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用完即棄的人

老師是北方人,性格豪爽,和我談及一段已絕交的友誼,她道:「說到底,我只是他那個『用完你,就與你反目』的朋友列表中的一員罷了!」她知道我和對方交情不淺,但沒有因而有所避忌,「我只是說出我真心的感受而已」她說。

老師的直率,教我想起自己的圈子中也有類似的一個人,但我不及老師撇脫,一直把不是味兒的感覺獃著。探望老師後,我決定回來好好處理這段關係,把多年來沒有宣之於口的,告訴這個人,得來的反應,左閃右避,教我更清楚認定「用完即棄」是事實。

我回顧這段關係,發覺其實已不下一次在其他人口中聽過「此人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的評價,只是自己一直沒有放在心上;也許是曾並肩作戰的交情,令我不想這樣去看一個朋友吧!結果,其實連自己都欺騙了!

這次「攤牌」,對於修補這段關係毫無作用。事實上,修補關係也不是我的目的。我只不過是想把心裏的感覺坦誠道出,忠於自己而已。然而意外收穫是,此舉令我終於能名正言順地討厭這個人,原來對我也挺重要。

身體積累了太多廢物,要排毒;同樣地,社交圈也需要偶爾排排毒,有益身心!

陳玉蘭
2014年1月5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