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任復校長(任期:1982-1990)

當年的神勇無敵『華探長』;今天桃李滿門的白眉『老頑童』

會客室『Was Beautiful then, NOW I am still Gorgeous!!』 (6)
會客室室主
陳銳強
版面設計:謝玉鈿 

新年好!論今回的嘉賓,我要殺校友讀者一個始料不及,我要玩 ……『大』一些。

他不是校友,卻是很多校友們的集體回憶。跟我那一輩校友有直接關係而又有代表性的人何其多,但他在年紀、輩份和遊歷方面都可以『大』我們一把而游刃有餘——他曾在荃官的『騰飛時代』任職校長達8年(1982至1990年)。他承接英藉Ms Stead (施雪娜女校長)所留下的『開』和『明』的校風,進一步統領師生,把荃官推上去新界甚至全港『響朵』的名校榜位置。

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除了其神勇無敵的『殖民地獵裝』造型,有別於那些傳統的穿西服或八股佬的校長形象,還有其上世紀任職期間已擁有的二十一世紀『Facebook 自動Auto-Tag人』奇技——當年他幾乎能夠說時遲那時快地叫得出所有學生的名字。大家索性在背後叫他『華探長』——他是華任復校長 (下稱『華校長』)。時光荏苒,數數手指頭,他應已屆耄耋之年,老態龍鍾了吧?

華任復校長(右)任職荃官校長達八年(1982至1990年),是很多校友的集體回憶。2012年11月,舊生暨會客室室主陳銳強(左)登門拜訪這位質樸而節高的退休老校長。

聽!電話那邊傳來他中氣十足的應話聲,比很多年輕人還洪亮。我們本約好在他家等,可當我乘車前往他的居停時,老校長竟站在門口馬路邊吃著風等我,『就是怕你找錯門!所以下來接你。』我仔細端詳老校長,歲月有趣地在他的眉毛灑下白霜,眉末端向外翹起來。昔日威武神勇的華探長現在少了棱角,卻多了有趣和藹,是名附其實的白眉壽星公。除此之外,他其實風采如昔,腰杆直直、腹部平平的,千金難買老來瘦,大家放心:他非常健壯靚仔。對我的稱讚他竟卻之不恭:『當然,我每天都做運動,有空與舊同事和學生飯局,心境年輕。但我畢竟已「39對」半啦! 』

 

投身教育界40載,感恩桃李滿天下

華校長於1957年自師範畢業後投身教育界,堅信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他起初在維多利亞工業中學任教中文和中史科,至1975年開始參加學校的行政工作,成為伊利沙伯中學的副校長。他於1981年轉到天光道中學當校長,翌年調任到荃官當總當家(校長)八年,輾轉在教育界工作40年,直至1997年正式退休。華校長可謂桃李滿門——經其春風教化的學生包括政黨首領、財經銀行界CEO、傳媒翹楚、商界巨賈、社會名流及各界精英,甚至荃官現任的陳耀明副校長也曾是他於伊利沙伯中學當副校長年代的學生。(陳副校長得悉筆者採訪華校長,並且得悉老校長沒有惠存荃官時代的舊照片,即連夜在荃官圖書館熱心地翻箱倒櫃,與筆者一起尋找那些年的珍貴圖片,筆者特此鳴謝。)

楓葉本非無情花,化作春泥更護花。雖由前線退下多年,老校長現在最惦念的還是舊生,特別是那些當年『很』頑皮的學生,譬如『阿邊個邊個』,因為『我讀書時也相當好動頑皮!』。

 

任職『騰飛時代』的荃官校長達8年

上世紀1982年10月6日傍晚,當時上任天光道中學校長一職才401日的華任復校長收到教育處的電話,要他翌日早上8時到荃灣官立中學履職,接替染病的孫校長,華校長當時聽命答應。『事出突然,我理解是臨危受命,但我仍於10月7日早上先在舊校的周會上向老師和同學作出交代和道別,然後於十時抵達荃官的禮堂周會,正式開展我作為荃官校長的工作。』那一代的學生或許記得當年從9月1日起,荃官渡過了由李鋈鎏副校長代儲校長一個多月的時光,高年級的同學或許常煞有介事地把前任開明的老外女校長和這現任愛穿獵裝的男校長作PK比較,但初中的同學可壓根兒沒有這方面的興致和功夫去捕風捉影——事實上『人』『鬼』殊途、男女有別,人比人真的會比死人,華校長深諳朱玉在前,而自己任重道遠,要贏人心要承先啟後要薪火相傳,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攝於1982年,是華任復(前排中)第一幅以荃官校長的身份與教職員的大合照。校友們都找到你們的集體回憶和摯愛師長嗎?

