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者

十年前在一位學生的導修課中,我向對方說:「我視自己為經驗比你多一點點的先行者,教這個課程,是在培育一班將來的同行者。」那時我第一年正式執教鞭,一教便是碩士班,自己才剛碩士畢業不久,遇上香港設立首個正規戲劇教育課程。其時在這個範疇有正式學位的人不多,我幸運地上任執教,結果一教十年,培訓了許多同行者。

置身於香港戲劇教育發展的一個大時代,我深信要這個行業向前走,必須有更多人加入我們的行列。我曾說:「我最希望看見十年後,當人們想找戲劇教育工作伙伴,可以找的不止是我,或是其他寥寥幾位有相關學歷和經驗的人,而是有許多許多人可以找。」這個願望今天已然達成,深感欣慰之餘,我沒想到原來自己會遇上中年危機!

看著學生一批一批畢業,發展自己的戲劇實踐。他們擁有的資源比我那個年代豐盛──越來越多世界級大師來港授課,越來越多有質素的文獻,越來越多前人的實踐經驗可參考。他們也有越來越大的發揮空間──各個界別對戲劇日益認同,實踐機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元化。他們比較年輕,有更大本錢放下一些東西去闖,例如往外國深造、交流。今天看見不少學生擁有的機會,雖不至妒忌卻總有點羨慕。看見他們能做到的,我問自己,下一步要怎麼走?

有人說我應站到更高的領導位置,去影響決策和政策。先別說那並非我最感興趣的工作,更大的問題是,我不認為自己站到那些位置會把能力發揮得很好。也有人認為我應該改變低調的作風,高姿態地打響自己的名堂,增大影響力去開拓更多平台。但我可並不喜歡「大佬大姐」文化啊!那和戲劇教育那相信群眾智慧與力量的理念,根本背道而馳。

我知道我是個很麻煩的人,頑固、想得太多、嫌三嫌四,但我很清楚自己相信什麼。以上的建議或許「不是我杯茶」,卻在在指向我認同的一點:我可以以自己為資源,去開拓更多空間和平台。再想,我的學生今天能享有的資源和機會,或多或少是自己有份開拓的,只不過時代變了,今天需要開拓的東西有所不同而已。

最近在工作上開展了一些新項目,試驗如何既不違心,又可以為後來者、為戲劇教育在已有的基礎上打開更新的空間。寄望下一個十年,回首今天亦無悔,也希望中年危機不再來襲(反正十年後我也開始步入老年了吧)!

說回文首那位學生,我記得她當時這麼說:「也許我比較重視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一日為師,終身為師,我想我會永遠視你為老師。」這位學生今天成為了我的同事,不少事情做得比我出色,青出於藍。我們不再以師生關係相稱,但我仍然感受到她對我的尊重。然後我明白,尊重,並不需要來自我比她出色,更不應來自什麼傳統中國觀念。作為經驗多一點點的先行者,在為這個行業做怎樣的事,方最重要。

陳玉蘭
2014年4月9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