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生要死好丈夫

「我叫阿強,是一個司機,因為工作時間長,睡眠不足,在一場交通意外中重傷垂危。我來見使者,是想向你申請續命。我想多要兩年時間。」

這是一個探討生命價值的戲劇工作坊,創作阿強這個角色的是陳老師(化名,下稱陳sir),我在戲中扮演掌管生命的使者。

別的角色都想我把他們的生命延長數十年,為何阿強只要兩年?他說:「我惦掛到自己死後,老婆和父母生活將頓失所依。我希望你可以讓我把這場意外押後兩年,而我會立即去買一份保險,那麼我去後,家人也可以有一筆錢用。」

要獲得保險金賠償,其實也毋須等兩年吧?原來阿強還有一個未了的心願。

「另外我還想和老婆生個孩子,待老婆將來有孩子照顧。我不貪心,可以伴隨孩子到一歲生日,於願足矣。所以向你要兩年時間。」

對於這個不貪心、又偉大的父親,我作為使者也覺得沒有什麼好挑剔,感到批核續命的成數應該頗高的。

但是這個戲劇工作坊須要我帶參與者進一步檢視角色的生命意義,是以使者作出反遊說,向阿強報夢,告訴他,這個世界其實充滿苦難,實在不值得他留戀。

陳sir為阿強設計的苦難很絕──老婆紅杏出牆,孩子並非己出!這對阿強來說,當然是極大打擊!

此時使者請各人再次確定一下是否還繼續申請續命。陳sir隨著所有參加者坐到「想續命」的一邊。輪到他解釋原因時,陳sir說:「理性上,我知道自己應該坐在這邊,但情感上……」他站起來走到「放棄續命」的一邊,「我其實應該坐在這邊。這次出賣實在太嚴重了!生存真的再沒有什麼意義!」

我請其他參與者說說他們的想法。有人說,換了是我,也接受不到這樣的出賣。另一人說,按照阿強這個角色的設計,家庭就是他的一切,被妻子出賣的確是很大打擊。

此刻我看見了阿強這個角色,怎樣在幫助我們透視生命的意義。我說:「從一開始,阿強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家人。他甚至願意以自己的性命去為他們謀求將來的幸福,很偉大,可是當中似乎並沒有怎麼想到他自己,他的生命中除了家庭外好像沒有其他寄托。當一個人將其所有都押注在一樣東西上,一旦那樣東西倒了,整個人生也就拖垮了。」

阿強的故事,我在真實生活確有遇過。多年來把所有情感和心思投放在一段感情上,最後感情遇上波折,整段人生就倒下了,要花上好些年月,才看見原來除了感情,生命中仍有其他,仍可活得精彩。

謝謝陳sir的坦誠;如果他只抱著「我作為老師生命態度應要積極」的包袱,勉強留在「想續命」那邊,我們便白白錯過了透過阿強這個角色思考生命意義的一課!

陳玉蘭
2012年11月6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