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樹俊 – 1975. 樟社

— 當年的樟社社長; 今天從警務處助理處長邁向更豐盛人生

會客室『Was Beautiful then, NOW I am still Gorgeous!!』 (3)
會客室室主
陳銳強

羅天柱師兄(上期會客室嘉賓, 右3)的新診所開幕日,一班熱心的1975屆舊同學冒著風雨前來祝賀,包括本期的嘉賓謝樹俊師兄(右2);而『非75屆』的人士包括久違的李鋈鎏副校長(任教荃官1966-1989年)伉儷(右4及5)及會客室室主陳銳強(右1)。

在羅天柱醫生(上兩期的會客室嘉賓)位於佐敦的新診所開張日,凌晨還掛著8號風球,早上雖下了去3號波,但仍然風雨交加,遍地澤國,原本答應出席新張茶會的荃官老同學們卻一個也沒少,都拿著濕漉漉的傘子、笑意盈盈地在中午後魚貫拾步前來道賀。

那一個年代的舊生普遍都有一個特徵 — 挺長情!一時間室外風球下了, 而室內放晴馨香 — 在這班熱心的1975屆舊同學中,我看到了『他』,儘管低調地湮沒在人群中,但眼睛炯炯有神,五十多歲的壯實熟男,舉手投足間流露著精練沉澱,我估計『他』一就是從事演藝事業,一就是從事紀律部隊工作……

結果? 有『中』也有不『中』,『他』曾於荃官1976年社際戲劇比賽獲得最佳男演員獎,亦是當年的Music Prize(音樂學科獎)得主暨樟社社長。俱往矣?數風雲人物還看今朝?今天他是荃官從事紀律部隊的校友裡官至最高級別的大師兄 — 退休前曾任前港督的『保鏢』及副官,更官拜至香港警務處助理處長級,也是香港警察學院的榮譽顧問。年初才從聲譽顯赫的『處長級』位置退休,他卻旋即開展動感豐盛的人生的另一章。在風雨飄搖的這個下午,我們雙方因荃官這招牌而結緣,『他』是謝樹俊師兄 (下稱『俊師兄』),一位非常Gorgeous(集英、正、型於一身)而富有親和力的荃官校友。

 

Was Beautiful then?荃官時代有多『美』『厲』?

攝於1974年荃官陸運會,中四的謝樹俊身為Sports Captain,正彎身整裝準備出賽,最後他一舉掄元當年的100米及200米金牌。

俊師兄在荃官渡過七個青春寒暑(1970 – 1977)。時值荃官創校十年,加上開明的英籍Ms Stead (施雪娜女士)為女校長,他一直都是既讀(書)得又玩(課外活動)得的那一波尖子學生,被老同學們形容為既Man又Cool爆的『運動哥』在同學圈子裡算是身心早熟的小老人,在中六那一年的社際戲劇比賽,就被理所當然地編排做『窮人爸爸』的角色,因為入型入格,『我外形老成壯實,做不了兒子就做爸爸的角色;至於「窮」?也可能有點兒生活體驗吧!』結果他順利掄元當年的最佳男演員。

正如施雪娜校長所寫的畢業推薦信般,荃官時代的俊師兄是文瑜武亮,一方面他是生物學會的會長;曾得過書法比賽亞軍;在音樂方面也發熱發光,曾代表學校參加校際音樂節的School Choir及Duet項目,中四更摘下當年的Music Prize(音樂學科獎)。另一方面,他自小無心插柳地習武;自中四起,他擔任社際Sports Captain(對,你沒猜錯,就是那位四處苦口婆心、威逼利誘社員參加社際水、陸運動比賽,最後還需以身作則落場『湊數』的那種有血有汗的偉大人物);他游泳、網球、足球樣樣精通; 不但在校內贏得100米和200米賽跑金牌,更連續3年代表母校參加校際4 X 100 接力邀請賽;最後俊師兄更成為樟社社長(Camphor House Captain)。他,理應是當年的萬人迷?