攝於1983年,華任復校長(前排右七) 與教職員的大合照。在其左右二人分別爲他特別鳴謝的兩位『功勞和苦勞最大』的李鋈鎏副校長(右)和陳羅麗珍老師(左)。

作為紅褲子出身的校長,一路走來,他覺得在學校裡那個角色最辛苦呢?『老師和學生要應付功課、備課、考試、改卷和課外活動,故論辛苦和壓力可謂不遑多讓;另外,副校長(包括以往的自己和當時的李鋈鎏和陳羅麗珍老師)既要授課,又要跟進校長指示,復要協調同事關係,對內對外頂了很多記行政悶棍,功勞和苦勞最大。而校長作為單位領導人,要為所有學校大事做決定和擔戴,尊重並協調所有持份者的關係和利益,凡事首當其衝,則責任最大。』看来在老校長心目中各人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大家都得互相尊重兼有同理心。而面對前塵種種,老校長謙稱自己修養和耐性不足,幸得幾位副校長、全體老師、學生、家長及校友的鼎力支持。

攝於1983年,三劍俠華任復校長(前排左四)、李鋈鎏副校長(前排右四)和陳羅麗珍(前排左三)與其他老師歡天喜地出席當年的中五謝師宴。

『我的最大貢獻?這我可不敢妄自尊大。我設下大原則——所有教職員在政府制定的所謂白皮書或指引之類的下達官樣文件和學生的利益在秤時 ,一定得以後者為先——這方面我尚且腰直企硬,連教育處和其他學校的校長都知道我的牛脾氣(筆者更正為「擇善固執」)。』

華校長頓一頓,接著說:『荃官要更上一層樓,便需要大家互諒互讓,和衷共濟,方能眾志成城。我的辦公室是常開放的,just another common room of the School,學校的教職員和學生都可隨時進來彼此溝通。當然,作為基督徒,我常懷喜樂感恩。荃官的學生大多貧苦出身,但純樸聰穎,努力向上;還有以李、陳副校為首的一班同事團隊風雨同路的協作,也居功至偉。』

 

Was Beautiful then?華校長年代的當年荃官有多『美』『厲』

攝於1985-86 Prize Giving Ceremony,西裝筆挺的華校長(右)陪伴主禮嘉賓步出禮堂。

當年華校長與老師團隊除厲行狠抓成績和紀律外,爲了培養學生德、智、體、群、美的全人發展,積極鼓勵同學參與班際、社際、甚至聯校和全港性的比賽。筆者翻查那些年的剪報和校刊,順手拈來就有 —

  • 音樂獎項香港學界音樂節合唱團隊總冠軍;二胡組冠軍(方志輝);口琴組合奏冠軍(李智純和陳星偉);女高音冠軍(陳淑儀)及牧童笛二重奏冠軍等。
  • 朗誦獎項香港校際朗誦節英詩集誦冠軍;中文朗誦比賽曾獲最高榮譽何冬青盃殊榮(陳佩儀、嚴昭敏等)。
  • 聯校傑出學生獎項香港傑出女學生(陳穎雯)、新界區傑出學生(張宏艷);荃灣青年大使(計有陳蓉、方敏強、張銳輝、謝尚青、陳佩儀、鄭蒂芳等)。
  • 攝於1986年荃官社際戲劇比賽宣佈結果前,華校長勉勵同學積極參與校內及聯校的課外活動,以培養德、智、體、群、美的健全人格和團隊協作的精神。

    辯論獎項新界區聯校辯論比賽亞軍獎盃兼最佳辯論員獎(陳銳強、陳佩儀隊伍);星島報業主辦校際辯論比賽殿軍(蘇紫妍、張銳輝、譚詠堃隊伍)。

  • 創意工藝獎項市政局主辦聯校燈飾比賽團隊表現傑出獎。
  • 戲劇獎項: 市政局主辦的『戲劇匯演’1988』中,荃官團隊破紀錄橫掃五大獎項──優異演出、編、導(陳銳強)、女演員(林惠勤)和男演員(麥子清)等等。
  • 運動獎項: 麥子清以50米蛙式於新界區學界比賽蟬聯三屆冠軍,並於全港學界比賽摘下銀牌;黃俊分別以100米自由式和200米蝶泳榮獲新界區學界比賽冠軍和摘下全港學界比賽的銀、銅牌。麥、黃二人的混合泳更屢獲聯校邀請賽的金牌。

