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姑娘

近年自己感到頗滿意的一個教學設計,是給正在學習如何帶戲劇教育工作坊的碩士生的一個「反面教材」──我扮演一位叫李姑娘的社工,帶一節錯漏百出的戲劇工作坊,然後請學生指出有何問題。

李姑娘今次帶的是一個生命教育工作坊。故事從一對年少情侶鬧分手開始。

撇開帶領活動技巧不談,李姑娘引入這個工作坊的方法,本身便有不少問題。她有感學校裡有些學生感情態度輕率,希望藉戲劇讓他們反思愛情觀念。這個目的本身不壞,可是李姑娘卻決定告訴學生這只是一個「玩玩戲劇」的工作坊,待學生報了名,上第一節課才說其實要他們反思自己的愛情觀。可以想像,參與的中學生(實際上由成人,即我的碩士學生,扮演)一聽到這個主題,是何其錯愕,並且自我防衛機制立即啟動。

更壞事的是教案設計完全沒有提供距離讓學生去審視愛情問題,要求年輕人「埋身肉搏」去談自己的愛情觀,他們當然打死也不肯。可以想像,結果學生演繹的戲劇內容,都只是泛泛之談,充滿典型。例如要他們演繹情侶分手的一刻,得到的是港式電視劇那種「分手總要在雨天」,你摑我一巴我摑你一巴然後說「我們分手啦」之類的庸俗情節。只有其中一組採用了另一個做法:傳短訊給對方說分手。

李姑娘看見這些片段,沒予學生機會討論,便為事情下結論:訴諸暴力的分手方法是很差的;而用短訊轉達訊息也欠缺誠意,應該約對方出來面談,好好溝通。

李姑娘的致命傷,在於早已對學生下了判斷,也對「什麼是好的分手方法」存有既定想法,一心只想藉這個工作坊去教訓學生,灌輸自己認為正確的價值觀。就以「傳短訊」這個方法為例,我曾在另一場合聽到一位年輕人作出很合理的解釋。他說,如果已決定分手,約對方見面可能反導致對方有錯誤期望,結果傷害更深。與其在大家仍處於情緒化的狀態下見面,不如先冷靜一下,也先表達自己的真正想法,以免對方繼續存有幻想。

許多時年輕人其實未必如成人想像那麼輕率,只差在我們有否提供合適的平台讓他們好好整理和表達想法。

你或會問,李姑娘這個人物在現實中真的存在嗎?可以告訴你,她是我曾經接觸過的「新手戲劇導師們」的化身,集合了一些我常見的問題於一身。不過他們雖然欠經驗、有盲點,但出發點通常並不壞的。

所以我告訴我的學生,拿這些反面例子給你們評論,並非叫你們拿別人來嘲笑,而是從他們身上,我們可以得出許多寶貴的反思。

陳玉蘭
2013年3月8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