 

『冷』『靜』的折翼天使不卑不亢,成長自求快樂

攝於1976年荃官有蓋操場,『運動哥』謝樹俊(右1)與同學們一起笑得開懷,有點像年輕時的周潤發和陳錦鴻混合版。

看舊照片裡的俊師兄有點像年輕時的周潤發和陳錦鴻混合版,但他或許早出生了幾十年,空有天生迷人的笑渦和運動細胞,卻還不算是那個年代女孩們的白馬王子。除了非常深交的那一波人,俊師兄給大部份的同學的感覺都是不拘言笑,特別的『冷』和『靜』。出自單身家庭的俊師兄,事實上有太多不快樂、笑不出的理由或藉口,當然也有更多要爭取快樂的動力和渴望 — 9歲的時候,其父親搭上第二個女人,賢淑堅忍的母親甚至帶著包括俊師兄在內的四兄弟姐妹,去啟德機場送別其變了心的丈夫和他的女人上機移民。然後?飛機在頭上飛走了,訓練有素、輸人不輸陣的一家子一滴眼淚也沒流下,拖著手淡然踏上歸途。這一別,母親別了丈夫,作為老幺的俊師兄也永別了父親。再然後?在母親的慈愛身教下,一家人卻從沒與快樂餞別,在他們福來村的家那道由『團結黽勉』打造的大門,也一直隔開淒風慘雨;一家人吃團年飯時從不傷冬悲秋。母親母兼父職,含辛茹苦地撐起這頭家;兄弟姐妹會自覺地省吃省穿,所有的玩具都順手拈來DIY、見什麽玩什麽;俊師兄放學後會撿雪條棍自製槍和其他玩具,玩泥沙、石子,在山溪捉魚,自得其樂。

『母親的堅忍樂觀一直是我們家最大的本錢和核心價值,其慈愛身教是我們的避風塘。除了教我寫得一手漂亮毛筆字,她教育我們要「待人有禮、做事認真」,這和我後來入讀荃官的校訓「Integritas(誠正達人)」一脈相通,也成為我成長、以至後來投身社會、進入紀律部隊、甚至進入官場恪守的人生座右銘。我們不覺得自己的童年有所欠缺,也從沒有覺得淒慘遺憾。最近看到電視新聞有很多怨氣,沒錢上校外的興趣活動班?我去參加校內活動咯,各類學會的、運動的、比賽的,流汗的不流汗的應有盡有。沒錢去學鋼琴和其他樂器?我去把詩情畫意和天分注入Choir和Duet裡咯。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快樂自求,窮則變變則通。真的感恩,沒投訴,沒遺憾。』當年年紀尚小的他,是真的能活在當下還是過度壓抑至另一種扭曲?眼前的錚錚漢子在接著下來的燦爛人生告訴我們 — 鐵,不打不成鋼!

或許,原來早熟世故的俊師兄一直在暗地裡咬著牙關看著媽媽所受的苦,一直在嘗試分擔並代入那個『窮人爸爸』的角色,而且在家裡早已做得相當稱職;又原來他所獲得的音樂獎是因為他因窮制宜,轉而用最原始的樂器 — 他的嗓子和感情融匯造就而成;又原來,這種與同齡男生不同的『冷』和『靜』,潛移默化造就了他日後做人、做事、甚至做官的台型和沉著精煉以致遠。

攝於1976年中六理科班大合照 — 國字口面、長得憨直壯實的謝樹俊(最後排右1)多年後成為香港警務處助理處長級。而其同班同學羅天柱(後二排右2)多年後成為譽滿杏林的心臟科大國手 — 一門雙傑,都是荃官之光。當時的班主任為梁增力老師(前排中)。

攝於1976年生物學會幹事大合照,身為學會主席的謝樹俊,同年憑藉入型入格的『爸爸』角色,喜獲社際戲劇比賽最佳男主角獎項。李鋈鎏老師(後排左1)為時任的生物學會顧問老師(李後來成為荃官副校長)。

 

 

 

 

 

 

 

 

