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族

我承認,我是低頭族。

在交通工具上,我通常低著頭:用電話上網、查看或回覆電郵或短訊、讀文件、備課、寫稿……

有說低頭族的出現是這個城市的悲哀,因為人與人之間的連繫削弱了,人們不再留意發生在身邊的事物。我看問題在於身邊發生的事情是什麼,低頭在做什麼。

如果抬頭所見滿眼是令人看不過眼的人物景象,張開耳朵接收的總是討厭的聲音,坦白說,我寧願低頭躲在那個使人舒適一點、不用動氣的空間。可悲的是,生活中讓我們樂於看見、聽見的,似乎真的越來越少。

有個不脛而走的看法:低頭看著電話的人必定是在做無聊事。這令我想起一個經歷:有次我在主持工作坊的時候,有位學員不斷在電話上打字。我的第一印象是覺得他不專心,上課仍在打短訊,直至我走近他身邊才發現自己誤會了他,其實他一直在用電話的紀事薄在寫筆記!我們很容易停留在「電話是通訊娛樂設備」的層次,沒留意它的功能其實已經遠遠超乎如此。一個人拿著書本在閱讀,給人的印象是比看著電話螢幕的人正經的,但如果那人讀的是消閒書,看電話的人在看新聞、讀論文,又作如何比較?再說,用坐車的時間消閒、放鬆一下,若不對旁人構成滋擾,又有何問題?

作為低頭族唯一的問題,是容易錯過身邊需要幫助的人。所以我常常刻意提醒自己列車每次到站,得抬頭看看有沒有老弱傷殘者需要讓座,做個負責任的低頭族。

陳玉蘭
2013年9月20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