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遇過的好老師

從網上流傳的一段短片,認識了一位美國教師的故事。

Brad Cohen自少患有妥瑞症候群 (Tourette Syndrome),身體會不由自主地抽搐和發出怪聲。發病之初,正值父母離婚,故醫生認為這是他對父母仳離出現的心理反應,唯有Cohen的媽媽契而不捨地尋根究底、力排眾議,找到有關妥瑞症候群的資料,才改變了醫生的看法。驅使母親這麼做的,曉是因為Cohen在學校面對的種種歧視;同學笑他是怪胎,老師認為他蓄意作怪,無人知曉這是出於一個醫學上沒有治療方法的遺傳病。這個情況使得Cohen的病情更糟,蓋妥瑞症候群病患者越是遇上壓力,抽搐越是厲害。

Cohen長大後,矢志成為一位教師,但他的病繼續成為找工作的障礙。屢敗屢試後,他最終獲得一間學校取錄。面試者相信「言傳不如身教」,認為Cohen的處境和不屈不撓的精神,正好是學生學習的榜樣。Cohen不負所望,不但成為學生尊敬的教師,更著書立說分享個人成長經歷,讓更多人認識妥瑞症候群,改變世人對這個病的無知。

這本書取名《站在學生面前:妥瑞症候群教我成為我從沒遇過的好老師》,書名曉有意義。「站在學生面前」不但代表著Cohen身為人師的身份,也標示著他成長中的一些重要時刻,包括他的小學校長如何讓他站在全校師生面前,解釋妥瑞症候是什麼,告訴他們「只要你們接納我,我的壓力會減少,病情就會減輕」;還有,就是他曾被老師要求站到全班同學面前的可怕經歷──那個老師要求他為自己騷擾班房安寧道歉,答允同學他根本無法做到的「我以後不會再這樣做」。

「妥瑞症候群教我成為我從沒遇過的好老師」這個副題,更一針見血地帶出一個需要教育同工好好反思的問題。最近遇上好幾個成年人,不約而同地告訴我,他們追溯自己一些情緒困擾和信心問題的根源時,發現皆來自就學時期的負面經驗,老師對其不留情面的批評、無理的責難,深深地烙印在他們脆弱的心靈中。

我們固然希望學生都有Cohen那份生命力,和有一個予他身教的堅強母親,但與此同時,身為人師,我們也得慎言行。一天若你的學生會成為教師,你會希望他不是說「我要成為我從沒遇過的好老師」,而是說「我希望成為你一樣的老師」。

陳玉蘭
2013年2月5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