進不成大學,一念地獄,一念天堂

俊師兄快樂的中學生涯在大學入學試放榜日戛然而止,當同班的同學特別是玩得最開的那一波書友都在大學找到落腳點,他卻被大學狠狠地拒諸門外。

『回顧過去,令我意識到自己曾有很多盲點,比如我可能不適合傳統的考試制度,我或許知道某樣知識卻未必懂得通過答案紙表達,甚至我不知道考卷想問我什麽。當年不能與學友們入到大學,是我人生第一次的遺憾,第一次的重挫,傷口見血……』眼睛雖閃過一絲迷惘,但俊師兄托一托眼鏡,旋即接著道,『但路總是要走下去。通過回顧過去,我更意識人生裡的某一關若未能過渡,絕對不是世界末日。瞭解到人生根本就有很多遺憾,所以一念地獄, 一念天堂。 如果你能把握Life-Long Learning (終生學習)的動力和契機,持續學習會助你改寫或提升命運,起碼儘快止蝕,不至於繼續一敗塗地。』

自小習武而大咧咧的俊師兄既是運動尖子,也能將詩情畫意放諸音樂和書法,他在荃官的時候有否預測或不自覺的鋪墊自己的某些特質和技能,以致日後在紀律部隊界別能盡情發揮,扶搖直上?

 

是紀律部隊選了我, 我還紀律部隊一個Integritas

1977年,中七畢業後的俊師兄人浮於事,一邊做一些臨時工, 一邊亂石投林地寄了很多求職信。一年多後,也只有香港皇家警察之督察崗位予他面試機會,『所以是紀律部隊選了我!我也深深明白我是幸運的,以預科畢業生的資歷而能通過相關遴選並且獲得差事,百中無一,所以我決志要好好把握機會。當然,我在荃官時代的運動和活動相結合的往績,也可能是對方考慮我的原委之一。』

雖說成立於1974年的ICAC廉政公署勵精圖治,但當時社會普遍帶著有色眼鏡看待紀律部隊人員, 諸如『好仔不當差』、『有牌爛仔』等的概念還印在大部份老一輩人的印象裡。俊師兄的慈母再一次在人生交叉點給予他『信自己,你辦事我放心』的綠燈,令他無後顧之憂。『既然在大學考試制度敗下陣來,當時也沒錢赴笈海外進修,何不早兩年進入社會大學, 走一條與學友不同的路?』Go Go Go!天生我才必有用,去馬!

攝於1979年督察訓練學校結業典禮,『硬漢子』謝樹俊集型、英、帥、靚、正於一身,威風凜凜地操兵中。該畢業禮也開展了他33年的紀律部隊戎馬生涯。

攝於1979年督察訓練學校結業典禮,俊師兄(穿制服者)最敬重的母親(左4)、家人、荃官同學及朋友前來打氣觀禮。謝伯母現已年近90,其堅忍樂觀一直是謝家最大的本錢和核心價值。

 

 

 

 

 

 

 


33
年的戎馬生涯,由Being Beautiful 過渡到 Being Gorgeous?

1983-84年間,俊師兄被甄選為前港督尤德的貼身保鏢(正名為『保安主任』)。

從督察學堂結業起步,俊師兄感恩自己所走過的33年的紀律部隊之路,讓他較常人接觸到一些獨特而刁鑽的工種 — 歷盡6任本地警務處長,更經歷改朝換代(由港英政府於1997年過渡到特區政府)的洗禮,加上近年警民關係時有碰撞衝擊 ,諸如最近的佔領中環行動和圍堵政府總部大樓等  — 『過去每一次的經歷和經驗都延續我對這行業的學習熱情和提升進步的空間。』俊師兄說:『儘管近年市民和社會對警隊的期望也與時並進,我和團隊也會恪守大前提 — 維持秩序、保障公眾安全。在這個底線上的所有沙石技術問題,是需要雙方互諒互讓,互相配合。但是,一些核心的價值,在我個人或警隊同仁而言是恒久不變的,諸如誠信、不要走捷徑、與時並進以及自強不息等。』

在早期的職業生涯中,俊師兄曾任各級軍裝和 CID(刑事調查職務)。比較特別的是於前英國殖民地管治時代的1983-84年間,他被甄選為前港督尤德的貼身保鏢Body Guard(正名為『保安主任』);後來於90年代初更擔當另一位港督衛奕信的名譽副官。

