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炎夏的師生

每當我走進課室觀課,聽到老師向學生說「好,而家同我圍一個圈」、「我要你返屋企幫我寫一篇文」等話,我便渾身不自在。

我想起多年前一位中學男生和他的戲劇導師的故事。那年的夏天特別熱,導師帶領學生在禮堂排戲。禮堂沒有冷氣,學生熱得在不用出場時,站在後台的牛角扇前讓猛風吹著身體才感到一絲涼快。站在台下的導師也同樣大汗淋漓;為了引導學生盡量投射聲線和動作,她站到禮堂正中央,牆邊的風扇對她完全起不了作用。

綵排中段,一位中四男生突然發難。「不排了!排那麼多幹嘛?屆時跑上台不就懂得演了嗎?」導師一方面清楚知道這班演員並未夠能力憑天份即席揮毫,另一方面也不滿學生輕視綵排的重要性,最糟的是,她當時也有躁火,結果她高聲責罵學生「你道現在只有你們辛苦嗎?誰老遠回來為你們綵排?誰在這裏和你們一起抵受炎熱?你給我好好排練!」最後,綵排雖然勉強完成,但氣氛已不一樣,學生的表現告訴導師,他們不再覺得這個戲是為他們而排的,一切只是因為「導師想要」。

至今我仍然經常想起這一段經歷,想起當年那初出茅廬的戲劇導師,我,以及當晚回家後徹夜難眠,後悔自己處理事件的方法。盛怒下的言辭固然是意氣之說,卻也是下意識的「說漏咀」,反映原來自己重視「我的戲」多於「學生的學習」。從此我更謹慎地注意自己上課的措辭,也對像文首的那些言辭特別敏感。學生要圍一個圈,要寫一篇文,不是為了「你要同我圍一個圈」或「你要幫我寫一篇文」。我們有責任協助學生明白,這些東西對他們自己的學習有何意義。

陳玉蘭
2013年10月21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