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主任

劉主任是我小學時的班主任,教過我幾年,最初叫劉先生(註1),後來晉升為主任。

那個年頭,做小學教師大抵壓力並不算大,記憶中我的老師除了有一、兩個特別繃緊的,大都頗從容緩逸,劉主任更是特別淡定平和的一個。

記得一次,劉主任上課之際,課室的廣播器響起,傳來校長的聲音:「5B班的班長,請你到校長室。」身為班長的我,於是去了校長室。那天我才知道,原來校長室有部儀器,可以收聽各課室的聲音。校長開了儀器,向我說:「你聽!5B班怎麼那樣嘈吵?」我沒作聲,一直站在那裏聽他表示不滿,直至他叫我離去。回到課室,劉主任了解過事情後說:「班房嘈吵便嘈吵,叫班長去見他又有何意義?」說罷便叫我返回座位,沒事發生一般繼續教學。

又記得有段時期,在劉主任的課,我負責把作業的答案抄在黑板上予其他同學核對,他自己坐在教師桌批閱其他東西。有機會寫黑板,其實我是挺自豪的,非常用心去寫,可是畢竟弄不懂板書和平日寫字的分別,字體不夠大,有同學舉手投訴,於是劉主任叫我寫大一些,然後問那位同學現在看不看得清楚,同學說可以了,劉主任說:「有問題便去解決。有進步不就好了嗎?」本來在同學投訴的一刻,我是挺不愉快的,結果劉主任那麼一說,小妮子就樂了起來!

想起劉主任,對比今天我認識的學校老師,看見教育制度、社會氣氛實在變了許多。教師在今天令人窒息的工作環境下,誰還能找到那份從容?誰還能坦誠道出對上司不認同?誰還能不擔心會被投訴躲懶,叫班長替同學對答案?

猶記起以前小息時去找劉主任,看見他在主任室從容地用茶點,把克力架浸進熱茶,還問我要不要一片。今天在學校小息,許多老師恐怕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遑論有用茶點的閒情!

陳玉蘭
2013年4月21日

註1:那年頭老師不論男女,統統稱作「X先生」,不叫「X老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