俊師兄於90年代初擔當另一位港督衛奕信的名譽副官。

這個是因為俊師兄你很打得復Talk得(文武雙全) 嗎? 他喝了口普洱茶,不禁莞爾道,『 只能透露的是,當時我未婚、體能好;當然還要參考過往我的服務及培訓記錄和其他條件 …… 因緣際會,我每天都近距離接觸到外國元首及名人,包括當時的查理斯王子、戴安娜王妃等,還有本港的政要、官商和名流,他們都是對世界、對香港舉足輕重的顯赫人物。這些都是我在這份工作上獲得的難能可貴的機會與體驗。 』

從戎馬生涯俊師兄也成功過渡到文職及管理崗位,曾任職各個總部單位包括人事、培訓和服務質素監察部。他曾協助制定服務質素的策略,並把優質服務文化及意識引入紀律部隊及執法機關,在效率、效益及合乎經濟成本的三頭馬標準下持續促進部隊的服務意識價值觀,旨在更附合包括市民在內的服務對象的期望,達到他所強調的『雙方互諒互讓,互相配合』。

攝於2008年警察陸運會,俊師兄帶領的4 X 200米四『級』田徑接力賽隊伍獲得冠軍 。所謂四『級』分別是(左至右),警司級、助理處長級(謝樹俊)、警員級及督察級的混合接力機制。 當時的警務處長鄧竟成(右1)是頒獎嘉賓。

此外,他曾當選為兩屆警司協會主席(2002年至2004年)。並在2005年5月晉升為助理處長級。2005年至2008年之間,他成立了警察學院,旨在協助警隊從整體的角度出發, 策略性地提供有效和優質的專業培訓服務,最終目標是提升人員的知識、技能、素質和態度,以應付日後所要面對的各種挑戰, 並且滿足市民不斷轉變的需求 — 任重道遠的俊師兄成為第一任警察學院院長。自2008年1月以來,他任職警隊新界南總區指揮官(管轄範圍包含沙田區、荃灣區、葵青區、機場警區及大嶼山區),直到他在2012年2月退休。 同年5月,他被警務處長曾偉雄任命為警察學院的名譽顧問。

雖退,而不休! — 人生最燦爛輝煌時, 莫如謝了幕後,台下仍掌聲雷動; 而表演者帶著笑再走出台前, 清唱兩段以饗知音, 而台下的歡呼和掌聲卻仍然欲罷不能。

俊師兄自2008年直到2012年2月退休前,任職警隊新界南總區指揮官(管轄範圍包含沙田、荃灣、葵青、機場警區及大嶼山區)。

2012年2月,俊師兄出席為他而設的退休告別檢閱儀式。跑了地球大半圈,歷盡33年戎馬生涯,笑傲50多個春秋的塵與土、雲和月,俊師兄贏得高德重望。

 

 

 

 

 

 

 

自強不息 終身學習Life-long Learning

1977年,從荃官這個門口,走了一位失意大學入學試的年輕人。但他不敢忘、不能忘,也從沒有斷定自己已緣盡書本,緣盡學習。相反,他明白他的社會大學課程才剛剛開始……

1992年,因應警察部的內部甄選,工作15年的俊師兄參加了在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一年的管理發展計劃。1995年,俊師兄從美國紐波特大學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於1996年,他被派往英國內政部警方研究小組達6個月,針對不同的英國警察部隊進行策略管理研究,回港後他融會貫通,協助向香港警隊注入適合香港模式的改良實行方案。而對大陸的研究,他曾出席在清華大學(2001)、公安大學(2004)和國家行政學院(2007年)的各項培訓。學貫中西的俊師兄,在終身學習中開了竅,如魚得水;並圓了其讀書夢,如虎添翼。

攝於2010年荃官陸運會,俊師兄為頒獎嘉賓,與得獎的竹社同學大合照,成就橫跨30多年薪火相傳的美事。

2012年2月,俊師兄攜愛妻出席他的退休告別晚宴。自1984年成婚,二人感情歷久常新,協議不哺育孩子,俊師兄承諾退休後要好好地陪伴他口中這位『獨立、堅強和賢淑』的愛妻。

