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究」抑「放下」

2012-08-27 【轉載自頭條日報】

菲律賓人質事件,剛過去兩周年,死者家屬及倖存人質均希望向菲國索償,以討回公道。

筆者始終認為,追尋公義是一回事,但在法律層面上能否有效索償,卻是另一回事。菲國政府在此事上處理失誤,在本港已有公論,但如果以是否得到賠償而判定公義是否得到彰顯,則未免差之毫釐。

如要提出索償,首先要考慮的,是在何處提出?是根據香港法律還是菲國法律?如果要在菲國根據菲律賓法律索償,就要聘請當地律師,有可能是隔山打牛,難於管理。

其次是向誰索償?如果是槍手門多薩或其家人,肯定無力賠償。如果是菲國政府,就算以香港法律原則分析,已是困難重重。例如菲國此次失誤,算不算「疏忽」呢?而且,就算處理沒有疏忽,也難保槍手不發難,因此不能確立因果關係。

再說,政府在執法時,其行為可能免受法律追究。例如每天發生不少天災人禍(以花園街大火為例,屋宇署及消防處有可能監管不善),也不能向有關部門追究。

可見,法律追究並非易事。實際方法,只能從政治上給予菲國政府壓力,要求其道歉或作法律以外的特惠補償。觀乎菲國總統的態度,有關要求未免緣木求魚。就此而言,特區政府其實能力有限,而要中央出手,又規格太高。筆者認為,「放下」可能是最後出路。

執業律師
鄧偉棕
hermanwctang@gmail.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