被生活『挑染』了的幾條銀髮下和眼鏡背後,我看到他們沉澱而堅毅的眼神。這對曾經的總領袖生,在其孩兒及會客室室主的心目中,至臻寧靜而致遠,是永遠的宇宙最強俠侶。


 

 

後言(2013年2月更新):

2013年情人節,天很闊,湖很寬,剛與愛兒暢遊台中回港的陳熙/Doris庾玉玲(上圖右、中)這對前荃官男、女總領袖生俠侶,喜與會客室室主陳銳強(上圖左)相約南生圍,為半年前刊登的這篇訪問補拍合照,補其『缺』而圓滿下幕。

事過,茶雖涼,未至於不吐不快,但猶有餘韵,趁天晴朗而心舒懷之際娓娓道來……

去年(2012年) 9月1日發佈熙師兄 和 Doris訪問之時,曾錄得連續一周點擊率日計達200人,筆者也收到認識或不認識二人的海、內外校友(遠至美加、澳洲、泰國、印度、馬來西亞、新加波、台灣、中國內陸等)的emails,表示深受二人的故事所感動,也順道抒發對母校的懷念。無言感謝各位的錯愛和來信,我會轉交予二人。

然而,此訪問的出版日適逢遇上『MNE(德育及國民教育科)』風波在風眼之際,正反雙方各持各的道理的當下,有幾位強烈支持撤科的校友,竟在此『校友訪問評論區』隔空要求熙師兄 和 Doris師姐公開表態支持與否? 兩位前總領袖生本來就生活低調無憂,卻拜筆者一而再、再而三『請出山受訪』所『害』,真是應驗了港府話『無啦啦有噠喇』。Doris師姐最是無辜,不去打麻將shopping、賺正財偏財或乾脆在家做個闊太太啊好媽媽啊、或撈個大學校友會幹事或屋村自助委員會勞雜子之類 …… 都起碼可以沽名釣譽,卻拿苦來辛做個荃官校友會副主席暨學校管理委員會校友代表,沒丁點油水撈之餘卻要出錢、出時間、出心思,還要被人公然指指點點? 請大家別介意我強出頭,作為會客室室主,我當仁不讓要保護被訪的嘉賓,也謹在此向低調沉實的夫婦倆『撒個lum(Salute)』。

事實上,作為兩子之母的Doris師姐對這議題當然心有立論,但礙於在校友會的半公職身份,需要耳聽八方並持中立立場,但你是法官你是她爹你是誰?人家對MNE的立場爲什麽一定要告訴你? ?還硬要在筆者的主場公開告訴你???誠然,Doris師姐在收集了發聲的意見後,已優雅地表了態 —我佩服Doris的風骨和作風 — 我們可能認同或不認同你的意見,但我們會誓死保護你的發聲權利之餘,也請你參透神劇《天與地》的金句真髓:『和諧』不是100個人都講同一句說話,而是100個人講100句說話之餘,仍然能互相尊重。

同樣地,作為大義工、沒有子女在荃官就讀復沒有利益輸送關係的筆者,我曾為這對受訪嘉賓被這樣地公開吆喝而心有所憾,於是我曾逐個寫信予在我的主場『逼宮』留言的讀者,爲什麽不在特闢的網上專區(『校友網/討論區/德育及國民教育(MNE)』)發表相關意見,而偏偏選在『校友訪問區』發表對MNE的意見呢? — 因為就算在網上的Forum論壇,也網有網法,區有區論,以群組為討論基礎 — 你不會在飲食煲湯專區搭訕談論購買嬰兒衣服的Dos & Don’ts,也不會在營養/養生討論區裡插嘴批評CY Leung。

