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輪診

陪老爸到政府醫院例行覆診,預約時間是3時,按經驗,我知道未到4時都不會輪到見醫生,但我依然準時到達,因爸爸是心急老人,3時不見我定必奪命追魂,call到我暈!再者,我也樂得藉等候時間和老爸聊聊天(平日他總沒耐性維持較長的對話)。是以,我們早已習慣像這天一樣,在熟悉的輪候室與另外百多名病人一起等待,以及閒話家常一下。

插圖提供:Kitkat

不過這天發生了一段小插曲。閒聊等候之際,我身旁響起一把憤怒的聲音。一個三、四十歲的女人在向醫院一位阿姐發難:「我拿著3時的籌,現已是3時45分,還未到!我要去銀行,卻不知道輪到第幾號籌而不敢走開!我1時45分已經來到,現在還在等!」

醫院阿姐禮貌地向她解釋比預約時間早來是無用的,並告訴她醫生們現正在看2時半的症。

女人更怒。「2時半?你們做事可否改善一下?有點improvement 好嗎?設一個display 不就清清楚楚,讓人好預算時間了嗎?」我不知道由全中文措辭至中英夾雜這個轉變,是因為她一激動就會說英文,還是因為感到這樣比較能威嚇對方。我只見阿姐聽得開始有點迷惘,並指指女人身旁一塊展示板。女人沒理會她,繼續駡駡駡駡。

阿姐指著的是一塊白板,醫院職員定時更新上面的資料,寫上現在診症至哪個時段第幾號籌,旁邊並有一個列表展示整天各時段共有多少個症。

我見女人似乎對這裏的運作不大熟悉(從她以為早來便可早見醫生可見一斑),便向她指指那白板,說:「其實你要的資料在這裏。」沒料到女人怔一怔後,老羞成怒,怒目相向然後輕蔑地說:「哼!你不是真的相信這些資料吧?要他們弄個電子 display 真的有那麼難嗎?」

這一下我被其橫蠻的態度惹惱了,心裏想,若你硬要不信,再多幾多塊高科技顯示牌你都不會信吧?但我懶得跟她糾纏這些,只冷冷地說:「我只是想向你指出這裏確有display system 而且一直有keep updated而已。請你別再留難這位小職員!」我必須承認,這中英夾雜的措辭是刻意而為的,因為看不過眼對方持勢凌人。我並非覺得公立醫院的輪候制度沒有改善空間,只是認為要投訴,內容也得合理,亦要找對對象,向弱者開刀並非君子所為;雖然我這個用「語言霸權」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行為,本身也並不君子。

女人住了咀,不忿地看了看展示板,繼而轉移目標,不再針對阿姐,向自己的親人嘩啦嘩啦地抱怨原來在他們之前尚有近百位病人。

我心想,若這個女人不是盲目迷信科技,若她願意打開心扉敏銳地觀察週遭,若她願意不恥下問先向阿姐查探一下,也許她早在1時45分已可以去銀行,現已辦完要辦的事回來,可與家人安心輪診。

陳玉蘭
2012年8月31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