老校長有沒有遺憾?『有,雖然校內每年都有社際水運會和陸運會競賽,但學生於運動方面相對積弱,熱情和投入度不足。如果時間可逆轉,我和師生們或許要在這方面多作努力!獎項還是其次,因為對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來說,健康和體魄是不可或缺的。』

攝於1986-87 Prize Giving Ceremony,西裝筆挺的華校長(右)在大英米字旗鋪墊的講臺上鼓勵荃官師生和衷共濟,眾志成城。

想當年的中學入U(大學)率,荃官在新界區甚至全港可謂名列前茅。由於當年大部份的學生都是荃葵青居民,部份更是新移民,居住環境多數擠迫而嘈吵。華校長經一連串家訪後,決定破天荒開放部份課室,讓學生放學後甚至週末週日可以在校自修。校友們當記得當年自修室的秩序、細節安排、甚至學校鑰匙的保管,均由學生出任的領袖生負責。同時,學生會已開始由各自組閣、繼而全民一人一票選出,開啟學生自治的先河。

攝於1983年,假楊屋道運動場舉行的83-84荃官社際陸運會,華校長與一群學生於場上喜相逢。

攝於1989年假葵盛游泳池舉行的十九屆荃官水運會,華校長(右站)頒獎予男子甲組個人冠軍梁仲賢(左站)。(鳴謝校友梁仲賢提供照片)

攝於1986年,穿著獵裝、彷如神勇無敵(獵裝)華探長上身的華校長喜滋滋地頒獎予當年社際辯論比賽中獲勝的梅社隊伍。

攝於1986年荃官社際戲劇比賽現場,華校長(右)、戲劇學會黃李素霞老師(左)邀請並陪伴蜚聲劇壇的林尚武先生(中)擔任比賽評判。竹社憑劇目《訴》成為當年的獲勝團隊。

校內的興趣小組也百花齊放:當年較特別的是同學(張遜豪和彭約翰校友)自發要求成立的跆拳道班;華校長開綠燈放行,習武的校友中有幾位後來還考到黑帶。同期的電影學會分別用8米厘菲林(陳衛權校友)及VHS製式拍攝微電影(陳衛權校友)和MTV(李智純、江沛文、劉永康校友等) ,同樣創造歷史。平日『好嚴肅』的華校長和『很高貴』的音樂科黃吳梓娟老師還被筆者連哄帶騙做了MTV(客)串(之)星──拍的時候是扮『師長』鼓勵女主角用功讀書,剪輯後卻變成鼓勵女主角放膽開展初戀。『好玩得』的華探長和黃太事後見反應良好,不怒反嘖,『如果早知劇情如此,我可能會演得更放一點!』誰說華探長神勇之外沒半點幽默感?

2012年4月16日舉行的荃官金禧晚宴,華校長與一班老師們及87年畢業班喜相逢。這屆校友和華校長同於1982年加入荃官的大家庭,所以感覺特別親切。(鳴謝TWGSS攝影學會提供照片)

華校長說:『很多荃官畢業生都享有很高的社會地位,成為社會棟樑,這是因為他們在學時的學生活動,訓練了他們各方面包括組織、人際關係及動員團隊協作等技巧,為日後的發展作了準備。人的價值從不在於是否天才或有否獲獎、入U(大學),而是有沒有努力奮鬥、Work Beyond Your Limit。做師長的本份,就是讓學生在信任的環境中成長,以及了解並尊重每一個學生的先天條件,讓有天份的同學發揮其才能,不足的同學也得以改進──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我和所有老師一樣,認為桃李滿天下最有滿足感。』

『至於如何量度自己過去多年的教育工作?到底是否成功呢?我認為所謂「成功」,便是看學生們畢業後能否在社會上走出自己的路。作為師長,不論理論有多強,教學方法有多好,始終需要教育出一批在社會上有擔戴的人,才算成功。如果學生們能夠貢獻社會,這不但是我的光榮,更是他們自己的成就。』

 

由 Being Beautiful 過渡到 STILL Being Gorgeous?

