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緘默權及其例外

【轉載自頭條日報】 2013-05-27

前廉證專員湯顯明被傳召到立法會應訊,此前他引用「保持緘默權」,很多問題都不回答,結果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再次傳召湯顯明。

所謂「保持緘默權」,就是如果證人或被告人有可能說出「導致自己入罪的證據」(incriminatingevidence),他有權保持緘默。這是香港刑事法的重要原則,檢控責任在於控方,控方不能通過屈打威嚇或利誘方式,強迫證人或被告人招供。

但保持緘默權有時令真相無法獲知,所以衍生很多例外情況。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就是例外,確保立法會作證的證人暢所欲言,不會因講出真相而被起訴。

除此之外,一些特定法例亦有類似規定,其中最為人熟知,是《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給予證監會調查員的權利。

根據該條例第一百八十三條,如調查員要求,受查人士應出示受調查的相關文件,提供相關說明,回答相關問題;根據該條例第一百八十四條,受調查人士如拒絕合作,或提供虛假資料或證供,均屬犯法;因此披露自己「導致入罪的證據」,亦非拒絕合作的辯護理由。

為免受查人士自陷羅網,該條例第一百八十七條又再規定,如受查人士聲明,有關證據不能在法院提交為「可接納的證據」(admissibleevidence),即是有關證據只可作為證監會相關調查之用(例如供出其他犯罪者或點出犯罪方法),不能用以釘死受查者。再說,調查人員亦有責任提醒受查者有權作出上述聲明,免除刑責。

類似條款,在《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等亦有出現,確保執法機關有蒐證權力,但同時避免受查者因自己招供而定罪,平衡調查權與緘默權的厲害。

執業律師鄧偉棕

hermanwctang@gmail.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