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客問

澳洲朋友J為人好奇心重,每次來港都會向我問一大堆問題,解答過程往往令我對身邊事物加深一重思考。

有次J到羅湖城購物回來後問:「為什麼那裏的店員不停地喚我做pretty lady 或cute lady?」我自己從不到羅湖購物,不大熟悉該處文化,但我估計pretty lady、cute lady之稱,是「靚女」的翻譯。

「為什麼要稱顧客為『靚女』?」
「因為『小姐』、『太太』兩個詞語涉及對年齡的估計,容易惹來尷尬。」
「中文沒有類似madam這種較中性的詞語嗎?」
「有,是『女士』,但日常口語不會用。」

J明白了底蘊後,想了想,說:「其實他們有否想過,叫我『靚女』比叫『太太』更令我尷尬?」

另一次,J在街上跟一個人搭訕,事後她問我:「為什麼我指出他有美國口音時,他那麼興奮地猛烈道謝?」J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香港人要以操美國口音為豪,我一直從旁觀察,卻看到別的。

「其實他是以為你在稱讚他的英語像美國人一樣流利。」
「噢,是嗎?……那可糟了!」
「怎樣?」
「其實他的英語並不流利,只不過是某些字用美式讀音。我這樣引致他誤會,不礙事吧?」
「不怕,他從你那裏獲得的自信,會讓他更放膽講英文,他日必更流利。」

陳玉蘭
2013年10月5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