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何偉龍致敬

1月7日打開臉書,都是劇圈朋友悼念何偉龍的消息。

一般香港市民對何偉龍的印象,大抵只有80年代電視劇《城市故事》中「蘇忠」這個「衰衰格格」的市儈經紀角色,但對於劇壇中人來說,何偉龍卻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物,對香港戲劇界貢獻良多。

八、九十年代是香港劇壇生氣勃勃的年代,何偉龍創辦的「灣仔劇團」期間扮演了一個精彩的角色,不但製作出許多膾炙人口的佳作,還舉辦訓練班培育人才,出版《劇訊》,九十年代獲嘉士伯啤酒廠冠名贊助的時期,每年舉辦「嘉士伯戲劇節」,是劇壇一年一度的盛事。在那個正規戲劇訓練剛起步,劇場資訊不普及的年代,「灣仔劇團」並不侷限於「一個搞演出的劇團」這角色,而是肩負推動劇場發展的任務,可見何偉龍的視野是前瞻、有理想的。

有次朋友跟我談起《飛躍紅船》這齣「灣仔劇團」的音樂劇,事隔十多年,劇中的歌曲依然朗朗上口:「舞台,常在我心內,就算我不溫不飽不歇也可忍耐。人踏上舞台,從沒有感慨,你可知不多不少不減這熱愛。」我想起自己當時也是座上客,劇中人追求藝術理想的熾熱情懷,深深感染著其時在劇壇剛起步的我。最近在悼念何偉龍的臉書留言上,再次看見有人引用這段歌詞,我想,當年在觀眾席中跟我一樣熱血沸騰,然後今天在劇壇奉獻力量的,可能為數不少。

近年重病纏身的何偉龍沒有退下來,繼續積極於劇團工作(「灣仔劇團現已易名「團劇團」),親自上場導、演、搞訓練班,從不間斷,甚至在離世前不久才剛完成一個舞台劇演出。

劇場朋友對何偉龍的悼念字句很多,深深反映出大家對他的尊敬,其中有幾句特別打動我,也反映著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以愛立團」、「我畢生最好的老師」、「對劇場的愛至死不渝」。

陳玉蘭
2014年1月13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