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人,非教書

做戲劇教育的人,大抵都會聽過英國戲劇教育家Dorothy Heathcote的名字,也無論自覺或非自覺,都會涉獵過她的教學方法,蓋「過程戲劇」、「戲劇教學法」、「教育劇場」等重要實踐,都深受Heathcote的理念和方法影響,而當今世界各地知名的戲劇教育家,許多都做過她的學生。

初接觸到她的名字,是修讀碩士班的時候;我的兩位啟蒙老師David Davis 和Eileen Pennington都師承Heathcote。我從老師身上開始認識Heathcote,初接觸她的教學方法固然令我眼界大開,但予我更大影響的,卻是她的教育哲學。那時候,我還未知道她是舉世知名的戲劇教育先鋒,只知道從她的文章、她的實踐方法中,獲得許多啟發、湧動,感到當中有不少東西猛烈連繫著我的心靈。

Heathcote的著作中其中一句予我深刻提醒的,是當她被問及她教什麼的,她的答案並非「教戲劇」,而是「我教孩子的」。看似簡單的道理,但她就是那麼一針見血地道出,教學並非「教書」、「教學科」,是「育人」。

同樣地,Heathcote視教師發展為育人的過程,認為教師要追求卓越,就必須真誠待己,懂得檢視自己的生命歷程,忠誠地對待自己的感覺和狀態,因為「教學工作需要我們全心全意地付出自己,所以我們自己必須完整,也必須懂得徹底地認識自己」。她認為社會上需要意志堅強、身心完整的人去做教學工作,以抵抗僵化的教育制度──一個只懂得強調學生的無能感、恐懼、疑惑、錯誤,忽略個性的建立、探索過程、從錯誤中學習,以及貢獻社會的能力的制度。

年邁的Dorothy Heathcote在去年去世。剛在七月參加的一個戲劇教育會議中,有一個紀念她的環節,當中她的學生提到在Dorothy的飯廳中和她邊喝紅茶邊討論教育的情景。這並非我第一次聽到這個飯廳的故事。我的Eileen老師告訴我,年前她在執拾家中舊物時,找到一批Dorothy多年前交給她的筆記,由於Eileen老師已經退休,便問Dorothy想怎樣處理這些筆記,Dorothy著她交回給她。Eileen老師把筆記拿到Dorothy家,兩人在飯廳裡談天時,Dorothy一邊翻閱筆記,一邊反思著自己的教育哲學如何一路走來。縱然她已經被放到「殿堂級」位置,但她並未有一刻停止過對自己教學工作的反思。

Dorothy去了,但我相信在那個飯廳中孕育出來的思維、信念,將透過她的學生、她學生的學生,繼續承傳下去。

陳玉蘭
2012年9月22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