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非

一對夫婦告訴我他們如何發現一位親戚的身體狀況:「我們去看中醫,醫師在診症時告訴我們他的戰績。他指一指一位在輪候的病人說:『像這個不育的病人,來看過我後便懷孕了。』於是我們得知原來某某一直未有孩子的原因。醫師並不知道我們是親戚,而某某當時也沒發覺我們在場。」夫婦得意洋洋地告訴我這件事時,大感無意中發現新大陸似的。我心裏卻想,這個醫師的醫德很有問題,換了是我,我不會再去看這個醫生,因為我不知道何時他同樣會把我的私隱隨便告訴他人。夫婦顯然沒有察覺當中的問題,並繼續把這位親戚的私隱,用說是非的方法告訴我。礙於對方是長輩,我不好意思直接說出想法,怕開罪對方,但事後卻後悔沒有指出問題,間接助長了是非繼續傳揚。

又一次,一班朋友在見面後,某人離去,餘下的人忙不迭在說是非,對於這個友人住什麼屋苑呀、收入多少呀、子女讀不讀名校呀等,大肆評論一番。他們不知道,這樣的行為,令我自此對他們起了很大戒心。終於,在另一次聚會中,他們在嘲諷一個不在場的朋友時,我說:「哈!我很好奇,當我不在場的時候,你們會怎樣對別人說我的呢?」對方很聰明,明白我言下之意,沒再說下去──但很大可能是,他們只是不會再向我說是非而已,對於自己的行為有什麼問題,未必有覺醒。

到底有沒有一些方法,可以坦誠、直接卻又不冒犯地,向別人指出不對的事情,而不破壞關係?這是我近年的修煉。做了幾十年人,許多東西仍在學習。

陳玉蘭
2014年9月4日

Leave a Reply