 

 

 

 

 

 

 

 

如何持續Being Gorgeous

年初才從聲譽顯赫的『大警哥』位置退下來,俊師兄卻旋即磨拳擦掌投入動感豐盛的人生的另一章, 包括:

  1. 終身學習(On-going Learning):令自己時刻被新知識和新資訊擁抱, 從而與時並進,持續坐擁年輕人的澎湃和活力。
  2. 薈萃所學的經驗, 幫助有需要的人士:除了佐證自己對社會、對社群仍有價值(Value)外, 也希望以佛家的慈悲同理之心和正能量去感染身邊的人。俊師兄現為芝麻灣正生書院的『小義工』,義務幫助安排一些活動教坊,包括自我價值觀、紀律、專注、與人合作等為主題, 旨在令正生書院的學生在將來回歸社會前先坐擁優秀的心理及生存素質。
  3. 持續運動:例如每週慢跑一次,每次約一小時;漫步麥理浩徑一次, 每次4-5小時;還有修禪、瑜伽等, 旨在令自己身、心、靈常與正能量為伍。
  4. 把自己的時間和愛,好好地與他口中『獨立、堅強和賢淑』的愛妻、家人(尤其是90歲的慈母)及好朋友們分享。

簡單地說,要持續Being Gorgeous,就是要持續認識世界,認識自己,進而發揮自己的智慧,以達至幫自己、幫別人。這就是俊師兄的『自行不息』論。

透過俊師兄的人生歷練和至誠分享,可以感受終身學習和校訓Integritas(誠正達人)的馨香。俊師兄為屹今荃官從事紀律部隊的校友裡官至最高級別的大師兄 — 官拜至香港警務處助理處長級。

跑了地球大半圈,歷盡33年戎馬生涯,笑傲50多個春秋的塵與土、雲和月,俊師兄不但贏得高德重望,還優美地示範了『教學相長』的千古道理,同時也一步一腳印地印證了他所一直恪守的母親教誨和母校荃官校訓『Integritas(誠正達人)』。俊師兄謙虛地說,『我的職業生涯高處未算高,但我感恩我的人生有「警隊」這家大機構持續的給我機會去邊學習邊工作。我做對了什麽?我只不過是珍惜並努力把握每一個得來不易的機會。我可否再上一層樓?這和回應我會否鼓勵大家入職紀律部隊的問題答案一樣,這不純粹是個人能力和努力的問題,還有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理質素和你的性格是否適合— Can You Stand The Heat?If YES, GO!』

 

 

後言:

全新會客室Was Beautiful then, NOW I am still Gorgeous!!

自薦或舉報熱『貓』: ykchan10@gmail.com 

2012年8月,謝樹俊師兄(右)與會客室室主 陳銳強在母校旁茗茶喜相逢,俊師兄說話與舉手投足間流露著精練沉澱:Was Once Beautiful, NOW Still Gorgeous。

在荃官的那些年,你曾經青春而Beautiful,到今天仍活得很有態度(Being Gorgeous)— 你可能多了皺紋多了白髮,但同時也多了睿智多了人生閱歷、甚至多了孩子以及戶口簿多了幾個零;你或許少了較勁、少了棱角、甚至少了部份壯志和大部份回憶,但你同時也少了白日夢、妄想、青澀和怨懟。

這個會客室我們沒意向只訪問校花、校草,或Headboy、Headgirl之類,也沒有企圖打造純粹的傑出校友之類的訪問。當然,湊巧你曾經是的,那另當別論,我絕非刻意而真的是事有 — 湊巧。

心目中的嘉賓,是那些曾Being Beautiful, 現在仍然Being Gorgeous的校友,請分享你的人生歷練裏的感恩覺悟,你的成長和持續終身美麗之道。無論你作為嘉賓或讀者、自薦的或舉報者,請給我們會客室一個機會,還那些年一個回憶。而那一段Being Beautiful的青蔥歲月,將相對和映襯著你現在的依然BRAVO!荃官會因為你的分享,將持續薪火相傳,擲地有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