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公民教育

和老爸上街,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他身體狀態欠佳時,固然要小心,他狀態好時,我更擔心!

爸爸是個極度性急的老人,過馬路,見車子還有點距離才駛到,就不理會燈號衝過去,你勸他,他還給你一個不以為然的表情說:「都沒有車!」老爸膽識過人,難為小的在旁擔心「萬一你過馬路時突然站不穩怎麼辦?」「萬一你突然……」你還未想及如何應對萬一,老人已衝出去,你亦只好立即緊隨,以血肉之軀擋在他和正駛來的車子之間!

心急老爸自然也會打尖(插隊),但這是我非常討厭的行為,是以決意要教育一下。一次在路旁等的士,有人已經在等候,老爸刻意霸佔比對方有利的位置,我故意高聲向老爸說:「這位先生先來,待會有車我們要先讓他上車。」高聲說話是為了使那位男士也能聽見。然後,我靜觀其變,的士來了,老爸沒動,讓別人先上車!「Yeah!成功了!」我心裏喑喜。此後我在其他場合也有提醒老爸不應打尖,他都有合作,算是教育成功的一環。

對於一些要付出代價的利他行為,教育也時而成功。老爸到醫院進行治療,醫院正進行相關研究,想徵求老爸同意參加。負責醫生向我解釋計劃細節,用語略帶技術性,我知道老爸聽不懂,於是撮要成他能聽懂的文字:「待會抽血時,醫生想多抽一茶匙左右用來做研究。我們幫助醫生去幫更多病人,好不好?」老爸點頭說好。

一次與姊姊一起和老爸看醫生後,遇上賣旗籌款的義工。我和姊姊停步買旗,老爸卻繼續向前走,我以為他沒注意我們停了下來,跑上前拉住他提醒一下,豈料他頭也不回堅定繼續向走前,原來是刻意要避開賣旗的人!我唯有伴著他走,照顧他的安全,留下姊姊去買旗。老爸一向孤寒成性,我猜對他來說,捐錢做善事是毫無意義的事情!

姊姊買了旗後趕上來,拿著三個貼紙,每人身上貼一個,告訴老爸:「那位義工說要給你一張旗,祝福你身體健康。」不知道這份小小的回報,會否令老爸對做善事改觀?

靜觀其變。

陳玉蘭
2014年4月22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