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被制度篩掉的好老師

在英國和老師Eileen Pennington敘舊,她告訴我當年報讀碩士課程的故事。

Eileen是戲劇人,修讀表演。那個年代,學院的表演系多只頒授證書,不頒授學位。Eileen獲取表演證書後從事多年戲劇與教學工作,後來遇上Dorothy Heathcote,跟隨她學習,可說是Dorothy的入室弟子。(按:Dorothy Heathcote 是舉世知名的戲劇教育翹楚,啟蒙了一代戲劇人。)

多年後,Eileen決定正式修讀Dorothy在University of Newcastle-upon-Tyne執教的碩士課程,卻不獲取錄,因為她沒有學位。Dorothy知悉情況後,向Eileen說:「你照來上課,照完成課業,然後我會告訴大學,這個學生已經完成課程要求,請你頒發學位給她。」

於是Eileen開始上碩士班,並發現班上有好幾個像她一樣的「偷渡客」。一天,同學閒聊間,一個獲正式取錄的同學告訴Eileen,她也沒有學位,但憑著一個專業戲劇試的資格獲大學取錄。她建議Eileen去考這個專業試。

「可是,」Eileen說:「我是那個專業試的考官啊!」

Eileen連忙去信大學申明情況,終於獲大學取錄。

老師說罷故事,我倆大笑了一場,卻也不無唏噓,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樣的事情,在現今的大學已不可能再發生。甚至Dorothy本身亦根本不會有機會教碩士課程,督導博士生,因為無論她有多麼出色,卻只有一張表演證書。

以紙為憑的收生原則也許能幫助大學有效率地把未符資格的人謝絕門外,卻同樣能把出色的學生、教師一併篩掉!

陳玉蘭
2013年7月26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