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訪問

早前有位大學新聞系學生找我做訪問,她正在為學系的報紙做一個關於香港戲劇教育狀況的採訪。過去多年來,我做過不少類似的訪問,有大學生做的,也有在職記者做的,通常我都要花點功夫解釋一些概念,澄清一些對戲劇教育不理解的地方──畢竟社會大眾對戲劇教育的認識不多,而且我們的工作不一定在公開平台發生,大眾想認識也未必有渠道。然而這一次,我卻遇上一位不一樣的訪問者,她不但對一些偏門的戲劇教育概念有充分理解,還問了我好些很有見地的問題。

訪問做了一半,我不禁說道:「你知道嗎,你剛剛問這個問題,正是我的碩士學生最近在探討的問題。看來你對戲劇教育有一定認識吧?」她告訴我,她過去就讀的中學,從中一至中五均有戲劇科。怪不得!她對戲劇教育的認識,來自自己親身參與戲劇教育的經驗,比起一些初接觸這個範疇的教育工作者,年資還要長!有了這個基礎,我們的訪問內容談得更深,她對我說,這個訪問讓她對戲劇教育有更深層的認識,解答了一些多年的疑問。我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不但為進行了一個饒富意義的訪問而感到滿足,更暗暗為自己與同業夥伴這些年來為香港戲劇教育工作奠下的基礎,感到一絲欣喜。

臨別秋波,對方向我送上最後一個問題:「隨著戲劇教育逐漸普及化,這個範疇面對什麼挑戰?」我說:「當一些事物開始受歡迎,在香港這個利益掛帥的社會,會出現變質的危機。」我以她熟悉的傳媒行業為例闡述這個論點。「傳媒本身具有行業的操守、視野,然而,當傳媒機構以商業模式運作,要面對的問題就開始複雜,甚或與本身的操守產生張力。」

事後我想,引用這個例子,除了因為覺得對方會容易明白,也因著最近社會發生的事,有感而發。後來,我在跟進訪問的電郵中向這位年輕人說:「這年頭,傳媒工作者面對的挑戰委實不少,你和你的同學要加油啊!」

畢竟,要把的關,是我們自己的良知和勇氣,傳媒工作如是,戲劇教育如是。

陳玉蘭
2014年3月10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