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sir

最近在一個關於教學的工作坊中,導師請我們介紹一個對自己有正面影響的老師,指出從對方身上學會的三件事。我即時想起杜sir。

腦海中出現杜sir的首個形象是這樣的:小個子的他在冬季穿著西裝,轉身面向黑板準備寫字,雙手向天一伸。那是個本能動作,為的是整理一下衣袖,使它不會阻礙自己提高手寫字。我對那個動作印象深刻,是因為它捕捉了杜sir一股獨特的能量──一股對教學的熱誠。作為學生,感受到他真心喜歡自己教的東西,喜歡教學,這份教學態度是我從杜sir身上學會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是有條不紊地整理知識的方法。杜sir的物理科筆記,做得非常用心、仔細,組織清楚。會考前,我學著他的方法,把各科目的筆記重新組織了一次,對溫習有很大幫助。

從杜sir身上學會的第三件事,發生在我中學畢業廿多年後!在一個校慶聚餐中,我和杜sir聊天。他知道我從事教學工作,於是大家談到教育制度的現況。我接觸過一些資深教師,都感到教學工作不比從前輕鬆,累積不少怨氣。我向杜sir反映這個看法,他說了一句令我很難忘的話:「以前做教學工作是一件憑良心的事情(意指負責任與否視乎個人的良心),今天,則各方的問責多了,我認為那是一件好事。」杜sir認為各方面的問責,是促進教學質素的動力。我從來沒懷疑過杜sir是不是一個有良心的教師,但多年下來,面對制度和社會氛圍的變遷,沒有抱怨,只有更積極、正面地擁抱信念,堅守良知。我打從心底裏敬佩這位老師。

杜sir在我中一時教我綜合科學,高中、預科教物理,中七擔任我的班主任,中學七年間有五年受教於他,然後畢業多年後,仍然從他身上學會寶貴的東西,實在是一份難得的緣分。

陳玉蘭
2013年9月8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