華校長離開荃官後繼續在他校當校長,直至1997年退休,開展另一頁的精彩人生。與華師母長達47年的婚姻沉澱成為相濡以沫的生活基調,兩老位於窩打老道山的居停室雅而樸質簡約,大廳一隅擺放了華校長曾任教的幾間學校在他離職前所贈的紀念品,其中荃官的校徽座枱擺設被校長珍而重之地鑲嵌在其Hi-fi的喇叭上──聲色傳送間,那些美好的舊日時光或可閃回,或可懷緬。白眉老頑童笑著說:『作為退休的政府公務員,我感恩可安享政府長糧,不愁基本生活穿吃。不過我有高血壓,所以華師母日哦夜哦要我定期吃藥。』

看看其簡約養生的日常生活吧,你會更羡慕並敬佩這位退休公務員的質樸而節高:

  • 華校長的居停室雅而樸質簡約,其離職荃官時由教職員贈送的荃官校徽被老校長珍而重之地鑲嵌在Hi-fi的喇叭上。退了休的校長堅持每日看書和做運動。

    早上6時左右起床,然後看看書本或電視新聞。訪問當天,他剛看完南美足球賽中烏拉圭對阿根廷的賽事,甫見我便雀躍興奮得像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般急不及待跟我分享。

  • 午飯後,他會乘公車去馬會俱樂部(跑馬地或沙田會所,視乎當天與友人的行程在港島或九龍而定)。他絕對享受沿路的風光和所見所聞。抵步後的第一個小時他會看當天的報紙和最新的雜誌;第二個小時會於游泳池畔午睡養生;通常他會自然醒後,下水持續游半個小時。然後他上水沖身,離開俱樂部後沒目的地閒逛吃點小吃,準備回家見華師母或前赴舊學生的飯局。
  • 他堅持自己洗衣服(對,你沒聽錯!夫婦二人非但沒請工人,家裡雖有洗衣機但堅持用手洗。)他也堅持即日洗當天的衣服,那是他從小當寄宿生時培養的良好習慣,『是很好的運動……』華校長說,『就算退了休,你得一如以往保持得體、風度和感恩幸福。You have to make yourself Decent, Nice and Happy. 』
  • 晚飯要清淡,晚上8時後不喝濃湯甚至清水。早睡早起身體好。
  • 有空參加舊同事和舊生飯局是華校長退休後最快樂的事情。2012年11月10日晚的飯局上,華校長喜逢荃官的幾代舊生:(後排左起,當年的荃官校隊辯論雙嬌)丁文淑、尤翠茵及筆者陳銳強;(前排左起)張銳輝、華校長、張宏艷和譚詠堃。

    要Stay Foolish Stay Hungry!活到老學到老!『除了游泳,我每天都一定要閱報;仍然很喜歡去周遊列國和看書,特別是人物傳奇和各國地理、風情和歷史的書,昨天才買了十來本。最近我除了湊熱鬧看莫言的書,手機也轉了某牌子之III型號,還學會用Whatsapp和收發email,很喜歡與華師母一起看荃官校網及校友網的資訊和專欄。退休都十多年了,很多校友和老師仍然與我有聯絡,成為我的飯局甚至旅遊的好夥伴。』每逢節日,他最滿足的時刻是收到舊生從各地寄來的問候卡或飯局邀請。畢竟四十功名塵與土,以老師、副校長及校長的身份走過八千里路雲和月,老校長最賴以安慰的,還是當年春風化雨無人問,今天桃李滿門百花笑。

任教荃官17年(1974至1991年)暨負責當年戲劇學會的黃李素霞老師(左)與華校長(中)共事八年,移民澳洲後每年都給老校長寄上聖誕卡。2012年11月中,黃太適逢回港省親,由筆者拉攏三人飯局相見歡。

啊,爲什麽叫華校長作『白眉老頑童』?華校長的最大興趣或每年的重要活動一如年輕時常青不變──周遊列國,而且是專挑一些艱辛的地點。他不是跟隨安全豪華美食旅行團,而是神勇無敵、不帶相機的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自助單人匹馬遊』。

順手拈來數數他的戰績吧,繼遊歷他心目中全中國最美的九寨溝和黃山後,於1995年他挑了西藏旅遊,『那次好像感染了點點高山症,但很快又沒事了!』(吓??老人家,你今年貴庚?校友們現在明白和體諒華師母爲什麽苦口婆心日哦夜哦了吧!!)

