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熊獅子

在一個工作坊與C重遇。導師叫我們扮一種動物,C跑過來摟著我扮的長頸鹿,大家都以為她在扮樹熊,誤把長頸鹿看成樹,不料她說:「其實我沒有想過要扮什麼,只是很久沒有見過Phoebe,很想擁抱一下。」

這位率性的朋友,認識近十年,在夥伴機構工作,不常見面。她在教育局工作,職位不低,工作上我除了和她交往,也跟她的下屬有接觸。在下屬眼中,她似乎是頭獅子,嚴肅硬朗;但我卻總是看見獅子與那隻樹熊的混合體。

有一年的合作項目,對象是一班家庭、生活糾結重重的中學生。我選擇了一個黑色、暴力、具爭議性的教育劇場劇本,故事中一位年輕人的媽媽要求他去燒毀別人的屋,結果不慎燒死了人,媽媽卻只顧自保,失望的兒子決定離家遠走,他平日聯結成黨的朋友也決定跟他走,展開一段尋找希望卻充滿創痛的旅程。

我相信這個劇本能夠幫助我們和將要面對的中學生打開對話空間,但老實說,倘若合作夥伴不是有多年互信基礎的C,我未必敢提出這個大膽的建議。結果C看了我的計劃書後,只提出少量修改建議,稍稍減低劇情的爭議性,例如把燒屋變成燒車──都屬於很可以接受的修改範圍。

活動出來的成效很好。事後,C告訴我:「當天我讀完你的建議書,心裏高聲喝采!可是作為教育局的一員,面對著其他學校、老師,我不得不謹慎考慮他們可能出現的負面反應,故請你作出一些修改。」

職責所在,必須嚴肅謹慎地考慮官方立場,但從C的身上,我看見坦率熱情不一定和「官樣」起衝突,獅子和樹熊,其實可以共融。

陳玉蘭
2013年6月9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