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人大釋法?

2012-12-17 【轉載自頭條日報】

特區政府提請終審法院,要求終審法院把雙非童及菲傭的居港權問題,一併提交人大釋法。法律界一般反對釋法,筆者也是。首先,有評論認為終審法院已於十多年前就雙非童的居港權有結論,不應現在「翻案」。但此一反對理由並不充份,時移世易,法院審視以前的判案,再作論述,全世界均是如此,例如美國的平權爭論,十九世紀的美國最高法院認為黑白人有等次之別,沒有問題,但到二十世紀後期,法院接納平權的論述,推翻以前的結論。

其二,終審法院是否應就「居港權」事提請人大釋法?《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規定,只應就《基本法》涉及中央管理的事務(國防外交)或中港關係事才應提請人大釋法。筆者認為,此一難題最大:如何把「居港權」定性為中央事務或涉及中港關係?當年,涉及單程證的審批,勉強可視為涉及中港關係,但雙非童可在港直接取得身份證,難以視為涉及中港關係。有一說法是,居港權乃涉及中央在港行使主權,即把關入境的權力,是超越以上所說的。但此說頗為牽強,終審法院法官如何接受得?

其三,是終審法院原本只是審理菲傭的居留權事,是否應「買豬肉搭豬骨」,把雙非兒童的居留權事一併扯進來討論?一般而言,法院不喜歡大論述,甚至會把一個問題再拆細幾個部份,只就某一小問題作判決,其他按下不表。終審法院法官是否接受大論述,要考驗他們的智慧了。執業律師

執業律師鄧偉棕
hermanwctang@gmail.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