2011年,他一個人遠征冰島(Iceland),期間最難忘的,是參加了當地的Greenland一日團,在飛機上跨越冰山,下機後細看冰川大嶺,放眼林海雪原;咫尺之距欣賞有色嘴鳥和鯨魚──在Ice和Green之間,他樂享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飄我影蹤的境界。

同年,他與一位荃官的舊生去波蘭遊覽,『去到華沙,她在古城裡拿著照相機左拍拍右攝攝,在同一個地方就呆了四天。我?可沒這耐性,我不喜歡帶照相機,全都記在腦海裡。我喜歡純遊蕩,隨心隨性,沒心機拍攝存檔。』

够了沒?2012年白眉老頑童先遠赴東北哈爾濱遊覽,再深入朝鮮看橫跨兩國的長白山,看山川湖泊、江山多嬌之際,忽然有感而發:同行的外國人、朝鮮人和內地人怎麼好像比我這『中國香港人』暨前中文、中史教師更熟悉中國國情、人文精神及山川人物,老校長百感交集,擔心香港的下一代沒根之餘,可能比老外們更先天不足復後天不濟。同年十月,他征服海拔3077米的峨眉山巔……沒錯,他在78歲半的高齡,起碼做到壽比峨眉山。

四十年功名塵與土,華校長以老師、副校長及校長的身份走過八千里路雲和月,退休後最老懷安慰的,還是當年春風化雨無人問,今天桃李滿門百花笑。

還沒夠嗎?剛從日本福岡探望老朋友回來的他,已計劃好在2013年的一月初,先飛去荷蘭閒逛,再去南美古巴,順便遊覽巴拿馬;然後再經阿根廷南下抵達南方盡頭烏斯懷斯(Ushvia),在那裡乘遊輪到南極看看冰川和企鵝──如此折騰兼舟車勞頓,他盤算好得春節後才能回港。而2013年的六月份行程也已有定案,雖尚待資料搜集,但大綱是遊歷德國、瑞士、克羅地亞和巴爾幹半島等地──到那時,他將79+歲了。

讀過萬卷書,還走過了萬里路。人生,只要有夢想,就能永遠保持希祈,不會落幕!他雖退,而不休──與其懷緬過去常陶醉,或傷冬悲秋呆呆老死,在他的耄耋之年,我們敬愛的神勇無敵『華探長』,選擇了雲海歸去卻不去,贏得一身清風……

 

 

後言:

全新會客室Was Beautiful then, NOW I am still Gorgeous!!

自薦或舉報熱『貓』: ykchan10@gmail.com

無言感激,我在校友網的兩個關於校友的專欄,竟能觸動你對母校荃官、對TWGSS那些年的某條神經,現謹向以下曾透過越洋E-mail、WeChat或Facebook送上鼓勵的人士致謝:(素未謀面的)前荃官副校長Mrs. Ella To(1963至1980年任教英文科;已退休,現居澳洲雪梨)、黃李素霞老師(1974至1991年任教英/中文科,現居澳洲雪梨)、John Ma老師(1989至1991年任教歷史科,現居澳洲墨爾本);校友Alex P. Cheng 鄭邦業(F5A-1966/U6S-1968,現居美國維珍尼亞州Fairfax)、Toby To(現居泰國曼谷)、Jack Lun(現居中國北京)、Dominic To(現居印度Bangalore)、MZC(現旅居美國洛杉磯/台灣)、李智純(現居中國上海)、Ricky Chin(現居台灣)、Long Wong(現居中國上海/杭州)、Lisa Tsang(現居美國德州)等等。還有前荃官升學就業輔導主任Andrew Ng伍家恩老師(1982至2004年任教英文科;已退休,現居香港)、在Facebook上『like』我文章的校友(認識或完全不認識的)、一些雖互不認識但熱心提供意見而『不欲出名』的校友……他們當中有的希望我能幫忙『尋人』或拉線聚舊、有的推薦嘉賓、有的指正我的手筆之誤、也有人就已出版的訪問向我提供私家珍貴照片,更有人提議會客室訪問大家都關心的荃官前校長和老師……

他們的故事或許令你感動過 —

……下一個是你『自薦』,或你『提名』的嘉賓

這個會客室我們沒意向只訪問校花、校草,或總領袖生、社長之類。當然,湊巧你曾經是的,那另當別論,我絕非刻意而真的是事有 — 湊巧。

每個TWGSS校友都曾青春無敵Beautiful過,而心目中的嘉賓,是那些現在仍然風采依然、活得有態度的校友 -- 你可能多了皺紋多了白髮多了磅數,但同時也多了睿智多了人生閱歷、甚至多了孩子以及戶口簿多了幾個零; 你或許少了較勁、少了棱角、甚至少了部份壯志和大部份回憶,但你同時也少了白日夢、妄想、青澀和怨懟。

請分享你的人生歷練裏的感恩覺悟,你的成長和持續終身美麗之道。無論你作為嘉賓或讀者、自薦的或舉報者,請給我們會客室一個機會, 還那些年一個回憶。而那一段Being Beautiful的青蔥歲月,將相對和映襯著你現在的依然STILL Being Gorgeous!。 荃官會因為你的分享, 將持續薪火相傳,擲地有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