熙師兄 和 Doris師姐,雖事過,但我要澄清,並且讓你們知道,以及順帶向其他將會陸續進入會客室的夫婦或個人派派定心丸— 原來啊 —

  1. 經我不厭其煩地查問後,大部份曾留言的校友,當獲悉知道Doris和我對MNE的個人立場後,回應表示:對不起陳師兄,也請代向他們夫婦倆轉達我們確無意冒犯,事實上當時也不知道有『討論(專)區/德育及國民教育』,以後會直接在那專用區發表對該議題的意見。
    .
  2. 有一位回我:一筆還一筆,我佩服兩位前總領袖生是一回事,但我又不認識他們,所以沒感覺啵 …… 另,我只關注MNE話題,你們與其花這麼多時間搞這些訪談, 倒不如關注一下國民教育吧!比如訪問一下校友『張銳輝』(通識及德育科icon)啊? (我的回應:什麼時候,校友訪談和國教之間,兩者只能活一個? …… 好啊,雖然我沒收過你『大小姐 』和『大阿哥』的錢財,我本人公私兩忙也無特定義務要以你為公轉目標,但於人情上,我反而對自己承諾,不要在風眼位抽水吧,待風頭火勢過後,而張師兄有時間又願意的話, 我一定連哄帶騙,請張師兄入會議室。嘿,好戲在後頭,大家不妨拭目以待吧 !)
    .
  3. 還有一位(我得到他同意開名的是)Long Wong 校友,他竟說:我知道有『討論區/德育及國民教育』專欄啊,但起初我Post呼籲在那裡沒有人回應,所以我乾脆遍地開花,就挑你這個多人看的專欄下筆。 呢?你看,這不就馬上有反應嗎?— Wong 同學的曲綫讚美令筆者啼笑皆非 — 當然,我心又喜心又驚,我雖未必同意他的部份觀點和方法,但很欣賞這位校友對母校的關心、以及為這事付出的時間和心力,就算未有讀者『點訪』他,我正考慮請他入會客室『公審』和『被審』,讓他盡訴心中情。你們說好嗎?
    .
  4. 最後,有一位離任的校友會幹事曾在飯局中說,其實你這篇和那篇的Couple故事都是大同小異,都是Head Boy、Head Girl或House Captain的故事,不但老掉了牙,還令我這等普通人沒有代入感,不如訪問一下一些普通TWGSS的校友(是你嗎?)…… eh! ……又或離校的老師和校長,不是更生活化更有意義嗎?我又想起上述那神劇的經典『和諧論』對白,於是,我的回應是:
  • 雖然你的『都是大同小異……不如……』之間的邏輯好像銜接不上、不大靠譜;又或者套用大哥你的邏輯,雖然你我每日都會刷牙(新牙或老掉了的牙)、洗面和洗澡,難道我們就因此從明天開始不會重複如此這般的大同小異嗎? 當然,爲了怕你嘮叨和嫌悶,我為人為己,不但會定期換換新牙刷(比如超聲波電動型號的)、還會用新口感、新配方的牙膏和新味道、新顏色的沐浴露 …… 對你的順口批評,我們編輯部會虛懷若谷,當做前進推動力,當然不會因為你那幾句無心快語而動氣以致原地踏步 :)
  • 其實,『人性』以及『情感』(愛情/友情/感情, 特別是回憶裏面的),自古以來就是太陽底下、古今中外的影視、歌曲、文藝作品的主旋律 …… 所以,我反而衷心感謝那些肯豁出來為校友網分享的個人及夫婦,你或未必認識所有的人物,你或未必歡喜所有的故事,但如果你能靜下心來,你或會驚然發覺不同年代的荃官人,穿著同一套的校服,竟有這麼多的異和同,以及那麼多的可歌可泣之命運定數、軟弱歡笑、人為造就以致百練成鋼,而他們之間又竟有那麼多的縱橫交錯,從不同角度和力度陪伴荃官走過50多年 …… 所以,下一次在公眾場合,你不必嘲笑更不必『給力』我這傻贛的愚公,但請你為肯進入會客室發聲和分享的校友鼓掌,因為他們比你和很多人勇敢。
  • 另外,我其實已經找了『死肥仔』、『排球小花』、『窮師兄』、『運動哥』、『不能從荃官直升大學的前警務副處長』、『大眼妹』、『肥妹仔』、『華探長』等入會客室,還有更多的校友和師長,給會客室一個機會, 還校友網一個奇跡……
所以,熙師兄 和 Doris,還有一班默默耕耘的校友網站的大義工仝人們,包括Ryan 沈政、Jean 謝玉鈿、Perkins 何居理、Teresa 沈于龍,容許我給你們一句祝福 — 加油啊,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 還有一句不中聽的事實,呵呵,努力準沒錯,但 — 認真 — 你,便輸了!

情定荃官 – 荃官夫婦逐對捉
自爆或舉報熱『貓』: ykchan10@gmail.com

給我們會客室一個機會 還那些年一個回憶個人的或集體的回憶,從來都是歷久而長青的。那一段青蔥歲月 因為你的分享 將永紅不敗,而荃官會因為你的分享,將持續薪火相傳,擲地有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